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6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少阳这是打算……”

    因为颜霖阻拦,杨涛只能郁闷地打消带兵的念头,岂料颜霖罕见地穿上了甲胄。

    颜霖直接道,“截粮那一路兵马由臣带领,杨思奸诈狡猾,不能让他轻易地逃了。”

    杨涛越发委屈了,自家小伙伴不让他带兵去前线,自个儿倒是去了。

    “认识少阳这么多年,你做这身打扮的次数屈指可数。”

    杨涛和颜霖算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兄弟,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彼此更是知根知底。

    尽管颜霖常年穿着文士儒衫,瞧着文质彬彬,但这不意着对方腰间的佩剑是拿来做摆设的。

    极少有人知晓,哪怕是杨涛这等悍将与颜霖过招都要认真打起精神,不然就有可能落败。

    若非杨涛太不让人省心,颜霖更愿意做个儒将而非辅佐的谋士,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到处给杨涛收拾烂摊子。若非颜霖主动穿上了战甲,连杨涛自个儿都快忘了对方戎装的模样。

    颜霖穿着的甲胄并非全新,上面还有对敌之后留下的痕迹,隐隐透着几分凶悍之气。

    大概是甲胄影响,颜霖身上的儒雅和煦的气质也被冲淡不少,反而多了些英气。

    听杨涛这么说,颜霖忍不住心下暗叹——

    他穿这套甲胄的次数少,这是为了谁啊?

    若是杨涛能让他省心一些,他也愿意皮甲上阵当个开疆拓土的武将而非蹲守后方出谋划策的谋士。当然,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对于颜霖而言,杨涛好好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主公——天色已暗,可以出发了。”

    这时候,外头有个士兵出声提醒二人。

    颜霖瞧了一眼外头渐渐暗淡下来的天幕,忍不住叮嘱道,“主公镇守后方,多多留心。”

    杨涛问道,“他们还能派兵偷袭我军水寨不成?”

    颜霖反问道,“为何没有这个可能?若能成功截下柳羲粮草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只能一把火将它们都烧干净了。火势一起,敌军必然有所行动。赶不及去救粮仓,挥军攻打我军水寨也是可以的,勉强算得上围魏救赵之策。因此,主公今夜不可放松警惕,多加留意。”

    杨涛听明白了,他一向很信任小伙伴的话,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行!我会派兵加强各处巡逻,不给敌人趁虚而入的机会,少阳也要小心,勿要拿自己性命开玩笑。”颜霖看重杨涛,杨涛怎会不看重小伙伴呢,“我在这里摆好宴席,等你们凯旋。”

    颜霖抱拳道,“遵命!”

    大军兵分两路,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命令下达就能拔锚开船。

    “今夜是东南风啊,看这样子连老天爷都有意成全我军。”

    颜霖坐在甲板上定心宁神,一旁两个裨将在低声聊天。

    耳边除了细细索索的聊天声、船桨划水的声音,便只剩下东南风拍打衣衫发出的动静。

    杨涛帐下士兵大多擅长凫水,水性极佳,因为他们全是水边长大的,对水域极为了解。

    其中一个裨将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原生家庭是世代打渔的,靠着老天爷吃饭。

    因为祖辈父辈打渔总将他带出去,他耳濡目染也学了不少经验。

    一瞧今夜的天色,他便道,“岂止是东南风,今夜子时左右,兴许江面还会有大雾嘞。”

    尽管大雾天气会影响船只行船,但也有掩护作用。

    掌舵的士兵都是熟悉附近水域的本地人,莫说大雾了,哪怕让他们闭着眼都不会迷路。

    相较之下,姜芃姬帐下士兵对水域河道就没那么熟悉。

    大雾一来,他们还不成了无头苍蝇?

    “子时真的会有大雾?”另一个裨将显然没有那么熟悉,经验也不如对方老道。

    这时候,一直闭目静心的颜霖开口了。

    “嗯,的确会有大雾,不过这个天色……后半夜大概还会有些小雨……”

    对于靠水吃饭的人,特别是渔民,辨别江流情况、推测天气是基本功,避免在大风大浪天气出船捕猎。哪怕漳州的造船技术不弱,但人类面对大自然的咆哮,脆弱得像是蝼蚁。

    裨将也惊奇了,没想到士族出身的颜霖对这个都这么在行。

    “若是后半夜下小雨,那么我们的计划岂不是——”

    颜霖倒是不担心,他们打算在前半夜动手,下雨在后半夜,时间上不冲突。

    等雨下了,粮食该烧的烧完了,该抢的也抢走了,一点儿不影响整体计划。

    与此同时,杨思也苦哈哈被丰真这浪子推出来当了诱饵。

    “真不知这丰浪子怎么想的,我是抢了他吃的,还是抢了他喝的,居然这么待我。”杨思忍不住叹息,嘴里絮絮叨叨抱怨着丰真,“你说拿我这二两肉当诱饵,还能勾来颜少阳不成?”

    保护杨思的裨将忍俊不禁,但又不能笑出来,憋得很是痛苦。

    等腮帮子都酸了,裨将才压下了笑意,说道,“若真勾来了,军师可就要立大功了。”

    谁不知颜霖对杨涛多重要,若能将杨涛帐下第一人抓了,敌方士气就彻底起不来了。

    杨思笑道,“这事儿,做梦比较快。”

    裨将也知道杨思没什么架子,只要不踩了对方底线,杨思不介意开点儿小玩笑。

    “先前末将记得军师不还说要多立功劳,为家中女儿多攒点儿嫁妆?”

    说来也奇怪,没听说单身的杨思军师何时成婚了,但他有个女儿却是众人皆知的。

    杨思道,“改了,改聘礼了。”

    裨将“……”

    杨思郁闷道,“孩儿她娘定的,我还能与她拧着干?”

    裨将便道,“聘礼倒也不错,军师的女儿肯定不能像寻常女儿家一样给人洗手作羹汤啊。”

    因为女兵在军中占据的地位越来越重,不少士兵对女子大有改观,不敢轻易小瞧了。杨思作为主公心腹之一,膝下孩子日后也是要入仕的,地位低不了,嫁娶也不能像寻常女子那般。

    杨思更郁闷了,“孩儿她娘让我别操这个心,她比我家底丰厚。只能指望再生个儿子玩了。”

    姜弄琴是将领,带兵打仗赏赐和战利品不要太多,家底的确是杨思拍马都赶不上的。

    她明显偏向女儿,说长女必须随她户籍、跟她姓,日后有了儿子再让儿子给杨思延续香火。

    杨思还能说什么呢?

    自然是依她啊。

    杨思这会儿连个婚礼都没捞着,还能反对咋滴。

    男嗣延续香火,这是时下的主流思想,姜弄琴都这么善解人意了,允诺再生一个男婴,杨思连争取的余地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