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少阳,此事——”杨涛试图说什么,但颜霖不给他机会,用看似劝谏实则有些逼迫的姿态让杨涛答应下来,杨涛瞧着发小半跪恳求,什么话都梗在喉咙了,“好,我答应了。”

    钱素见状,只能感慨唯有颜霖能治得了主公。

    当然,同样也只有主公杨涛能纵容颜霖偶尔略显强势的态度。

    若是换做小肚鸡肠的诸侯,光是颜霖刚才略带逼迫的举动就称得上冒犯僭越了。

    过了一会儿,杨涛道,“我已经派人去将夫人还有小妹都护送着离开了,少阳不用担心。”

    一个是亲妹子,一个是发妻原配,算是颜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当然不能出事。

    颜霖道,“主公思虑周全,罪臣代内子先谢过。”

    杨涛哭笑不得,这哪里需要颜霖代为感谢啊,哪怕他什么都不说,杨涛也要保护她们的。

    颜霖又道,“此地不宜久留,敌人不知什么时候就追上来了,恳请主公先行离开。”

    杨涛带着残余兵马撤离水寨,仗着熟知地形将敌人甩开,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此时江面雾气还未散去,颜霖打算让杨涛抓紧时间登船离开,借着雾气遮掩逃离此处。

    若是拖到天亮,恐怕会被敌军追上,危险性太大。

    杨涛点头答应,刚抬脚走了两步,准备上马,顿时想起来另一桩事情。

    “少阳不走?”

    颜霖神情自然地道,“敌军来势凶猛,罪臣先带人拖延一时半刻,等主公安全了再离开。”

    “这不成!”杨涛断然拒绝,“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如何向夫人交代?”

    杨涛的夫人正是颜霖的嫡亲妹子,颜霖居然说要留下来为他断后,拖延敌军?

    少阳究竟知不知道留下来的下场是什么?

    颜霖神情镇定地道,“主公先离开了,罪臣才能毫无顾忌,您留下来,反而——”

    他只差没说杨涛留下来会拉仇恨,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激发敌人的战意。

    什么战意?

    杀了敌军诸侯首脑,不说日后留芳青史,光是眼前的赏赐功勋就能受益一生了。

    杨涛被堵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眶有些微红,显然是不答应颜霖的提议。

    “主公莫担心,罪臣会保护好自己,尽快跟上主公脚程。”说完,颜霖转向钱素道,“等会儿就麻烦你看顾主公了,路上若有敌军阻拦追赶,需谨记一件事情——不能恋战,能逃则逃!”

    只要逃入杨涛位于南盛境内的治地,基本就算安全了,不能贪恋一时的功勋而忘了正事。

    钱素点头表示记住了,立刻翻身上马,杨涛不想走也由不得他。

    颜霖将大部分伤兵留了下来,精锐和没有受伤的士兵则让杨涛带走。

    “怪我小看了人,居然会惨败至此。”

    颜霖口中感慨一声,派了一部分残兵去当诱饵迷惑敌人,误导他们的判断。

    符望等人对漳州地形不了解,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杨涛他们会从洹口河岸逃离,颜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若自个儿能全身而退最好,若是不能,至少要保证主公安全。

    思及此,颜霖更头疼了。

    大概是二十多年的保姆当习惯了,他下意识为杨涛操心,担心自己没了,无人能劝谏杨涛。

    “唉,兴许这样对他而言才是好的。”

    杨蹇活着的时候,杨涛被护得太好了,杨蹇死后,颜霖又担负起了当爹的职责。

    颜霖又当爹又当妈,忙里忙外,虽说保护了杨涛心性,可这份心性实在不适合乱世。

    莫名的,他此时的心情与临终前的聂良有几分相似,二人都放心不下熊孩子。

    聂清是太纯良了,杨涛则是过于赤诚热心。

    胡乱想了有的没有的,颜霖掏出一张帕子擦干剑身上的血,随手将那张素色帕子塞回袖口。

    “报——发现敌军踪迹!”

    颜霖问道,“人数几何?”

    士兵回答,“约有千余人!”

    千余人?

    倒是吃得下,多半是符望分派出来寻找残兵的。

    “全军听令,列阵御敌!哪怕是死,我等也不能让敌人赢得痛快了!”

    颜霖发誓,他上辈子杀过的人还不及今夜杀的多,粗略一算也有百余人。

    这对于一个常年担当文职的谋士而言,算是不错的战绩。

    哪怕去了黄泉路,他也有百来个垫背,倒是不算太亏。

    因为有了颜霖的周旋和阻挠,符望不仅没有找到杨涛,反而被他误导去了反方向。

    等士兵从敌军残兵口中知晓杨涛等人去了反方向的洹口,神情跟打翻的调色盘一般斑斓。

    这时候,天色也渐渐露出了灰白,江面的浓雾散去了大半。

    杨思等人是第一批抵达的,本想开口恭喜符望,却不料对方神色愤懑。

    “符将军,发生何事了?”

    符望发怒的时候容易燥热,抬手松了松衣襟,口中道,“让人给耍了,杨涛逃了。”

    煮熟的鸭子飞了,倒手的军功吹了!

    杨思一听,不仅没沉默,反而笑着摊手道,“巧了,我也让颜霖逃了。这二人属兔子的吧?”

    符望怒道,“得了,你见过哪家兔子在江面上还能健步如飞的?”

    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嘴皮?

    杨思就是那种天生嘲讽脸,再好听的话从他嘴中说出来也带着一股嘲讽味儿。

    若非符望知晓此人就是这个破脾性,说不定就要怒了。

    杨思见符望真的气头上,没胆子在符望发飙的边缘试探,干脆招来符望的裨将一问究竟。

    这个裨将是当年符望归顺的时候带来的,为人憨实,忠心耿耿,杨思不担心对方说谎。

    裨将一五一十将细节说来,杨思听得认真。

    过了半晌,杨思一拳砸在手心,笑道,“运气不错,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漏网之鱼?

    “什么漏网之鱼?”符望问道。

    杨思说,“颜少阳啊,我怀疑带兵戏耍你,误导你来此地的人正是杨涛帐下颜霖!”

    符望不解地蹙眉,“为何笃定是他?兴许还有别人。”

    “兴许会是旁人,但颜霖的可能性更高。”杨思分析道,“杨涛当年对抗伪帝昌寿王,一举翻身。之后又为了寻求出路,避开东庆境内诸侯之争,带着仅有的两三万兵马去了南盛。杨涛如今的家业也不小,大半都是在南盛打拼下来的,帐下精锐也多是南盛人士。熟悉漳州各处水域地势,通晓人心与兵法,每次都能险而又险地避开符将军追拿,此人在军中的威望定然不低,不然如何趋势一群残兵做到这点?由此可见,此人定是颜霖没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