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符望感觉鼻子痒,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闹得齐匡还以为他得了风寒呢。

    “外头江风大,符将军不如进入船舱避避风头?”

    齐匡温和地建议,脸上写满了诚恳,让符望瞧了有些郁闷,因为他不喜欢欺负老实人。

    “大老爷们儿还怕这点儿风?刚才不知道是谁念叨本将——”符望刚说完又打了几个喷嚏,鼻尖又痒又温,好似血液都冲那块了,他猜测道,“兴许是两个心肝宝贝念叨他们阿翁。”

    阿翁是对祖父、父亲或者公公之类角色的尊称,前朝民间多用这个口语,如今不时兴这个了,但某些小地方还保留这个传统。惠筠也受了影响,教导龙凤胎宝宝说话的时候,教孩子称呼符望就是用“阿翁”,孩子学得也快,符望一听孩子这么喊,什么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未必,这都什么时辰了,孩子早歇下了。”齐匡是个老实人,二话不说就戳破了符望的幻想,直言不讳道,“末将倒是觉得丰军师和杨军师念叨将军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您说呢?”

    符望呸了一声,嫌弃地道,“这俩老狐狸念叨我,多半没什么好心。”

    齐匡笑道,“末将以为两位军师人挺好的,待下和善,极少会苛责为难人。”

    文臣武将极少有合得来的,因为二者的三观不一样,擅长的领域也不一样。

    武将觉得文臣只会耍嘴皮子,磨磨唧唧讨人嫌,肚子里有点儿墨水就喜欢显摆,碰到难事儿就喜欢退缩,没有实干精神。文臣也觉得武将不好,例如遇事不动脑子,行事鲁莽粗野,处理事情总是暴力至上,打打杀杀不带脑。总之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做得再好也能挑出错。

    这两个团体本身就有着不少的矛盾,互相又有渗透,冲突大,因此很难融洽相处。

    齐匡倒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共事的几个人,各个都是好脾气、善解人意,也没刻意刁难人。

    对于这个结论,符望算是看透了。

    “这又有什么用?两只老狐狸,算计人的时候,怎么被他们算计死都不知道。”

    符望明确表示了嫌弃,但仅限于私底下,不会影响公务战事。

    齐匡道,“莫非将军吃过亏?”

    符望道,“自然是吃过的,每每想起这事儿便觉得这两人可恶至极。”

    齐匡越发不解了,符望生性独来独往,性格桀骜难驯但却不是喜欢惹事得罪人的。

    他和杨思两个是怎么结仇的?

    怎么结仇的?

    这事儿就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了。

    符望本身没打算当统帅的,他是想举荐李赟或者谢则,抽空将他和惠筠的婚事办了。

    没看错,符望死皮赖脸蹭了这么多年,终于说动惠筠点头答应,为此还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万万没想到,临门一脚的时候,杨思二人却将符望架到火上烤。他成了征伐杨涛的统帅而不是普通将军,手头的事务不是一个等级,愣是将符望挤出来办婚礼的时间占没了。

    如果是巧合也就罢了,偏偏这两人是诚心的,那就不怪符望咬牙切齿了。

    “不提这两只老狐狸,提了坏人心情、破坏好运。”

    符望都把话说死了,齐匡也就没再谈杨思他们了,免得惹了符望不开心。

    闲谈的功夫,千余大大小小的战船已经顺江而下,十分接近杨涛安营的水寨。

    为了增加成功率,这些战船都涂了黑墨,在雾气的掩护下悄悄接近敌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杨涛水寨外围都会有定时巡逻的水兵,当战船靠近的时候,他们便发出了警示!

    饶是如此,杨蹇等人也争取了不少宝贵的时间。

    杨涛这会儿还没睡,一边等待颜霖那边的消息,一边批改军务,眉头始终紧拧。

    这时候,他耳尖地听到一声微弱的火箭示警的响声。

    “听错了么?”

    杨涛低声喃喃,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何事?”

    士兵道,“主公,营寨外有大量敌军偷袭我等!”

    敌袭?

    两个大大的字跳了出来,杨涛的神经猛地紧绷,回想起颜霖临走之前留下的只言片语。

    果真有敌军偷袭!

    “集结兵马,御敌!”

    他身上的戎装并未换下,大步流星地走出营帐,顺手取下挂在架子上的兵器。

    营寨之外,战船烟火通明,敌人战船一字排开,似乎要将整个沿岸都囊括包围了。

    己方士兵已经忙碌起来,漫天火箭将雾气都驱散了,杀喊声震得耳膜生疼。

    符望为了这次偷袭做足准备,根本不给敌军反应时间,一上来就是一顿气势汹汹的组合拳。

    因为东南风的缘故,符望等人不能和敌军僵持太久,不然那些大火就该烧过来了。

    符望站在船板上杀了十数个试图过来的敌人,尸体被他踹入水中,没多一会儿浮出水面。

    “杀过去,破坏了他们的战船……这个风向对我们不利,不宜久战,速速登案为妙!”

    靠着高涨的战意,士兵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到敌人甲板上,不顾吞吐火舌,直接与敌人短兵相接。伴随着杀喊声,不停有敌我双方的尸体坠入水中,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烧焦味。

    齐匡指挥水师限制敌、破坏敌人战船,符望则命令弓箭手清理敌人。

    齐心协力,突破他们防线最薄弱的地方,趁机抢滩登岸。

    重锤砸到敌方战船,那战船本就被大火包围,一锤下来,一下子就垮了大半。

    因为占了先手,敌方兵力集结不及时,等他们大军抵达的时候,符望已经带兵登岸。

    虽然没有床弩、抛石车之类的大型破坏器械,但也有大量弓箭手、刀盾兵,勉强稳住阵脚。

    战船上的士兵则从容得多,靠着船身高度避开了大部分攻击,接住地势给予敌人有效打击。

    杨涛帐下士兵果然不是乌合之众能比的,这会儿士气还未下降多少,战意依旧高昂。

    三路开战,杨涛整体落了下风。

    不过,这个消息秋氏却不知道,还做着春秋大美梦,殊不知灾祸已经降临。

    睡梦之中,府邸已经被百余士兵包围,领头的百夫长抬脚将大门强行踹开。

    “你们去那里,你们去这边,全府上下,不许一个活口逃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