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5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八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有没有打听到消息?”

    湛江关一役,聂军惨败,损失兵马近二十万,几乎将所有精锐都葬送进去。

    尽管中途又几万残兵成功突围,但这些残兵一没秩序二无战意三缺辎重,几乎像无头苍蝇到处乱飞。他们的运气贼差,千辛万苦突围出来,半道还碰见凯旋的姜芃姬兵马,又是一顿暴揍。历经苦难,这些人马几乎散了个一干二净。幸好樊臣几个老臣还活着,勉强收拢残兵。

    聂军只剩残兵败将,辎重粮草供应不上,为了果腹不得不开始斩杀有伤的战马充饥。

    樊臣等老臣碰面之后,仔细询问卫応等人的下落,两三日还未有动静。

    此次大败,几个看卫応极其不爽的老臣将所有的锅都甩到了他身上,借此逃避自身责任。

    樊臣没有理会这些声音,毕竟现在也不是争吵内斗的时候。

    他派人出去打听卫応下落,不论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一个大活人总不能人间蒸发。

    头几日没有消息,樊臣几乎要怀疑卫応在混战中被砍死的时候,具体消息传回来了。

    “报——军师下落已经寻到,可是——”

    士兵衣衫褴褛,形态落魄,不知多久没有好好歇息过了,一双眸子布满了细密的血丝。

    樊臣忍不住抓紧了士兵的手臂,追问道,“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这话说一半留一半,他是想急死人不成?

    樊臣这边的动静也引起坐在不远处修整的老臣注意,忍不住支长了耳朵了偷听。

    士兵咬咬牙,含泪道,“军师被俘……已经、已经遭遇不幸了。”

    樊臣惊得倒退一步,等待消息这两日,他也猜测过卫応是不是被敌军俘虏了,但没想到他会死。转念一想,这个结果也是合情合理。按照卫応的脾性,没有以死谢罪都算心平气和了。

    “怎么死的?”樊臣继续追问道,“他自己还是柳羲要……”

    偷听的几人也惊在原地,似乎没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面面相觑的同时生出几分莫名感慨。

    尽管他们看卫応很不顺眼,但不得不否认,卫応对于现在风雨飘摇的聂氏而言就是另一块“主心骨”。他都出事了,聂氏的未来就更加渺茫了。当然,有人可不这么想。

    这人呸了一声,唾骂道,“死得好!当真怀疑这人是柳羲派来的细作。自打他卫応一手包揽大权之后,我军可有一桩顺心的事儿?这会儿可好到,倾巢而出强攻湛江关,便宜没占成反而被人家找了机会一锅端了。要说这里头不是卫応出卖了,老夫当真是一个字儿都不信!”

    这位老将骂得很大声,樊臣这边自然听得清楚,试图反驳但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聂军已经分崩离析,若是再生出什么矛盾,怕是连中诏都回不去了。

    樊臣袖中的手攥成拳头,用力握紧,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印儿。

    他深吸一口气,装作没有听到老将的辱骂,耐心询问士兵。

    “据闻柳羲试图招揽军师,军师不应。”士兵含泪道,“军师一心求死,死于柳羲佩刀之下。”

    樊臣又问道,“难道说……这中途无人站出来替军师求情?”

    卫応的兄弟效命于姜芃姬,这可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士兵摇头道,“小的只打听到这些,其余的并不清楚。”

    樊臣心下叹息,追问道,“军师的尸首,柳羲可有派人送来?”

    不论如何,卫応已经死了,那么按照两方兵马交锋的习惯,尸首应该送回来的。

    士兵道,“军师尸首已经由其兄弟代为收殓,派人送回故里安葬。”

    这时候樊臣才想起来卫応出身琅琊卫氏,属于汴州卫氏的分支,因为分出去两三百年了,族地都在琅琊郡。若是卫慈帮忙收殓,那卫応的尸骨多半是送回琅琊郡,落叶归根。

    思及此,樊臣感觉无尽的压力如潮水般涌向自己,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众人连忙将他救醒,如果连樊臣都跪了,那聂军就真没有能扛事儿的人了。

    “如今该如何是好?”

    樊臣道,“战败的消息怕是瞒不住了,此时还是尽快收拢残兵回到汴州,主公安全要紧。”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收拢残兵也能凑出几万,加上聂清手中的兵马,兴许能稳住局面。

    幸好——幸好主公聂良临终之前已经收拾依附聂氏却野心勃勃的家伙。

    不然的话,大军打了败仗,领着一堆残兵回去,怕是要被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柳羲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聂氏家底都输了,此时的中诏就像是剥了壳、毫不设防的鸡蛋,任由敌人为所欲为。

    樊臣道,“柳羲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她短时间内也无力再战。”

    聂氏损失惨重,姜芃姬那便就好受了?

    别忘了,她是兵分两路,同时抗下聂良和杨涛的兵马,兵力太分散,粮草压力大。

    若是不抽出点儿时间修养,怕是她自己都扛不住。

    尽管时间短,好歹也是喘息的机会。

    樊臣一向不是个喜欢坐以待毙的人,总要挣扎到最后关头才肯死心。

    他的建议自然没错,但有人不想同意,心中怕得很。

    聂氏在中诏所向披靡,碰到姜芃姬却处处碰壁,姜芃姬阵前斗将有神迹护体,半夜偷袭又有神迹庇佑她的军马,很显然老天爷的心已经偏得找不到北了。他们只是一群凡人,如何能与身负气运的“天子”一较高低?聂良和卫応都试过挑战,结果呢?一个病逝,一个被杀。

    樊臣听到这些理由,险些气得吐血。

    湛江关一役只能说己方棋差一招,反中敌人奸计,技不如人罢了,为何要推到老天爷身上?

    不论有多少反对声音,他们还是要回到中诏的,不然连宰杀战马都不够吃饭了。

    这伙残兵刚走一半,大军战败的消息便传到聂清耳中。

    “你、你说什么?”

    来人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但是组合到一块儿却无法理解了。

    聂军怎么会……

    来人将那日战况简洁扼要地说了一遍,聂清越发面无人色。

    可,坏消息并未就此截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