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4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八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的便当】卧槽!这人真坏,主播要是答应杀他,让慈美人日后如何自处?

    【同同的丫头】啊,虽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卫応是失败者就该引颈就戮,但也不能是这种方式吧?死在谁手里都行,但不能是主播啊,她用了十年时间煮熟一只青蛙,容易嘛!

    【墨星幽】主播真要是亲手杀了卫応,哪怕这是卫応自己求死,日后慈美人心里也会有一根刺吧?卫応这人心忒坏了,他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这么做是想逼死自家亲弟弟!

    【喵喵喵】这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大家长棒打鸳鸯最狠的手段。

    咸鱼就是咸鱼,根本正经不了多久,话题一下子就歪了。

    【风华花满楼】除了那些爱情至上的恋爱脑白莲花,没有谁会不在意恋人手上有自己至亲血仇吧?网络虐文里面,男主杀光女主全家都能达成he结局,但这毕竟不是现实——

    咸鱼们忐忑地看着,一个一个为姜芃姬和卫慈揪心。

    他们追了这么多年直播,自然清楚这两位的脾性,全都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

    姜芃姬望向卫応的眼神带着几分杀意,左手摁在腰间的斩神刀刀柄上,指节微微发力。

    内心掀起海浪,面上却镇定如初,她问卫応,“你为何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卫応道,“死于寻常刽子手,倒不如死在兰亭公手下,倒也是份荣耀。”

    姜芃姬冷笑道,“仅仅因为这个原因?”

    卫応冷静地反问他,“不然呢?兰亭公以为是什么原因?”

    营帐内的气氛异常凝固,弥漫着尴尬又令人窒息的气息,亓官让等人更是忍不住用余光瞥向面无人色的卫慈,隐隐有些担心。自家主公和卫慈勾搭成奸,这是不少心腹心照不宣的默契。倘若卫応真的死在主公手上,卫慈那边……理智上能理解,感情上怕是要难受的。

    姜芃姬这边没有回答,跪坐端正的卫慈更是攥紧了衣摆,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素闻兰亭公武艺高强,堪称当世第一悍将,手中长刀刀下亡魂无数。”卫応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一刀子功夫的事儿,兰亭公连这都吝啬?亦或者,在下卑贱至此,不配脏您的手?”

    咸鱼们揪心地看着,恨不得爬进屏幕帮姜芃姬宰了卫応。

    反正都是死,死在谁手里有什么区别?

    阎王爷可不计较这个,难道说死在刽子手的低人一等,死在姜芃姬手里的高人一等?

    说卫応不是在故意找茬,恐怕五百万条咸鱼都不相信。

    气氛僵硬了,帐内众人隐隐有种度秒如年的错觉,直至卫慈口中溢出一丝痛呼。

    他面色苍白地向姜芃姬告罪,后者看他脸上青黑的眼圈和眼袋,心下软了一分。

    “为了筹谋此战,子孝也辛苦了,先下去歇着吧。”

    姜芃姬的声音很平静,卫慈双唇血色全无,起身的时候还有些摇晃,不知情的人真以为他修仙太久了,身子扛不住。某个小将抬手扶了一把,发现卫慈的手臂正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主公,军师怕是累得很了,末将先带他回营帐歇着?”

    卫慈的面色苍白得厉害,双脚虚浮无力,大有随时软倒在地的可能。

    若无人将他搀回去,真怕他半路跌个跟头,摔出个好歹。

    姜芃姬左手搭着刀柄,双眸却冷漠地望向卫応,对方丝毫不惧地与她对视。

    “去吧,记得唤个医术好的军医给军师看看,兴许是不慎着了风寒也未可知。”

    等热心的小将把卫慈带离营帐,卫応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口中隐隐有些发苦。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眼前这位诸侯和他家兄弟有多大仇多大怨,非得残害他一世?

    姜芃姬刷得一声拔出了斩神刀,刀锋抵在卫応脖子上,冷声道,“人走了,可有什么遗言?”

    卫応咬牙切齿道,“你莫不是想毁了他?”

    他最对不起这个弟弟了,本以为对方是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明主,结果却是羊入虎口?

    怪不得前后数次安利卫慈相亲娶妻乃至过继子嗣,他都不应。

    未曾想真相会是这个!

    眼前这个女人是想将卫慈彻头彻尾毁掉吗?

    姜芃姬和卫慈要是能成婚,早踏马成了,拖到现在没动静,多半是让卫慈隐身一辈子。

    不论卫慈是以色侍君还是两人互相钟情,舆论总会对弱势一方更加苛刻。举个不恰当的例子,那位龙阳君多有能耐,结果后人一想到他就说他是伺候人的男宠,才学功劳统统靠后站。

    如今能隐瞒着,日后要是暴露出来,卫慈要被钉在历史柱上指指点点千百年的!

    另外,女性诸侯的枕边人是那么好当的?

    里头牵涉了多少利益纠葛?

    卫慈这是要被人架在火堆上烤的,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人算计至死。

    姜芃姬冷漠道,“从头到尾,我没想毁了他,但我看到你想害死他。”

    知情者听得明白,不知情的人听得云里雾里,不明觉厉。

    卫応的右手抓住斩神刀的刀身,锋利的刀锋一下子就将他的手心割出了长长的血口子。

    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胸膛急促起伏的同时露出一丝狞笑。

    “你大可以学那些男帝,设立三宫六院,三夫九嫔,二十七世妇人,八十一御妻……”卫応嗓音嘶哑地道,“兰亭公如今也算是坐拥天下的人了,只要你想要,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

    为何就不能放过一个卫慈呢?

    哪怕卫応没有说出口,姜芃姬仍旧读懂他的意思。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姜芃姬冷笑道,“我还是头一次见人将私心说得这般感人肺腑的。”

    卫応的确是为弟弟好,但也有膈应姜芃姬的意思,兴许在他看来这算“两全其美”?

    不论如何,卫慈被他坑进天坑了。

    姜芃姬从不吝啬用最邪恶的心思揣度旁人,卫応真是她见过最想杀的一个人。

    反正卫慈不在,姜芃姬也懒得对卫応有什么好态度,说话就贼刻薄了。

    “要死趁早,磨磨唧唧的,喝孟婆汤都赶不上热乎的!”

    卫応狞笑着撞上姜芃姬手中的斩神刀,一刀割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