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丰真操控水军把持舆论的本事不如卫慈,但也远超这个时期的正常水平。

    杨涛等人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流言已经彻底传播开来,几乎呈野火燎原之势,百姓人心惶惶,米铺的储粮被抢购一空,商贩趁着这股东风将本来就稳步上涨的粮价又往上翻了一倍。

    “混账——这事儿为何没有及早回禀?”

    杨涛罕见动了真火,他的确是性情疏阔,但也不是被人蹬鼻子上脸欺负还能沉默的孬种。

    这事儿不仅要恼恨杨思和丰真阴险、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还恼恨帐下众人不作为,百姓闹得这么厉害了,相关的消息居然才摆到自己案前。舆论已经形成火候,再想扑灭可就难了。

    被杨涛责问的臣子很是委屈,他也是无辜的。

    “敌人很是狡诈,不止雇佣乞儿流民传唱谣言,还派人在茶肆酒肆食肆等地散播谣言,常常打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名头骗取百姓信任。偏生那些愚民也好骗,三言两语就轻信了。”

    臣子不敢为明着为自己脱罪,只能转移怒火,将罪名栽到敌人以及愚民身上。

    这会儿既不是春耕也不是秋收,许多百姓闲得蛋疼,时间多得能抓虱子。

    一个小小的寡妇八卦,他们都能津津有味编排半月,更别说丰真散播出去的谣言了。

    等他们的人发现的时候,知晓谣言的百姓数目已经很庞大,谣言根本控制不住。

    杨涛阴沉着脸,看穿那人的把戏,但又不能真将所有的责任都甩对方身上。

    钱素道,“主公,此时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堵住悠悠众口,若是谣言进一步传出去,不仅百姓惶惶不安,帐下士兵也会受影响。相较之下,丰真等人的把戏反而可以不予理会。”

    只要丰真他们不是派兵攻打,那些挑衅和小动作都能忽视。

    杨涛头疼地揉着眉头,问钱素道,“如何堵?”

    如果只有一小拨人,抓起来狠狠惩戒一顿也就好了,现在可不行。

    杨涛根本不擅长处理这些,一般都是放权让颜霖或者钱素他们折腾的。

    “可惜少阳不在这里……”钱素感慨了一句,颜霖这会儿在洹口练兵、检查军备,估计还不知道这茬子事情呢,他继续道,“臣倒是有个法子,不知可不可行,主公不妨听一听?”

    杨涛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有法子就说出来。”

    他很依赖颜霖,但不意味着他会只盯着颜霖而忽略其他臣子,更不可能让他们冷心。

    钱素道,“既然敌人散播谣言说我军辎重粮草不足,倒不如让他们看看,谣言不攻自破。”

    杨涛愣了一下,为难道,“我军粮草辎重的确是不足啊,怎么给外人看?”

    钱素笑道,“迷惑敌人,不外乎是虚虚假假的手段,只要能稳定人心就好。”

    他们的确是没钱没粮了,但不妨碍他们作假啊。

    于是,第二日街上出现千人规模的运粮队伍。

    有些木制米缸抗在肩上,有些则是堆在车板上由人拉着。

    百姓见了觉得新奇,一个一个伸长了脖子想看个仔细。

    这时候,一个伙夫不慎崴了脚,肩上扛着的木制米缸摔在地上,开口被撞开了,里面的粮食撒了一地。百夫长一个鞭子甩到伙夫身上,对方被抽得哎呦一声,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儿。

    “还不快将粮食都收起来!慢慢腾腾的,什么时候才能将这批粮食收入粮库。”

    伙夫跪着讨饶,匆匆将散落的粮食收回木桶,重新封好口子,在他人的帮助下抗回肩上。

    不论是伙夫肩上扛着的木制米缸还是车子上堆得高高的米缸,一个一个分量十足。

    这点,光看伙夫沉重的步子和车轮印子就能推测出来了。

    围观这一幕的百姓暗暗咋舌。

    “不是说大军缺粮,穷得揭不开锅了么,这些粮食打哪儿来的?”

    “这一批粮食少说也有万石吧?”

    “先前那些谣言定然是柳羲故意放出来,试图动摇军心的……”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钱素事先安排好的钉子,周遭的百姓只会跟风附和。

    如此运送了数批,杨涛缺粮的谣言被暂时压了下来。

    丰真听说这事,不由得冷笑。

    杨思笑道,“不知是谁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倒是大胆得紧,他就不怕作假被人当众揭穿?”

    如果丰真等人消息及时一些,说不定就派人冲过去闹一场,撞翻那些木制米缸了。

    他们倒想看看,这些满满当当的米缸里面是不是全是货真价实的粮食!

    可惜了——

    杨思他们知道的时候晚了许多,杨涛已经将流言压下来了。

    丰真道,“若是杨思连这点儿风险都怕,我们也不用跟他打了,免得拉低了格调。”

    没什么计谋是真正无解、天衣无缝的,再好的办法也会存在一定风险。

    钱素能在短时间内反应过来,谁能说他做得不好?

    杨思笑道,“若有机会,定要招揽此人,让他和子孝‘狼狈为奸’去。”

    卫慈操控舆论溜得飞起,钱素的危机公关也弄得有模有样,这两人联手,黑的都能洗白了。

    丰真说了句风凉话,“杨涛不倒,你还想招揽他帐下得用的人?”

    杨思便道,“那就想法子让杨涛倒了!”

    丰真道,“杨涛此时的软肋便是粮草辎重和兵马。后者还好说,前者却是不好解决。”

    算算时间,距离秋收还有一阵功夫,丰真便想豪赌一番。

    杨思问他,“赌什么?”

    丰真道,“赌杨涛的储粮坚持不到秋收。”

    先前士族向他们抛媚眼的时候,有几家占据无数良田的士族透露了一点关键消息——杨涛曾经派人向他们借粮,借粮的数目相当庞大——这些士族也是人精,知道所谓的借粮是有借无回,他们又不看好杨涛,干脆就婉拒了。为了博取丰真的信任,他们便用这事儿贬低杨涛。

    杨思明白了丰真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引杨涛兵马来截粮?”

    丰真点头道,“正是此意!”

    杨思道,“杨涛帐下人精不少,未必会轻易上当。”

    丰真道,“假的,他们当然不会上当,可若是真的呢?杨涛利用赵氏暗算我等,我等为何不依样画葫芦,学着他的法子算计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