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零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小娘子见裨将还傻乎乎杵在原地,没好气道,“傻愣着做什么,快去烧热水。”

    裨将哪里见过这般不给面子的女子,但他还指望这位医师救命,当然不敢违抗。

    “我这就去烧水,医师稍待!”

    裨将摸索着去烧了一锅热水,幸好灶台附近堆了不少干柴和引火的枯草,倒是省了不少功夫。他寻了半天才找到一个蛮干净的择菜木盆,用清水冲洗一遍再盛满烧开的热水。

    回来的时候,他差点儿吓懵了,险些破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裨将忍不住拔出短刀,但又顾虑颜霖军师还在对方手中,不敢轻举妄动。

    “干什么?反正没干这位。”这位小娘子倒是镇定得很,临了不忘口花花,她道,“你也看到了,我家可没有干净的纱布。我瞧他身上的衣裳料子不错,剪下来用热水浸泡消毒……”

    裨将“……”

    小娘子问,“让你烧的水烧好了?”

    裨将见小娘子没有杀意,这才收回刀,回答道,“烧好了。”

    “烧好了端过来,这里条件简陋,只能用热水做个简易消毒。”

    裨将听不懂后面的话,但他听得懂前面那句。

    他乖乖将木盆端来,搁在小娘子伸手可及的地方,低声嘟囔道,“我家先生可是有家室的。”

    小娘子耳朵尖,她道,“我又没将他衣裳扒光,你一副我坏了他清白的表情算几个意思?”

    裨将不敢怼,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小娘子的动作。

    自家军师的衣裳下摆被对方剪烂了,弄成一条一条、一块一块的碎布堆在一旁。

    只见她将剪下来的料子搁在热水中烫了好几下才用筷子挑出来,微微拧干。

    “破地方,连个双氧水或者盐水都没有,拿什么东西冲洗伤口……”小娘子用空闲的手将垂下的发丝拢到耳后,另一只手则用碎布将伤口周遭的腐肉拭去,同时指挥裨将道,“锅里还有热水吧?你去将那些热水弄凉了,勉强也能用来清洗伤口,再去将厨房的醋拿来。”

    裨将一脸懵逼,医师不应该把脉开药么?

    一会儿烧水,一会儿凉水,一会儿还拿醋……

    裨将忍不住道,“你是打算将我家先生洗洗搁锅里煮了,还不忘加醋提味啊?”

    小娘子手一顿,险些戳进颜霖的伤口,她扭头白了一眼裨将,颇有威严地道,“让你去你就去!你是医师还是我是医师?烧沸的水勉强能用来清洗腐烂伤口,醋是用来物理降温的。不懂就闭上你的嘴,没人会将你当做哑巴。你要想让这个人活着,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

    裨将眨了眨眼,居然被这人的气势压住了,乖乖哦了一声。

    他寻来蒲扇,努力对着锅中的热水扇风,废了好大功夫才将剩下的水扇凉了。

    等裨将端着凉水回去,瞧见小娘子将自家军师脱得只剩遮羞的亵裤,险些没疯!

    “你在做什么?”

    “物理降温啊。”小娘子头也不抬地回答,“你一惊一乍做什么?大半夜是想吓死我还是吓死鬼?这人的体温太高了,这里也没有退烧药,家中穷得连酒都买不起,有一小坛醋能用就不错了。当然,我记得这里的酒度数不高,拿来退烧,效果也不知有没有这坛醋好……”

    裨将见小娘子用沾了醋的碎布擦拭颜霖的前胸、后背、额头、腋下、大腿,神情蛮认真的,瞧着也不像是占便宜,裨将悬着的心这才慢慢落地。见裨将把凉水端来了,小娘子将碎布丢给他,口中叮嘱道,“记得我刚才是怎么做的了么?你给他用醋擦拭,我去处理他的伤口。”

    颜霖肩上的伤口不算太深,但很长,又闷了数日没有处理,因此伤口腐烂发炎比较严重。

    “把你的短刀拿来。”

    小娘子冲着裨将伸手,对方迟疑一会儿,取来给她。

    她端来油灯,将刀刃放在火上烤。

    “这是做什么?”

    “消毒……估计你也不懂什么叫消毒。你这把刀肯定见过血了,谁知道上面有什么脏东西?”小娘子道,“我要用它将残余腐肉清理掉,刀刃就不能有这些脏东西,所以要用火烤。”

    小娘子看着年纪不大,但是握刀的手却很稳。

    裨将清楚看到她手起刀落,剔除腐肉,没多久颜霖的伤口就流出新鲜的血。

    这般大动作,哪怕颜霖昏迷着,身体也在颤抖,两道剑眉深深蹙起,干裂发白的双唇微颤。

    小娘子不为所动,取来凉水冲洗伤口数遍,再将放在热水中烫好的细线穿入缝衣针中。

    “这是做什么?”

    裨将正帮颜霖擦拭第三遍,瞥见小娘子准备将针刺入对方的伤口,吓得破音了。

    “缝合啊,傻娃子。”小娘子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地熟练缝合,说道,“他的伤口比较长,缝起来好处多多,例如能快速止血、避免伤口暴露感染、促进伤口愈合、减少崩裂复发的几率……这娃子的运气不错,我检查了他的伤口,没有发现铁锈之类的东西,不然被破伤风梭菌污染的几率会大幅度提升。这破地方医疗水平稀烂,要是破伤风,你趁早给他准备身后事。”

    几句话的功夫,裨将听得越发头昏脑涨,小娘子倒是完成了伤口缝合。

    瞧着肩上那条蜈蚣似的丑陋伤口,小娘子末了还遗憾地感慨一句,“老子从医这么多年,做过数百台手术,这是缝合最丑的伤口。我稍微给他修一下伤口,争取不留下难看的伤疤。唉,你说这小伙子长得这么漂亮,身体也长得好看,要是留下这么一道疤也太破坏美感了。”

    裨将给颜霖擦拭了好些回,抬手用手背触了一下他的额头。

    “先生似乎没那么烧了——”

    “嗯,这真是个好消息。”小娘子道,“我去外头摸点草药,煎熬了给他喝下。”

    裨将感激地点头。

    殊不知,这位小娘子刚出了门便叹了一声,“我八成是最穷的欧皇了。”

    万万没想到,他救下的人居然是主播的死对头颜霖。

    作为坚定的主播党,他挺担心自己会被开除粉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