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6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呸,死到临头还侥幸呢——”

    看守秋蒙二人的狱卒听到这段对话,面上露出鄙夷的神色,扭头低声咒骂两句。

    姜芃姬帐下有谁不知道他们的主公极少将人丢进大牢,更别说一次性抓人全家了。

    一旦这么做了,意味着被抓之人肯定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注定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年长的牢头横了他一眼,“少说两句!将军和军师他们还未审问,这些人就还是嫌疑犯。”

    第三个狱卒不知详情,好奇问了一句,“这些人犯了什么错,怎么被关押进来了?”

    “鬼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上一个被塞进来的是通敌叛主的赵氏,这一伙人与赵氏那会儿情形雷同。”第一个开口的狱卒露出一抹恶意满满的笑,低声道,“兴许他们也是一样的。”

    狱卒时常与各种各样的犯罪打交道,整日蹲在光线不足、潮湿阴冷的地牢看守犯人,时日一长,心理健康的人也会逼得不健康了。为了缓解压力,不少狱卒都养成八卦嘴碎的性格。

    “若是这样,岂不是要全部都——”

    比划一个手刀抹脖子的动作,寓意明显。

    “若真是通敌的小人,不杀了震慑宵小,难不成还好吃好喝伺候着,留到过年呐?”

    周遭都是犯人哭嚎求饶的声音,顺利将几个狱卒的对话掩盖过去。秋氏父子没听到,两人都在安慰自己杨涛能赢,只要杨涛击退符望率领的大军,他们二人便是立下头等功的大功臣。

    殊不知,杨涛大军此时也是捉襟见肘,战线濒临崩溃。

    首先便是颜霖这边,杨思虽是丰真推出来的诱饵,但这颗鱼饵也不是那么好咬的。所有战船都被涂成乌漆墨黑的颜色,黑夜之中极具隐藏性,仿佛开了潜行,冷不丁就能靠近敌人。

    颜霖等人失了先手,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杨思这里一套组合拳都打完了。

    先锋战船被抢夺、撞击、烧毁,一开局,气势就被杨思带领的兵马压了一头。

    哪怕颜霖用最快的速度稳住局势,但周遭的大雾却成了他们最大的阻碍,敌我双方难以分辨,哪怕有统一的号角或者战鼓指挥,自家战船还是挤做了一团,不是我撞你就是你撞我。

    杨思这边就比较占便宜了,因为有麻绳相连,战船与战船的距离可以通过麻绳的松紧判断大致距离,尽管行动能力不如单兵作战那般灵敏,但也不会发生自家人打自家人的乌龙。

    在火箭攻势之下,敌方战船烧了好几艘,冲天而起的火光在江面上映出一朵耀眼的花儿。

    火光透过浓雾,熏染出一片跃动的橘黄,仿佛为迷雾中的船只照明的灯塔。

    杨思笑着道,“这一仗打得真是舒心,近些时日憋着的火气都消散了。”

    不止杨思是这么想的,丰真作为上一战失利的背锅人,他的体悟更加清晰。

    那舒爽的滋味难以用语言形容十之一二。

    真以为杨涛等人通过秋氏传递回去的情报推测出旌阳有粮仓是因为敌人太聪明?

    非也,这不过是丰真一环扣一环的算计罢了,旌阳粮仓也是他刻意拿出来吸引敌人的诱饵。

    敌人咬饵上钩,哪有放过敌人的道理?

    当然是一鼓作气将他们全部留下来!

    敌军老将显然也明白这点,因为两方人马兵力悬殊,突围是没可能了。

    他们只能做好鱼死网破的心理准备,纵然要战死在这儿,那也要多拉几条亡魂当垫背!

    大火熊熊燃烧,笼罩了整个旌阳粮仓,被熏染成橘红色的夜幕宛若晕开的彩墨,绚丽如画。

    “负隅顽抗——”

    丰真冷眼瞧着旌阳粮仓的动静,敌人明显抱着同归于尽的主意。

    他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敌人一心求死,他便成全他们,让他们真正有来无回!

    “不知符将军那边怎么样了?”

    眼瞧着敌人掀起不起波浪,丰真这才有功夫担心真正主战场的情况。若是符望那边能赢,杨涛必然守不住漳州,只能带着残兵退出东庆,那么整个东庆便都入了自家主公口袋。若是符望败了,杨涛也要元气大伤。想得再美一些,若能一次性擒拿杨涛,那就更加美滋滋了。

    丰真想得很美,但现实不会尽如人意,难免有偏差的地方。

    符望带兵强行登陆,身后又有战船上的弓箭手帮着清扫敌人,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没了顾忌,符望下令强攻。

    一方士兵气势汹汹,战意浓浓,另一方士气滑落衰败,渐渐拉开了距离。

    在东南风的帮助下,火势蔓延极快,烟焰暴涨。杨涛的水寨在齐匡统帅的水师的暴力破坏下,如摧枯拉朽般迅速崩塌。大火趁势蔓延,烧得空气炽热,天地一派通红,宛若白昼。

    杨涛一连杀了数人,神情凝重得仿佛能滴出水,心下更是懊悔无比。

    他也知道了,不论秋氏送来的情报是真是假,这一切都在敌人的算计之中,他们中圈套了。

    为了截粮,杨涛让颜霖和那员老将带走不少兵力,剩下的人极难抵挡如狼似虎的敌人。

    钱素在一派混乱中找到自家主公,急忙道,“主公,还请主公立刻撤离此处——”

    杨涛紧咬后槽牙,腮帮子都在隐隐颤抖。

    “这种时候怎么能退?”

    话音刚落,不知哪里又窜出来几个敌人,杨涛利索将那几人的脑袋整个削了下来。

    杨涛固执道,“不用多劝,我心里有数。”

    作为主公,杨涛身边也有一队精锐护卫安全,不过他见前方战事吃紧,将人都调走了。

    钱素道,“主公安危最为要紧,您便是不想想自己,那也要想想主母与少主。”

    杨涛道,“我已经派人去寻夫人,先送往南盛地界再做打算,可此处暂时还不能失守。”

    他也不是榆木脑袋,但他真不能抛下这么多事士兵送死,自己当了懦夫。

    哪怕要撤兵,他也要带着活下来的士兵挡住敌人攻势,且战且退。

    “我不怕死!”

    钱素道,“臣也不怕,但臣怕主公出事。倘若您出事了,我等奋战又有什么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