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5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看少阳这个回复,他与秋氏的关系相当糟糕啊。”杨涛好奇将回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对着自家夫人感慨道,“说起来,我似乎都没听夫人提过外祖家的事情,这里还有隐衷不成?”

    颜舒窈正垂头逗弄着越发白胖有活力的儿子,听到这话,不由得抬起头来反驳一句。

    “夫君可是想错了,妾身哪里来正经八百的外祖家,自然无从提及。”颜舒窈一手抱着沉重的儿子,一手摇着拨浪鼓,听那珠子敲打鼓面的声音,怀中的小家伙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露出长了几颗乳牙的牙床,颜舒窈见状露出温暖的笑,“说起来,那都是上两辈的事情了。”

    杨涛目露诧异,听夫人这话的意思,秋氏和颜氏的关系不仅仅是“糟糕”那么肤浅啊。

    “夫人可方便透露一二?少阳也说了点儿,只是内容不甚清晰……”

    杨涛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为自己的好奇心和八卦心感到羞赧。

    颜舒窈道,“你我夫妻一体,一家人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她简略说了一下上两辈的恩怨情仇,语气中带着几分难言的怅惘。

    “妾身听闻外祖母也曾是名动一方的绝代佳人,可惜身世飘零,半生沉浮,最后落得个无法善终的下场。”颜舒窈叹道,“不论盛世还是乱世,待女子而言,生存总是比旁人艰难一些。”

    秋老爷子将从良的花魁养在外头当外室,除了对方的脸和身体,还能图什么?

    女子最美好的几年太短暂了,正如怒放的牡丹也有凋谢的一天。

    年华老去、容颜不在,莫说留住男人的心,怕是连对方的身体都留不住,外祖母便是典型。

    外祖母给人当了几年的外室,起初因为年华尚在而备受疼宠,可生育后身材走样,脸蛋也不如年少时候鲜嫩。那个薄情的男人腻味了,慢慢也就不再临幸她。外祖母自小被当做才女培养,身处红尘却有一颗伤春悲秋的玲珑心,她随着男人的疏离而渐渐抑郁,最后撒手人寰。

    颜舒窈的母亲继承了母亲的高颜值,还未及笄便有绝色美名。

    因为她是富商之女,身份不高,因此不少垂涎她美色的士族都动过歪心思。

    若非颜霖父亲对她一见钟情,煞费苦心娶了当正妻,怕是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莫要忘了,这个年代的妾室能被男主人拿来当做招待客人的礼物。

    作为他人妾室,若不受丈夫恩宠,少不得要经历这些。

    杨涛听得认真,一手成拳敲打另一只手手心,好似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怪不得!我原先还纳闷为何颜伯伯貌不惊人,怎么生出的儿女如此丽姝俊雅,原来根源出在这里。”

    果然,父母的脸还是很重要的,孩子的颜值有保证啊!

    杨涛仔细看了眼儿子,似乎要透过孩子的眉眼想象出长大后的风采,半晌才笃定地道,“夫人,我生得如此好,夫人也是天下绝色,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出个门肯定会是掷果盈车。”

    颜舒窈“……”

    这是重点吗?

    你开心就好。

    杨涛道,“如此说来,秋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颜舒窈道,“外头的政事,妾身也不好插手,一切都由郎君拿主意。”

    杨涛道,“秋氏有个叫秋蒙的家伙,说投靠柳羲就是为了暗中骗取对方机密,如今有了进展,打算与我里应外合。原先是不打算相信的,既然与少阳有些关系,倒是能给予几分信任。”

    颜舒窈很好奇地道,“为何?因为大兄么?”

    杨涛道,“我派钱素出去打听过,无人知晓秋氏与少阳的关系,柳羲那边也不可能有人知道。由此可得,秋氏投靠柳羲是真,但见势不好打算抽身溜走、协助我等里应外合也是真。”

    因为知道这桩陈年旧账的人太少太少,杨涛多方打听都没结果,丰真更不可能知晓。

    殊不知,那位花魁的传说在秦楼楚馆还是有老一辈人偶尔谈及的,新人将其当做目标奋斗。

    谁能想到丰真居然知道?

    杨涛又道,“不过,既然少阳说秋氏的话只能信五成,那便先看看情况再做定论。”

    颜舒窈好奇道,“妾身听大兄说过,秋氏上下大多都是脓包,没几个能上得了台面的。他们投靠了柳羲,凭他们的本事,还能谋得什么好位置?如此,他们对郎君的帮助也有限吧。”

    杨涛道,“秋蒙的确不堪大用,他投靠柳羲之后的地位也低,但不意味着没有用处。”

    颜舒窈不解,“还有这种说法?”

    杨涛道,“自然是有的,尽管秋蒙只是个给粮草归库的小主簿,但打仗不就是拼粮草么?”

    他现在太缺粮了,若不是秋蒙来信,杨涛都打算派人去向安慛那厮借粮了。

    安慛是豺狼,姜芃姬是虎豹,二者都不好惹。不过有句话说得对,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姜芃姬势大,安慛和杨涛都是她的眼中钉。有共同的外敌威胁,他们便有天然的同盟关系。

    颜舒窈显然也知道丈夫如今的窘迫,展颜道,“若是如此,我军粮草之危不就能解决了。”

    杨涛道,“现在说这个还太早。秋氏……先冷眼看看,可信的话,我们就来一票大的!”

    颜舒窈道,“小心驶得万年船,郎君谨慎一些也没错。”

    这时候,怀中的胖儿子突然不满地开始挣扎,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拳头乱打,奶凶奶凶的。

    杨涛见状,立马将儿子抱走。

    “我先抱着他,免得又将你衫裙尿湿……”

    话音未落,淅淅沥沥的黄色液体便从尿布漏出,奶凶的小脸也舒展开来。

    “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

    说尿就尿,要不是杨涛还有些家底,估计连儿子的尿布都供不上了。

    颜舒窈忍不住笑出声。

    她的衫裙没被尿湿,丈夫的衣衫却倒霉了。

    杨涛将儿子丢给奶娘去换尿布,自己也去了内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主公,有急信传来。”

    杨涛换好出来,府中管家递上来一封密信。

    他打开一瞧,发现里面居然是秋蒙传来的消息。

    钱素问道,“主公可要——”

    杨涛道,“不急,沉得下心,钓的上大鱼。这批粮草不过是万石,先看看真假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