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4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八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子顺倒是死得干干脆脆,主公与子孝那边却是麻烦了。”

    亓官让颇感头疼,他都已经接受现实,等待自家小少主出生了,没想到会横生枝节。

    “愁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孙文老爷子倒不怎么担心,“文证还是不太了解夫妻之道。”

    亓官让好笑道,“这与夫妻之道有什么关系?”

    孙文老爷子郑重地道,“爱可以突破一切束缚。”

    亓官让“……”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思来想去,这不是卫慈开战之前连载的一个短篇话本么?

    据卫慈私底下透露,这话还是自家主公强行加上去的,与卫慈的文笔格格不入。

    孙文老爷子面对亓官让一言难尽的眼神,尴尬地轻咳一声。

    “前不久从兰兰那边收缴的,话本写得挺有趣,没想到子孝也有这般浪漫的女儿心。”

    本以为著作人是哪个寡居的妇人,一瞧落款居然是“载驰居士”——卫慈在小说界的马甲。

    亓官让郁闷道,“主公十分在意子孝,若是因为卫子顺的死,这两人生了嫌隙……”

    孙文老爷子接话道,“这日子就没发过了。”

    两手一摊,老爷子露出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亓官让心下郁结。

    聂氏大败,整个军营就属孙文老爷子最开心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焕发第二春。

    二人扯皮的时候,姜芃姬去见了卫慈,通知他结果。

    卫応撞她刀上死了,她派人将他的尸体收好,问卫慈要不要给卫応收尸。

    卫慈双目通红,仿佛哭过一场,脸上却没有泪渍,除了精神头有些低迷,其他倒还好。

    “你倘若要怨我,那便怨好了。我手上的人命多了海去了,不缺卫応这么一条。”搁直播间观众的话来吐槽,姜芃姬就是凭实力单身的典范,“怨归怨,你要跟我有嫌隙,我不应的。”

    卫慈见自家主公坐在他床榻旁,表面上与平时一般嚣张,实际上却有些罕见的忐忑。

    “主公为何会以为慈要怨憎你?”卫慈问她,“这是兄长自己的选择,慈又岂会不分青红皂白牵连旁人?两军交锋,胜负残酷。正如兄长说的,顺者昌逆者亡。倘若今日败的是主公,同样不会有好下场,慈也不会在世间苟活。此事怨不得任何人!真要怨,那也只能怨世道。”

    姜芃姬头疼道,“你越是这么明事理,我倒是越心虚了。”

    卫慈却道,“主公为何要心虚?总不能碰到俘虏是帐下臣子的血缘亲眷,您就要心虚吧?”

    姜芃姬听后沉默,她没有选择正坐,反而将两腿盘了起来,坐姿在世人看来极其不雅。

    “突然有些心疼。”

    卫慈诧异地望她,不明白主公为何突然有这样的感慨。

    “子孝还有几月才到而立之年,心态却如此豁达通明,不亚于那些五六十岁的智者。稍微一想也知道,这不是今生积攒的经验和体悟。”姜芃姬低声道,“多半是前世就有的。”

    只有跌过才知道痛,很多体悟也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真正明白。

    卫慈突然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前世,老师潜心教学,教导学生无数,算得上桃李天下。五国乱世,除了友默、文彬、少音三人,先后又出仕五十六人,有资格被程丞先生详细录入新史便有二十三人。”

    姜芃姬挠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卫慈道,“这些人,多半是慈从启蒙到弱冠时的同窗好友,不似兄弟更似兄弟。”

    姜芃姬“……”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卫慈又道,“不止是友默三人,其余有一半人的死都与陛下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姜芃姬“……”

    嘤!

    卫慈无奈道,“姜朝建立初期,琅琊学院一脉的士子与陛下矛盾可不浅。”

    可不是,这位女帝专门逮着琅琊书院出来的学生杀,多大仇多大怨!

    姜芃姬问,“那么卫応呢?”

    “聂良死于聂氏内斗,大兄因为挚友之死而抑郁多年,不足五十便病逝了。”卫慈垂头道,“兄长死于主公手是他的诉求,也算是解脱吧。慈会好好照拂他留下的儿女……”

    姜芃姬斟酌着道,“我觉得……你心里还装着别的事情……”

    “的确有。”卫慈没有隐瞒,他道,“那件事情与福寿有关。”

    姜芃姬知道福寿,那是上一世卫慈的儿子,大名卫琮。

    “福寿走了弯路,被人利用逼宫,这里头大概有侄儿的影子……虽不确定,亦不远矣。”

    卫慈不可能时时刻刻将儿子拴在身边,有时无法照料便将他放在兄长家,让侄儿侄媳代为照看。自从天降陨石事件发生,卫慈便谨慎了许多,平日还会约束卫琮与士庶子弟的交往。

    他防得这么严,卫琮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如今细细回忆一番,以卫氏为首的士族串通三个侄儿的可能性很大。

    这也是唯一又不会引起卫慈警觉的途径。

    姜芃姬道,“不都过去了?”

    卫慈双目通红地道,“终究是意难平。”

    最疼爱的儿子被人利用,带着外人气势汹汹地逼宫,险些逼死亲姐,间接害死亲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陛下早一步龙驭上宾了,否则还不知会是什么场景,多半会被气得心灰意冷。

    依照储君姜琰的性格,哪怕饶了卫琮一命,多半也不会原谅他,将卫琮流放千里都算仁慈。

    一家四口,没有一个算得上好结局,这也是够惨了。

    姜芃姬拍拍肩膀,说道,“这金尊玉贵的肩膀借给你靠。”

    卫慈却道,“军营重地,谨言慎行!”

    卫応死了,卫慈自然难过,但没有亓官让等人想象中那般严重,他也没和主公起了嫌隙。

    他将大兄尸骨仔细收敛,换了干净的寿衣,装入棺材送回琅琊郡。

    尽管琅琊卫氏举族迁回了汴州,但分支的祖坟还留在原地没有迁动。

    他将卫応送回琅琊郡也算是落叶归根。

    因为兄长新丧,卫慈最近连吃带穿都变得素净起来,本来就没几两肉,这下更瘦了。

    一场大战,姜芃姬这边都有些喘不过气,损失巨大的聂氏自然更惨,一下子就被打残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