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52: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数日之后,樊臣等人带着残兵归来,他不顾伤势第一时间去见聂清请罪。

    聂清这会儿比之前清瘦了不少,原先的衣裳穿在身上都显得空荡荡了。

    当对方上前将樊臣扶起的时候,樊臣都能感觉到对方双手有多么干瘦。

    樊臣红着眼眶道,“罪臣有愧,不敢起身。主公近日清瘦太多,斗胆恳请主公顾全己身。”

    聂清哪里真会让樊臣请罪?

    根据有限的情报,聂清仔细看了湛江关一役的内容,深知战败的锅甩不到樊臣身上。

    在聂清坚持下,樊臣还是颤巍巍起身了,脚步蹒跚地在席垫落座。

    聂清仔细询问湛江关一役的细节,樊臣所知的内容自然比信使更多。

    听了樊臣客观的叙述,聂清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两分。

    “此次战败,怨不得任何人,只能说我们棋差一招,算计不成反被利用。”

    聂清也知道,湛江关一役若是能赢,相当于强行打开前往东庆的大门,姜芃姬另一部分兵力被杨涛拖住,根本赶不及回援。利用好时机,未必不能全盘接收姜芃姬的势力,可惜了。

    樊臣惭愧地道,“此事还是罪臣无能,若是那时能阵前杀了柳羲,兴许就不会……”

    他详细说了姜芃姬带兵偷袭却踩中陷阱的事儿。

    因为姜芃姬出现在前线,樊臣才笃定姜芃姬这边没有发现他们的计谋,更不曾向卫応示警。

    这也是樊臣为何这么愧疚自责的主要原因。

    若是他早点发现不对劲、要是他统领的兵马能杀了贼首,结果都会不一样。

    聂清听后沉默不语,半晌才道,“以自身做诱饵,这位兰亭公也是个不要命的人。”

    这种魄力和胆识,莫说聂清,怕是天下英豪也没哪个敢这么胡来。

    不过,当聂清知道樊臣所统领伏兵是敌人人数两倍,最后却被杀得溃败,神情异常复杂。

    樊臣又说姜芃姬一人便抵得上半支军队的时候,聂清陡然生出浓郁的无力感。

    姜芃姬是天命之子的说法越演越烈,饶是聂清先前不信,这会儿也忍不住动摇了。

    他勾起讥诮的弧度,冷嘲道,“凡人如何与天争命。”

    命数之说,简直让人无力,一如数百年前的北陈。

    北陈皇室先祖不过是统兵三两万的小诸侯,对手却是即将问鼎天下的一方巨擘,本该毫无悬疑,结果天降陨石、山洪水涝,愣是将一方巨擘弄得元气大伤,让北陈先祖捡了便宜。

    人力有时尽,天意命难为。

    凡人如何与天争命?

    “主公,凡人如何不能与天争命?先主在世时也未曾惧怕过这个啊。”樊臣神情有几分难过和委屈,直白地道,“倘若上天真的钦定柳羲,何苦掀起这乱世,引得无数人为此丧了命?倒不如直接将龙椅摔到柳羲跟前,让她直接登基为帝好了,这样不是更加便捷迅速?天命是什么,最后赢的是谁,谁便是天命!命数之说做不得准!柳羲到处宣扬她被上天眷顾,不就是想借此瓦解我等战意,让我等直接向她俯首称臣?罪臣恳请主公振作精神,以图后谋!”

    这话落在聂清耳中却似振聋发聩、醐醍灌顶一般,让他从颓靡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你说得对……绝对不能轻易认输了。”

    若是他向间接害死至亲的敌人服软,往后魂归冥府,有何颜面去见父亲和岳父?

    见此情形,樊臣暗下松了口气。

    尽管打起精神了,但局势却不会因此而有好转,依附聂氏的势力躁动不安,聂氏内部也有分裂独立的意思。聂老太爷的威信不管用了,仅存的几个长辈也开始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从聂老太爷算起,聂清属于聂氏第四代曾孙,辈分上不占优势。

    最让他郁结的是这伙人中间还有聂清的爷爷、聂良的父亲,试图以血缘孝道压迫聂清交出权利和手中兵马。聂良生前清理了一群野心勃勃的长辈和平辈,漏了这个生父。聂良再怎么狠心,也不是连父亲都下得了手的,他只是派人威胁吓唬,让父亲不敢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聂良算得倒是周全,他算准聂清手中兵马强盛,哪怕是亲爷爷也不敢拿乔作妖。

    千算万算没算到聂军败得这么惨,那颗野心又活过来了。

    所幸聂清态度强硬,倒是没让对方得逞。

    纵使如此,中诏境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局势又一次变得混乱。

    忌惮聂氏的小诸侯趁势雄起,瓜分聂氏占据的肥肉,聂氏内部都想趁着这个机会从聂清手中夺权,依附聂氏的势力也生出了自己的心思……一时间,局势风起云涌,聂清感觉自己坐在一艘扁舟上,周遭是辽阔的海洋,狂风咆哮、电闪雷鸣,惊涛骇浪要将他撕碎……

    “我们舒服休整一阵子,让中诏自己内斗消耗得了。”

    因为中诏大乱,姜芃姬趁机打包数百个探子过去打听消息,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收到新鲜出炉的八卦情报。正如亓官让等人分析的那样,中诏现在可是乱成一锅粥了。哪怕他们都知道姜芃姬才是最大的威胁,应该结成同盟抵抗她,但只有少数几个喊喊口号,没有付诸实践。

    “全都是一群眼皮子短浅的庸人。”姜芃姬知道人都有趋利性,恨不得一人独吞天下所有好处,真正清醒有头脑、抵抗得了利益诱惑的人只是少数,“临死之前都只想着自己……”

    不论古今,似乎这种人才是大多数。

    姜芃姬就记得前世某次任务,去一颗爆发战争的境外星球取一份机密文件。

    叛军、民军与官方政府军三方混斗,互相敌视。

    姜芃姬过去的时候,民军集结火力围攻一座叛军占领的一级城市。

    破城之时,抵抗的叛军不多,更多的叛军跑去媾、、/和、杀人、酗酒、斗殴、豪赌……

    哪怕危机临近,大多数庸人还是顾着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学着团结与敌人死斗。

    不知道是不是觉醒的影响,姜芃姬感觉近日越发难以静心。

    “漳州那边可有进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