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4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八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没有亲眼见到主公归来,亓官让心里始终不安心。

    见了活生生的姜芃姬,这才长松一口气。

    关于这个将计就计的布局,亓官让起初是建议秦恭柏宁统兵,私下告知二人计划。

    不过自家主公不肯,非要亲自带兵,问她理由,她只是沉默不语。

    亓官让感觉自己摊上这么一个主公是幸福又痛苦的事情。

    有这么一个默契的主公很幸福,但主公总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又很痛苦。

    “战况如何?”

    姜芃姬犯下马背,抬手抚摸大白的马鬃,对方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喘气有些厉害。

    大白是顶尖的战马,但也不是铁打的,驮着姜芃姬打了这么久的仗,体力消耗极大。

    亓官让粗略说饿了一下情况,整体数据和姜芃姬最初接到的战报没太大出入。

    除了那一小撮败逃的残兵,剩下的不是死了就是被俘虏了,死伤极其惨重。

    亓官让道,“经此一役,聂氏再无翻身的机会,我军攻克中诏的良机近在眼前。”

    算上聂良活着的时候损失的兵马,聂氏出兵湛江关,前前后后损失了二十六万兵力。

    这些兵力都是聂氏的家底,一下子赔光了,聂氏这回连开裆裤都不留下呢。

    中诏境内大小诸侯林立,但真正有能耐与姜芃姬对垒的只有聂良。

    谁料聂良死得早,紧跟着又是一场场打败,最后一役输掉了裤裆。

    换而言之,攻陷中诏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儿。

    一想到自家主公的手要伸到中诏这块大蛋糕身上,亓官让便激动到颤栗。

    “中诏?”姜芃姬抬手揉了揉额头,手心却摸到早就干涸的鲜血凝块,她愣了一下,不着痕迹地放下手,略显倦怠地道,“中诏的事情先搁置一会儿,让将士们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亓官让仔细瞧她,发现姜芃姬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眼仁也有些泛红,看样子真是倦了。

    “如此,那便遵照主公的意思,暂且休整一番,让中诏自个儿内斗一阵子。”

    姜芃姬唇角勾起勉强的弧度。

    “对了,有个俘虏……主公可要看看?”亓官让道,“主公就不好奇子孝怎么不在?”

    姜芃姬道,“那个俘虏与子孝有干系?难不成还是他大兄卫応不成?”

    亓官让笑道,“主公还是那般厉害,一猜即中,正是卫応。”

    姜芃姬攥紧缰绳,倏地想到什么,口吻淡漠地道,“明日再瞧吧,今日实在是累了。”

    亓官让似乎明白了什么,叹道,“诺。”

    二人没有说得清楚,但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姜芃姬不可能招揽卫応,不是她魅力不足,而是卫応和聂良绑定,只能销毁不能交易转移。

    她说不想去瞧卫応,不过是想留出一夜让卫慈和卫応好好聚一聚,

    明日如何,卫応是生还是死,只看卫応自个儿怎么想了。

    姜芃姬匆匆说了两句话,关了直播。

    她去附近的井打了一桶水,神色漠然地发现井水也是红的,顿时没了洗漱的念头。

    亓官让倒是细心,派遣士兵去一二里外的地方给她打了一桶清水。

    姜芃姬也没让人去烧水,直接用凉水将身上的血迹洗干净,发涨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你的阿爸】你的眼睛……

    姜芃姬冷着声音道,“什么?”

    【你的阿爸】我原先以为觉醒的后遗症对你影响不大,似乎猜错了。

    姜芃姬用水面当镜子照了一下,发现原先浅褐色偏黑色的眼仁泛着些许的红色。

    “无妨,推说自己得了红眼病就好。”姜芃姬想得很开。

    【你的阿爸】记得克制自己的情绪,姜家的先祖基因很暴力,你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我知道,不用你再三提醒。”

    姜芃姬用干燥的布巾擦拭湿发,倏地问了一句。

    “我记得老首长早就说过离开联邦,为什么你会对联邦的计划布置这么清楚?”

    【你的阿爸】好歹也当了百多年的军团长,联邦的机密档案我看的可比你多。

    姜芃姬笑道,“老首长谈恋爱了?”

    【你的阿爸】什么?

    这个话题跳跃得有些大。

    姜芃姬道,“第七军团是第一作战先锋军团,必要时牺牲小部分利益,这是您教我的。昨天却又跟我说那些话,我倒是有些诧异了。老首长这是谈了恋爱当了小女人,心思都软了?”

    【你的阿爸】啧,姜小九胆子肥了,连我都敢调笑了。

    【你的阿爸】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心态改变也是正常……是我严苛了。

    姜芃姬看后沉默不语。

    这一晚抄了一晚上的清心咒。

    这东西还是卫慈教她的,心情烦乱的时候多抄抄有助于定心宁神。

    与此同时,卫慈兄弟那边的气氛很僵硬。

    卫慈勉强算是卫応带大的,小时候的启蒙也是他手把手教导的。

    在卫慈心中,卫応如兄如父,比父亲还要像个父亲。

    前世两兄弟没有阵前对垒的机会,如今实现了,最后却是个这么个局面。

    “为何……大兄在阵前不肯撤离?”

    卫応算是聂氏核心人物了,若是要撤退,他肯定是众人保护的对象,结果却被俘虏了。

    与其说运气差,倒不如说卫応就没有逃回去的打算。

    “倘若你是为兄,你有颜面回去?”卫応反问他。

    卫慈语噎。

    卫応道,“子孝打小就聪明机灵,你这回应该不是来劝降的。”

    他用的是陈述句,口吻笃定。

    卫慈道,“你我兄弟多年未聚,光善公灵前也只是匆匆一面……不如趁此机会好好聚聚。”

    他了解大兄的脾性,劝了也是白劝,对方的立场和选择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掰过来的。

    卫応道,“可。”

    桌上的蜡烛燃了大半,卫応突然问卫慈,“你可还怨憎父亲?”

    卫慈因为八字和克死生母的事情,童年过得极其不幸,这也有父亲漠视的责任。

    卫慈避而不谈,含糊地道,“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卫応道,“家中男丁虽多,可立得住却少。往后……家中一切事宜还要麻烦你照看了。”

    卫慈手一顿,轻声道,“小弟不会让外人欺负他们,自会多多照看。”

    当然,仅限于此了。

    卫慈不想重演上一世的旧戏,若扶持卫氏,树敌不说,还辜负陛下、主公前后两世的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