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6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军师小心!”

    敌人攻势太过凶猛,随着时间推移,江面上的浓雾越来越浓,这对颜霖而言真是雪上加霜。

    不知何处飞来一支箭矢,护卫的将士刚开口,颜霖头也不回地挥剑将其打落。

    “军师,敌人战力过于迅猛,我军又无法确切找寻他们的方位,恐怕、恐怕抵挡不了——”

    颜霖道,“抵挡不了便下令撤兵,命令受损严重的战船断后,尽可能拖延他们。”

    “可、可若是撤兵,我军惨败,主公那边如何交代?”

    “我一人担责,无需你担心。”颜霖冷声对那位将军道,“敌人显然是有备而来,我等不敌还不退,难不成还要将帐下士兵性命都断送了再懊悔?下令,撤兵,即刻回营寨救援。”

    尽管颜霖叮嘱主公杨涛注意敌人偷袭,但颜霖说的偷袭与实际上的偷袭不是一个力量级别。按照颜霖先前的推测,偷袭营寨的敌人数量不多,还都是残兵,根本不足为惧。如今却是他们被敌人算计,敌人派去偷袭的水寨的敌人多是精锐,辎重充足,主公那边怕是守不住。

    颜霖太了解杨涛的脾性了,杨涛酷似杨蹇,看似热情疏阔,实则执拗固执。

    若是不派兵回去支援,颜霖真担心杨涛会带人死战到底,白白送了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什么——主公那边也有敌人——”

    颜霖冷漠道,“不然呢?丰真利用秋氏误导我等,布局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么一个机会?”

    明知道秋氏暗藏祸心,丰真他们也能忍得住暴脾气,一直等到今日才动手,真是难为人了。

    不过,丰真等人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

    颜霖带出来的战船被摧毁近半,水师死伤无数,江面上的浮尸都能拼出一块儿小岛了。

    “速速回去,莫要耽搁!”

    颜霖说罢阖上眼眸,看似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着慌乱和担心,生怕自己赶不及回援。

    他果断抛弃了残破的战船,借此阻拦敌人战船,倒是争取了撤退的时间。

    因为浓雾的关系,能见度很低,杨思这边也是打着打着发现敌人火力不对劲了才发现他们跑路了。杨思嘿了一声,咋舌道,“统兵的人是谁呀,说走就走,居然也不打个招呼?”

    裨将苦笑着用手摁住手臂的伤口。

    混战之时,他不慎被敌人的箭矢射中了手臂,尽管流了不少血,但性命无碍。

    “他们要撤退逃命,哪里会专程派人跟军师知会一声?”

    “为何不能知会我一声?”杨思居然振振有词地道,“你知道逃跑的是什么人嘛?”

    裨将懵了一下,顺着他的问题问道,“什么人?”

    杨思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说道,“全是军功啊!属于我的军功逃了,还不许我过问?”

    裨将“……”

    不知该心疼被物化为军功的敌人,还是感慨自家军师的厚脸皮和无敌的逻辑。

    他颤巍巍地问,“军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杨思道,“怎么办?追啊,煮熟的鸭子在你眼前飞了,你能忍?”

    裨将摇头,“不能忍。”

    说追就追,奈何理想与现实隔着一条名为“次元”的沟壑,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军师,江面上全是敌我双方战船的残骸,严重阻碍我军前行。”

    杨思道,“将那些残骸清理掉!快!”

    裨将又道,“那、那连接两船的绳索要不要也砍断了?”

    若是不砍,哪怕将残骸清理干净了,呈现“人”字形连接的战船也不能一块儿通过。

    杨思道,“解开了,先追上去再说。”

    尽管杨思等人的动作很快了,但仍旧没有追上颜霖大军的尾巴。

    论对水域的熟悉,他们肯定比不上颜霖帐下水师,此时浓雾尚在,多少也影响掌舵艄公辨别方向。再者,颜霖等人撤退是顺着水域往下流行驶,张开船帆,战船速度不要太快哦。

    杨思等人能赶上才叫奇怪呢。

    瞧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到手的军功没了,杨思一拍大腿,遗憾长叹。

    他还指望这次大功能朝主公多讨一些赏呢,没想到功亏一篑。

    难道,他真要安安分分吃软饭,等着姜校尉养家糊口奶孩子么?

    杨思遗憾的事情还未完,等他听到敌军指挥统领是颜霖的时候,眼睛都要掉了。

    他这二两肉,居然真的将大鱼颜霖钓来了?

    可惜可惜!

    大鱼是来了,奈何他没将人家钓上来。

    “亏大了!”

    杨思的怨念几乎要实质化了,颜霖却是归心似箭,越是靠近,前方的火光越是清晰。

    他没有带人跟符望大军硬碰硬,反而选择另一处岸口登岸。

    此时,杨涛兵马明显不行了。

    江边浮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一眼瞧过去,大半都是杨涛帐下兵马,剩下一部分才是敌人的。颜霖将火把靠近水面,瞧见江水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一颗心越来越沉。

    “带人寻找主公,若是遇见敌人,记得示警。谨记,保命为上,不可逞强。”

    颜霖等人的运气倒是不错,一路上碰见不少败退逃跑的己方残兵。几番追问,他从这些人口中问到了杨涛的下落。当机立断,颜霖带上大半兵马赶去支援,剩下一部分人则将战船开到指定的地方。今日之后,漳州是守不住了,颜霖要为杨涛谋划好后路,不能落日敌人手中。

    若能护送杨涛登上战船离开,前往南盛境内地盘,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颜霖的打算自然是好的,但也要看看他的敌人给不给机会。

    这个敌人,不止是姜芃姬,还有占据南盛大半土地的诸侯安慛。

    颜霖带人击退几波零散的敌人,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在天亮之前找到往南撤退的杨涛。

    “罪臣颜霖参见主公。”

    找到杨涛的时候,颜霖手中的长剑已经饮满了血,铠甲不复原先的锃亮干净,浑身浴血。

    “少阳!”见到颜霖,杨涛憔悴的神情舒展些许,上前将人扶起,“你没事就好,其余不说。”

    颜霖道,“罪臣未能窥破敌人奸计,致使主公陷入危机,将士遭难……”

    杨涛连忙打断他的话,“这事儿怎么也扯不到你身上,怪只怪我轻信了小人。”

    颜霖一直在外练兵,秋氏的事情都是由杨涛拿主意的,怎么也怪不到他身上。

    颜霖道,“罪臣在洹口留了战船,那里还驻扎三万精锐,肯请主公立刻启程,撤离此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