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6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此时已是后半夜,秋府上下陷入一片沉寂,唯独打更巡逻的家丁还在打着哈欠值夜班。

    这时候,一声哐当巨响,大门被人暴力破开,惊醒了守夜的门房。

    “你们是谁?谁允许你们擅闯私宅的?来人呐,这里有歹人——”

    门房是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眼底乌青一片,眼窝深陷、眼袋浮肿,瞧着没有半分精气神。

    当领头的百夫长派人冲入秋府的时候,他色厉内荏地阻止,不料被那位百夫长一脚踹开。

    百夫长道,“记得!秋府上下一个活口都不能逃,逃掉一个,后果你们自己担待!”

    这是上头下达的死命令,他们不得不重视,任由门房怎么呼喊救命都不管,径直冲入府中。

    门房的呼救还是有作用的,巡夜的家丁听到动静跑过来查探情况,结果被人擒拿扣下。

    士兵暴力执法,闹出的动静很大,几个睡得沉的人都被惊醒了。

    秋老爷子年纪虽然大了,但依旧不改喜欢美色的爱好,身边总要留个暖榻的娘子,瞧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她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声音,立即将一旁的糟老头摇醒,反而遭他呵斥。

    “深更半夜不让人睡,你想做什么?”

    秋老爷子床气极大,谁让他心情不爽了,拿着鞭子将人打死也是有的,因此无人敢搅扰他。

    这位新来的娘子不懂规矩,吓懵的同时又露出胆怯畏惧的神情,心下忐忑得不行。

    “回、回禀老太爷,外头似乎有恶客强闯……”

    秋老爷子怒火冲冲地起身,匆匆抓起外衫披在肩头,起身的时候一脚揣在女子的胸口。

    别看这位秋老爷子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脚下的力气却不小,险些将女子踹昏过去。

    “废物!”

    他刚拉开大门,几个身着整齐皮甲的士兵便将他的大门堵住,作势要抓人。

    秋老爷子哪里见过这般阵仗,顿时吓得手脚冰冷,与此同时,一股无名怒火熊熊升腾。

    “你们是谁?这里可是兰亭公治下,你们这些匪徒在此作案,不要命了?”

    士兵听了面面相觑,忍不住嘲讽道,“什么玩意儿!抓起来,别让着老头子逃了。”

    屋内不仅有秋老爷子这个糟老头,还有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娘子。

    众人见糟老头的装扮以及那位小娘子的外貌,顿时了然,不由得呸了一声。

    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色心不死,糟蹋年纪足以当他孙女儿的女子,真是臭不要脸。

    秋老爷子双手被人拧在背后,疼得他额头青筋都冒出来了,口中大声嚷嚷,无非就是警告威胁,打着姜芃姬的虎皮狐假虎威。士兵听得耳朵都疼了,有个机灵鬼左右环顾一圈,见秋老爷子的床榻旁散落着一条石青色亵裤,一把抓起来揉成一团塞进了秋老爷子的嘴里。

    “可算是闭嘴了,差点儿将人耳朵都吵聋了。”

    被抓的娘子见了这情形,顾不得害怕哭泣了,反而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

    秋老爷子年轻时候不克制,染了些难以启齿的小病,导致年老之后屎尿在睡梦中无法控制。

    那条石青色亵裤就是被尿湿后换下来的。她被人买来陪秋老爷子,不仅仅是给对方暖床,让他手上占占便宜,另一个任务就是为他换下脏了的亵裤,免得老爷子第二日醒来大发雷霆。

    这会儿,居然被人塞到他嘴里,可真是……

    啧啧!

    除了秋老爷子被抓了,秋老爷子的老来子秋蒙也没好到哪里去。

    上梁不正下梁歪,秋老爷子好美色,这个秋蒙也不例外,一日都不能离开女人。

    秋蒙觉得自己帮杨涛立了大功,日后位极人臣也是轻轻松松,激动之下情绪高亢,拉着姬妾胡闹了小半宿。士兵闯入的时候,他刚刚疲倦睡下。睡得浅,没多少功夫就被吵醒了。

    “外头吵吵嚷嚷什么呢?”

    他推了推姬妾,让她起身去外头瞧瞧,自个儿重新睡下。

    姬妾照做,毫不意外地被强行闯入的士兵吓了一跳,发出高亢尖锐的惊叫。

    秋蒙被她一吵,顿时没了睡意,随手抓起什么东西掷在地上,“大半夜的,莫不是想死了!”

    很快,秋蒙便听到了嘈杂沉重的脚步声朝自己靠近。

    “你们是谁?”

    秋蒙可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顾着荣养的秋老爷子,一下子就认出士兵的身份。

    “抓你的人,莫要反抗,不然就地格杀,您也配合一下,莫要为难我等。”

    嘴上说得挺客气,行动上却半点儿不客气。

    秋蒙还在懵逼的时候就被人五花大绑拖了出去。

    “你们为何要抓我?”

    士兵道,“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奉命?”

    秋蒙一下子白了脸,他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双腿都要软成面条了。

    莫非——

    秋蒙紧张得咽了口水,莫非他暗中与杨涛的动作被人发现了?

    若是这样,岂不是小命难保?

    秋蒙想到了被灭全族的赵氏,两条腿更软了,若非士兵拖着他,怕是要跌个大跟头。这群士兵果然实诚,说一个活口都不能逃,他们居然连厨房养着的两只老母鸡都捆了翅膀提出来。

    百夫长见状,忍不住扶额。

    他手底下是士兵当真不是智障么?

    “这些人都打入大牢,等候将军、军师等人回来审问。”

    秋蒙不信邪,他大声喊了一句,“你们无凭无证,为何冤枉人?”

    百夫长左手摁着刀柄,双目凌厉透着杀气,看得秋蒙心肝一颤。

    不料百夫长是个文化人,文绉绉道了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自个儿反省吧。”

    秋蒙吓得面色发白,秋老爷子也猜到了,居然被吓得失禁,尿湿了裤裆。

    士兵瞧了冷笑,“真是对出息的父子。”

    秋府上下所有人都被关入大牢,原先空荡荡的牢房立马满满当当,还自带嘈杂的bg。

    秋蒙和秋老爷子被关在一处。

    “莫非是哪里泄密了?”

    秋蒙努力抚平狂跳的心脏,不知是安慰老爷子还是安慰自个儿。

    “父亲莫慌,一旦杨涛赢了,他们奈何我们父子不得!”

    秋老爷子面色憔悴而狼狈,但目前只能信任小儿子。

    “但愿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