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4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七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裨将面露不忍,但又无可奈何。

    卫応道,“若是不让他死心,以后还会有矛盾,倒不如趁机挫他锐气,让他脑子清醒一些。”

    “可——如此的话,我军必有折损……”

    卫応冷漠道,“你说这回折损数百千人让他长个教训,还是等下一回折损数万乃是全军?”

    这些道理裨将都懂,但卫応果决冷静的做法还是让他有些不适。

    倘若——

    唉,倘若先主聂良还在就好了,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众人虽有矛盾,但也不敢将私人恩怨摆到明面上,如今却是这幅情形,不知先主泉下有知会不会生气。多半还是会的吧,先主在的时候,卫応军师何曾被人如此质疑,甚至以势压人?

    裨将道,“倘若将军仍是执迷不悟,不仅没有反省,反而记恨军师呢?”

    卫応道,“那人虽然专横任性,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给点儿教训,他会乖乖听话的。”

    有些人就是死脑子,不把事实摔在对方脸上,他能固执地一条道走到黑。

    事实证明,有些人就是欠调、、/教,非得打脸了才知道自己是错的。

    亓官让等人虽然撤离了,但却没有溃败的征兆,撤兵也是井然有序,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游刃有余。那位大将派兵追击,送来多少吃多少,陆陆续续斩杀了上千敌军,军心大振。

    “啧,先前听子孝说卫応是个再谨慎不过的人,不会轻易上钩,这会儿怎么如此鲁莽?”

    亓官让吃准卫応不会立刻派兵追击,所以撤退的时候很是悠闲。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失算了。

    若非城洞还堵着,敌人只能通过攀登云梯登上城墙,追来的敌军哪里会只有这么点儿?

    “卫応也太小看人了,这么点儿追兵就敢来,真以为我军撤退就溃败得不成形了?”

    若是大军彻底失去了战斗意志,千余追兵的确能逮着人乱砍。

    举个最近的例子,自家主公在阵前斗将,一战成名,“神迹”降临吓呆了敌军,击溃了他们仅剩的战役。这种敌人还要么傻得连跑都不敢跑,要么就是只顾着跑不知道反抗,贼好杀。

    不过,亓官让审视自身,他不觉得自个儿符合以上条件啊。

    “军师,说不定是人家托大了。”

    护卫亓官让的小将笑着插了一句。

    亓官让眉头轻蹙,“托大倒不至于,你觉得咱们的卫子孝军师会因为得意忘形而托大?”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卫慈那么重视大兄卫応,后者必然有过人之处,不会轻易犯错,更别说是这种低级错误了。相较于“托大”这个猜测,亓官让更加偏向另一种。

    “他们的旧主聂良病逝了,新主公聂清又扶灵回了中诏,前线没了首脑,怕是……”

    小将好奇问道,“怕是什么?”

    亓官让笑道,“怕是有人跟卫応起了龃龉,闹矛盾了。”

    小将道,“末将听说卫応在聂军的地位不低,手中掌控军权,有谁能压倒他?”

    亓官让说,“怎么不能?卫応手中有军权,但也不是一家独大。”

    小将自豪道,“这些事儿,搁在主公这里就不会发生。”

    “主公性情强势,行事又公正,的确不太容易发生,但凡事无绝对。”

    亓官让很清楚,自家主公帐下这会儿不是没有矛盾,只是没有将矛盾搁在明面上。

    若是往后有利益、立场冲突,怕是斗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倘若主公没有向他兜底,他怕是要一直防着卫慈,必要时候再设计将人除掉。

    卫慈是主公可心的男人又如何,涉及政治权谋,这层身份只会加速卫慈死亡而已。

    亓官让也不会因为卫慈是主公的男人就手下留情,顶多让卫慈死得体面一些,留具全尸。

    小将好奇道,“有矛盾么?末将眼拙倒是没瞧出来,诸位将军和军师相处都挺融洽的。”

    亓官让心下哑然,矛盾怎么就没有了?

    士族寒门之争就是个无法忽视的矛盾。

    主公帐下士族出身的人不多,但又不是没有。

    等天下稍稍安定,一切百废待兴,重用士族人才是无法避免的局面,谁让士族人才多呢?

    寒门底蕴还是太浅了,一开始还能仗着开国功勋与士族斗个旗鼓相当。

    时日越长,寒门底蕴浅薄的劣势就越明显。

    要么被士族同化,跻身为新晋士族,要么就落魄下去,再无翻身的机会。

    士族能传承那么多年,人家的生存手段可不是寒门能比拟的。

    他想得入神,小将笑道,“主公如此英明,哪怕有矛盾也会扼杀在萌芽之中的。”

    亓官让不由得失笑,自家主公真是被神化了呀。

    “是啊,主公可是天命之子,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呢。”

    卫慈的舆论洗脑真可怕,好端端一个好苗子被洗脑成无脑迷弟了。

    聂军大将追来,发现敌人从容退走,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狼狈,面上顿时火辣辣的。

    不仅有羞愧还有被敌人耍弄的怒火!

    “尔等竖子,如此下作行径,真是气煞人也!”

    大将是个好面子的人,刚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怼了卫応,转脸就被敌人打脸,他不要面子啊!

    等卫応带兵追上来,他都不敢去看对方的脸了。

    幸好卫応大度,没有刻意拿这事儿羞辱他,二人默契将这档子事情揭了过去。

    卫応道,“先带兵撤退二里,等辎重齐了再攻打。”

    大将下意识想要反驳,但他吃了教训,不想短时间内又被打脸。

    “一切便听军师的安排。”

    对于卫応说要撤兵二里的决定,不少士兵并不理解。

    他们小胜一场,为何要放弃到嘴的肥肉选择后撤?

    这就是典型的信息滞塞。

    底下的人不理解上位者的命令,有人会盲目遵从,但也有人心生疑惑,甚至理解出错。

    “他们怎么就撤了?”

    退守二道城,瞧见敌人居然后撤了,不由得心生疑惑。

    亓官让笑道,“当然要撤,不然等我军出兵?”

    敌方的辎重没跟上,这种时候当然要后撤稳一波,继续浪可是会翻船的。

    孙文老爷子一脸冷漠,问亓官让,“现在可行?”

    亓官让道,“再等等,等他们稍稍放松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