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丰真要算计秋氏借刀杀人,当然不会亲自出面,以免露出破绽。

    他只是派人去授意上峰刻意刁难便能激起对方的怨愤。

    秋氏本就是骑墙小人,眼瞧着杨涛胜算越来越大,自个儿却处处遭人打压,心态顿时失衡。

    “早知如此,当初何苦费尽心思投靠柳羲?”秋老爷子的儿子叫秋蒙,因为是老来子,十分受人疼爱,从而养成了矜骄的性格,容不得半点儿委屈。他又是被打压挑刺最狠的,心中怨气之重可想而知,“若是待在杨涛帐下,好歹也能暗中借了颜霖的东风,说不定就——”

    话未说完,秋蒙被秋老爷子瞪了一眼,吓得他将什么话都咽了回去。

    “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秋老爷子须发皆白,容颜苍老,但肌肤透着红润,一瞧就知道这位老人家生活得很精致。

    “父亲,总该想想办法。”秋蒙急忙道,“柳羲胜不了杨涛,一直僵持不下,必然撤兵。杨涛有了喘息时机,休养几年必然会是另一番局面。另外,柳羲帐下尽是些身份上不得台面的寒门乃至庶民,他们哪里会愿意儿子出头?一个劲儿打压儿子,儿子哪里受得了这等委屈?”

    秋老爷子最近也在为这个事情发愁,儿子的话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姜芃姬过于偏重寒门,搁在士族眼中就是挤压了本属于士族的蛋糕,的确是不讨喜。

    士族一贯以为自己比寒门贵重,二者并驾齐驱对他们都是莫大耻辱,更别说屈居人下。

    秋老爷子没好气地道,“那你说如何?难不成重新投靠杨涛不成?这是找死啊!”

    他们刚背叛了杨涛投入敌人的怀抱,见势不好再吃回头草,届时两边都不讨好。

    瞧瞧赵氏吧,赵氏明显是被人利用了,最后落得个全族被灭的下场。

    秋老爷子实在是不敢拿这个去冒险。

    秋蒙便道,“如何不能?倘若我们为杨涛立了功,不仅能脱离柳羲,还能受到杨涛重视。”

    秋老爷子反问他,“如何立功?”

    秋蒙环顾左右,让仆从离得更远一些,这才放心去跟老爷子耳语。

    秋老爷子越听心越惊,忍不住道,“你这是要拉上全族陪葬不成?”

    “父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待在这里,不知道何年何日能出头!”秋蒙性情贪功冒进,算是利欲熏心之辈,他的一举一动和心理活动,全在丰真的算计之中,他道,“锦上添花哪里抵得过雪中送炭?只要我们襄助杨涛击退了柳羲,好处不比待在柳羲帐下蹉跎时间强?”

    秋老爷子犹豫不决。

    相较于小儿子“唯利是图”,他考虑的东西更多。

    他们是土生土长的漳州士族,天然就属于杨涛阵营,结果却投靠了姜芃姬。

    对于杨涛而言,这是背叛,古往今来,哪个诸侯会容忍立场不坚定的墙头草?

    秋老爷子这个担心,秋蒙也仔细思量过。

    他道,“这事儿有什么好担心的?只需拿到足以打动杨涛的消息,助他胜了柳羲,我们便说先前投靠柳羲是为了博取她的信任方便行事。杨涛等人再怎么怀疑,总不至于过河拆桥。”

    “不可——便是如此,杨涛等人也不会轻易信任我们——不可不可——”

    秋老爷子还是犹豫不定,秋蒙便甩出了杀手锏。

    “父亲,您忘了您还有个好外孙,不看僧面看佛面,杨涛不是最信任他的么?”

    秋蒙口中的好外孙正是“颜霖”。

    提及这个外孙,秋老爷子面上有些挂不住。

    他以前便厚颜提过将孙子认回来,不过人家直接拒绝了,甚至连见都不愿意见他。

    秋老爷子也有脾气,他忍气吞声去认一个外室庶女的儿子,还不是为了让颜霖扶持外祖家?若非为了这个,他才不愿意朝一个外室庶女的后人低声下气,谁料颜霖做得更绝。

    秋老爷子差点儿没气出个好歹。

    从那之后,他便当自己这个外孙死了,懒得再提及颜霖。

    “你提那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作甚?”

    秋老爷子很生气。

    秋蒙费尽三寸不烂之舌才将老爷子说服了。

    一时意气重要还是家族重要?

    这还用想,当然是家族啊!

    这一切都在丰真的算计之内,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

    杨思倒是没有半点儿意外,因为他将秋氏父子看透了。与其说丰真设计让他们找死,不如说他们自己的野心将他们推上绝路。秋氏与赵氏不同,赵氏投靠姜芃姬的时候拖家带口都来了,秋氏只来了主要成员,老少妇孺都还在老宅呢。因此,秋蒙想往回传送消息也比较方便。

    “这是什么?”

    钱素道,“回禀主公,这是有人故意丢来的。”

    杨涛将信函翻来覆去看了数遍,说道,“落款是秋蒙,秋蒙你认识么?”

    钱素自然也是看过信函的,他也提前查了秋蒙这个人,愕然发现对方早已投靠了姜芃姬。

    杨涛笑道,“这倒是有趣了,投靠了柳羲还对我抛眉弄眼的,立场不坚定啊。”

    钱素道,“逐利的嘴脸。”

    杨涛道,“秋蒙说他们是假意投靠柳羲,你说这可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如此拙劣的手段,真以为他出门不带脑子呢。

    秋蒙也知道大大咧咧坦白这些是无法取信杨涛的,紧跟着又写了一封。

    杨涛看着第二封信发呆,纳闷道,“秋氏居然是少阳的外祖家?没听过啊。”

    钱素也冷笑道,“兴许是胡乱攀亲戚。”

    尽管如此,杨涛还是派人去询问待在洹口的颜霖,颜霖一瞧变了脸色,很快写了回复。

    颜霖作为晚辈,不可能将长辈的**一一道来,哪怕杨涛是主公也一样。

    他简略说了一下秋氏和他的纠葛,许多地方都很含糊,杨涛也识趣地没有追根究底。

    杨涛又问颜霖,“此人可信?”

    颜霖沉吟许久,仔细分析了秋蒙的性格,说道,“多半可信,秋蒙此人利欲熏心,功利心极强。大概是见局势对柳羲不利,柳羲又没有‘重用’他,心里不平衡了,又想回头了。”

    杨涛看出来了,秋蒙这是想踩着姜芃姬和颜霖上位呢。

    “虽说是真的,但该有的防备心还是不能少,主公信个五成就好。”

    颜霖终究是谨慎的人,秋蒙是个小人,防着点没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