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4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八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自小就有主见,为兄也不好强迫你。只是香火之事,总该要重视的。”

    卫慈明白兄长的意思了。

    前世和今生,自家兄长都曾向他安利,让他去过继侄儿。

    卫応对卫慈极好,上辈子没少给他安利相亲,最后没辙还想让他过继一个,免得老无所依。

    “多年之前跟你提过一次,你不应,如今也是而立之年了,总不能再为个有夫之妇耽误。”

    小儿子没人照应,卫慈也因为喜欢有夫之妇不肯成婚没孩子,倒不如过继侄子,两全其美。

    卫慈“……”

    自家兄长的脑洞依旧那么大。

    “大嫂的放妻书,小弟会帮忙代写。若是大嫂愿意再嫁,小侄儿便接到身边抚养,若是不愿再嫁,小弟也会派人多多照拂他们。”卫慈诚恳道,“过继之事——怕是不太妥当。”

    卫慈都明确拒绝了,卫応也不好继续强卖这份安利。

    他们默契地忘了之前的话题,倒是谈起了以后的局势。

    姜芃姬赢了,聂氏大败又伤筋动骨,不出意外,这天下就是她的了。

    卫応私底下也研究过姜芃姬,多少能推测出她往后的执政风格和用人路线。

    作为兄长,卫応自然是祝福自家兄弟的,因为卫慈选对了人,未来的开国勋贵是逃不掉的。

    不过,这不意味着卫慈往后仕途就一帆风顺了,潜在的危机可不少。

    卫応趁着最后一夜的功夫,好好给弟弟上一节课,让他别踩雷了。

    这番谈话的重中之重就是士庶之争,姜芃姬明显是扶持寒门的,但又没打算彻底放弃士族,二者立场不同,利益存在纠葛,往后必然会成为隐患。卫慈若想安生,最好别掺和进去。

    说到这里,卫応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汴州卫氏的人,子孝最好少接触,若是断了往来更好。”

    卫慈很惊诧,似乎没想到这话会从兄长口中说出,“为何?兄长是担心……”

    卫応道,“担心你被人卖了还给他们数钱。”

    卫慈手一顿,险些没有端好手中的茶碗,他压下心慌,问道,“为何这么说?”

    卫慈兄弟所在的琅琊卫氏是中诏汴州卫氏的分支,因为家族落魄才不得不搬回中诏。

    若是没记错,兄长前世与主支那边的关系不错,怎么今生却提醒他要防范?

    卫応道,“汴州士族以聂、卫二家独大,家大业大便少不了争斗,卫氏内斗虽不如聂氏那般肆无忌惮,但也是无所不用其极。谁没个野心呢?卫氏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在汴州称王称霸,他们也不可能任由寒门坐大,踩到他们头上撒野。你走到今日不容易,担心你会被利用。”

    日后,姜芃姬真的一统五国,士庶之争必然会被摆到明面上。

    卫慈算是士族中人,背后还有个卫氏,若是他不想办法明哲保身,迟早会惹一身腥臭。

    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卫氏断开关系,当个只忠于上位者的纯臣,不参与内斗,方能屹立不倒。

    卫慈越听手越抖,他前世与卫氏的确走得比较近。

    他努力提拔、培养可用的卫氏人才为朝廷效忠尽力,一来能效忠朝廷、报效帝王,二来也能挽救势力衰颓的卫氏,不过……这搁在旁人眼中便是结党营私了吧?朝中有些人精是知道卫慈身份的,例如亓官让、丰真他们,卫慈这一举动的的确确是踩了雷,无怪乎会被算计。

    除此——

    卫慈垂下眼睑,一个让他浑身冰冷的猜测浮现在他的脑海。

    当年唆使卫琮的小人究竟是谁?

    卫慈以为是以聂氏为首的士族权贵,如今一想,他似乎猜错了。

    有能耐将手伸得这么长又不引起卫慈的注意,一点点影响卫琮的,似乎也只有卫氏了!

    卫琮若是上位,卫氏不是得利最大的?

    卫琮自小就被卫慈当做名士雅儒培养,根本没有点亮政治斗争技能。若是踩着储君姜琰上位,他能当好一国之君?朝野上下那么多跟着陛下打天下又超长待机的老臣是他能玩转的?

    为了坐稳皇位、平衡朝野,最后卫琮还是要依仗卫氏,直至被架空成傀儡皇帝。

    若是野心再大一些,杀了卫琮取而代之,亦或者将卫琮未来的子嗣掉包——

    不声不响的,这天下就顺利易主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卫慈的推测,真相如何已经无法考据。

    “兄长的叮嘱,小弟铭记于心。”

    卫慈眉头舒展几分,显然是将卫応的提醒听进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朝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

    卫応吐出一口浊气,许久未曾阖眼歇息,眸子干涩布满了血丝。

    “请吧。”

    士兵说姜芃姬召见,卫応弹掉袖上灰尘,哑声道,“劳烦带路。”

    要说心情最复杂的人,必然是卫慈。

    聪慧如他,自然知晓兄长的选择,他不忍亲眼看着兄长走上死路,但又不能躲在一旁,连最后一程都不送。一番挣扎,他面色苍白地出现在帅帐,瞧着神思不属,恍恍惚惚。

    卫応见了姜芃姬,不跪不拜连作揖都没有,立在距离她两丈的地方直视她的眼。

    姜芃姬也没和他计较,直奔主题道,“你可想好了?”

    卫応道,“是。”

    姜芃姬又问,“不愿归顺?你可知道我的脾性,不愿归顺是个什么下场?”

    “自然是知道的,顺者昌逆者亡,不外乎这六个字。”

    卫応笑了,一派从容,他并非怕死之人,当然不惧姜芃姬的威胁。

    姜芃姬还想试一试,给他一个承诺。

    “你若归顺,我必不会为难你。”

    这么说,不是为了卫応这个人,仅仅是为了卫応的身份——谁让他是子孝的兄长呢?

    “无需多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姜芃姬自然不会再阻拦卫応。

    岂料卫応却道,“有个心愿,不知兰亭公可愿成全?”

    姜芃姬正想着给卫応一个痛快,留他全尸,没想到卫応还会提什么心愿。

    “说吧。”

    卫応道,“可否死在您的手中?”

    话音刚落,在场数人变了脸色。

    直播间的弹幕也从一份份杀青便当变成了一排排的惊叹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