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吃荔枝当然没将壳子撒到江面,但士兵没注意啊,直接吐江里了。

    阴差阳错,不仅给敌人示警,还误导他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以为杨思等人没有丝毫戒备。

    毕竟,哪家准备打仗的紧要关头还有闲心吃什么荔枝?

    这到底是将自身看得太高,还是将敌人看得太低了?

    裨将不忿道,“这些人真是将我等小看了!”

    颜霖露出一丝冷笑,将那些荔枝壳丢回江面,“小看才好,若他们有了戒备,反而担心了。”

    随着时间推移,雾气越来越大,能见度也在降低。

    颜霖派遣士兵乘坐小船沿江而上,循着荔枝壳飘来的方向划去,怎么也找不到敌人踪迹。

    士兵很快赶了回来,向颜霖禀告了此事,颜霖心下诧异得很。

    “没有敌人踪迹?怎么会?”颜霖回想那些荔枝壳,裂口处十分新鲜,显然是刚剥不久的,按照漂流的时间计算,敌人应该就在不远处才对,为何没有发现呢?这简直不对劲!

    正思索着,打头阵的战船士兵发现了不对劲,前方浓雾弥漫的地方似乎有绰绰黑影。

    士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是自己看花眼了,定睛再瞧,那黑影好像根本不存在。

    怎么回事?

    莫不是鬼船?

    住在水域附近的百姓总会听长辈提及与水有关的精怪故事,特别是曾经发生过水战的水域,总有打渔归来的渔民说看到了两军交战的鬼影,耳朵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杀喊声。

    一人造谣,谣言便会越穿越邪乎,最后变成所谓的精怪传说,有鼻子有眼静的。

    很显然,这个士兵也是被精怪故事荼毒的一员。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因为随着黑影靠近,他们看得更加仔细。

    这哪儿是什么鬼影,分明是战船轮廓,只是夜色太暗了,瞧不真切。

    等他们瞧得真切,敌人战船距离他们距离十分近,人家还加速靠近,不等打头阵的战船下令射箭,敌方战船已经蛮横撞了过来,撞得船身剧烈摇晃,发出沉闷的声音。

    “敌袭!”

    士兵高声喊道,同时将传信的火箭从天空射了出去,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谢则笑道,“还是军师鬼主意多,船身染成这颜色,敌人居然离得这么近才发现我等踪迹。”

    说罢,战船又一次撞了上去,士兵趁机将铁锚抛到敌人甲板上,冲杀过去。

    水战以弓箭为主,士兵持盾抵挡来自敌人的箭矢抛射,弓箭手则用箭矢或者点了火的火箭射击敌人的战船,船只的前进后退都由专门的艄公掌控。自家主公又和木工坊、水师总统领齐匡一块儿集思广益,设计出一种专门砸敌人战船船身的重锤,配上“山鬼”献上的造船技艺,己方战船可谓是武装到牙齿了。防御力极好,破坏力极强,最不怕的就是一对一硬肛!

    因为敌我船只离得近,谢则立刻指挥士兵将蓄力的摆锤砸向敌人。

    敌人打头阵的战船被他们蛮横撞了好几下,摆锤一出,只听船身发出令人牙酸的呻、、/吟,赫然出现一个大洞。先锋战船交锋不久,己方士兵抢先登上敌人甲板杀了一波。

    谢则等人占了先手,不过颜霖这边的反应极快,无数染了燃烧油脂的火箭冲着他们射来。

    “这是……埋伏?”

    颜霖的面庞被惊愕占领,眼底涌动着骇人的深潭漩涡。

    他没有慌乱,反而立即下令士兵准备反击,先用火箭将敌人逼退一波。

    裨将也道,“军师,我们这是中了敌人奸计了。”

    颜霖面色阴沉下来,不用裨将提醒他也知道。

    不止是这里有埋伏,恐怕旌阳粮仓那边也有埋伏,或许大军水寨那边也有……

    思及此,颜霖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后槽牙紧咬,咬合肌紧绷,怒火似要喷涌而出。

    “秋氏!”

    他不知道秋氏是被丰真和杨思二人利用还是与他们狼狈为奸算计杨涛,他都饶不了秋氏!

    “不慌,听令将他们击退就好。”

    颜霖的声音似有安抚人心的力量,听着莫名有安全感。

    不过,唯独颜霖自己知道,敌人既然煞费苦心,耗费这么久布下这个局,绝对是有备而来。

    与此同时,旌阳粮仓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形。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颜霖安排行事稳重的老将领兵偷袭旌阳粮仓。

    这名老将也是杨蹇生前的旧臣,跟随杨蹇南征北战多年,最是忠心不过。

    不仅忠心,这位老将行事也低调谦卑,从不会仗着资历老就学其他老不羞倚老卖老。

    颜霖知道他行事稳重,作战经验丰富,便将偷袭的重任交给他。

    这员老将也没有辜负颜霖的信任,刚刚靠近旌阳粮仓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下令下去,全都提高警惕,打起精神来,老夫觉得此处有些不太对劲儿。”

    辅佐老将的小将却道,“瞧着挺正常啊,没想到柳羲居然会将粮仓设立在这里。”

    旌阳附近水域比较复杂,隐蔽性高,运输方便,距离敌军大本营又比较近,的确是很安全。

    老将道,“你懂什么?老夫觉得旌阳粮仓上空的气息不对劲儿,心里不踏实。”

    小将郁闷了,打仗还有这种说法?

    尽管心生怀疑,但老将也没下令撤退,反而让手底下士兵小心再小心。

    直至他们杀掉守夜的士兵,冲入粮仓,老将心里的不详越来越浓烈。

    “老将军,这些不是粮食,全是干草,还有黑油。”

    老将军面皮抽搐,大喝一声道,“撤!有伏兵!”

    话音刚落,早早埋伏地底的士兵爬了出来,四面八方杀了过来。

    早已饥渴难耐的弓箭手将火箭射向敌军人群,还有人瞄准了那些枯柴干草。

    现在想撤?

    “啧啧啧——晚了呀。”

    丰真一派风流地展开洒金扇,扇面遮住半张脸,只露出那双写满阴谋诡计的眸子。天气炎热,漳州水汽重,再加上士兵的杀喊声,莫名让人燥热难受,唯有这缕缕清风能让他好受些。

    “一报还一报!你让我吃过的亏,这会儿也乖乖咽下去!”

    这两路兵马对杨涛的伤害不算什么,但——

    符望将军与统领齐匡率领的主力军才是奠定胜负的关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