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渔民才不管混进他们村子的人是谁,总之不能牵连他们。

    出于自保,他们很痛快将人颜霖二人的下落说了出来,同时还有些隐隐期待。

    抓捕的动静这么大,说不定逃跑的两个人是什么死刑逃犯,举报他们还能有嘉奖呢。

    渔村很小,村口的动静也会传到村尾。

    那些士兵刚到渔村问人,外出晒药的欧皇便察觉这拨人是冲着颜霖来的。

    杵在原地思考了三秒,他决定装聋作哑,当做没发生这回事,继续低头晒药。

    五百万咸鱼陪着他一块儿熬了漫长的一夜,告诉欧皇他所在医院发生的医闹事情以坐火箭的速度登上了热搜榜第一,那一家子奇葩丈夫、媳妇、婆婆也被扒出来了,连名带姓挂墙头。

    人肉是违法的,但欧皇也没那么圣父,咸鱼们的好心他也心领了。

    那家子没皮没脸的死咬医院偷换了孩子,不肯认错,拖着不肯支付医药手术费,医院方面也不想闹大,最后只能委屈欧皇。为了垫付这些钱,他工作这么多年的积蓄都填进去了。

    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他们这些医生富得流油,随便做个剖腹产,家属上赶着送红包。

    殊不知医院有医院的规矩。

    不否认有这样的医生和家属,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医者。

    他就属于拿死工资的,家属送红包是为了图安心,认为这样做医生会格外关照产妇,他也知道这个规矩,收下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事后送回去是为了对得起自己学医时候发下的誓愿。

    因此,他就只能指望工资条那点儿收入了,每个月除了基本嚼用和一千固定存款,剩下的钱都打给父母。听咸鱼说那一家子被挂在网络墙头鞭挞,医者仁心的欧皇也忍不住幸灾乐祸。

    【扇子舞】看了新闻,本以为是男方和男方家庭奇葩,没想到这个女的也是奇葩,可怜投胎到他们家的闺女了。医院为了证明清白,付钱给做了亲子鉴定,这一家子杠精居然说医院和鉴定机构狼狈为奸,伪造了鉴定书。一句话,这一家子杠精怎么不绑窜天猴上天呢?

    【同同的丫头】哼,身为女人还歧视女人,这是最悲哀的,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母亲的时候,气得原地爆炸!可怜那个闺女,眼瞎投胎到这么一户人家,以后可怎么办呦。

    欧皇说自己遭遇的时候,咸鱼们自动脑补一个脆弱无助的母亲角色。

    等神通广大的咸鱼将他们的消息扒了个干净,这才知道这位母亲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

    听说那位婆婆将孩子抱回去之后打算用脚踩死,免得耽误二胎,孩子的母亲很伤心地选择冷眼旁观,最后还是邻居发现不对劲将孩子救下来,报警时候还被这一家人暴力威胁。

    见过奇葩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他们是怎么从畜生道偷渡到人道的?

    今天是欧皇心情最好的一天,他轻哼着曲儿晒药,远处那群士兵呈包围之势向她靠近。

    咸鱼们见欧皇不打算示警,顿时懵了一下。

    【茉莉清香】不是——欧皇大人,你不打算喊醒屋里两个?

    欧皇笑道,“我救他们是因为我是医生,医者不能见死不救。颜霖的伤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医者职责之外的部分,我才不淌这趟浑水。另外,如果我警醒他们,这具身体的主人醒来会被打成同盟。主播又不在漳州战场,根本无法庇护小姑娘,我还是不逞强了。”

    欧皇虽然咸鱼,但也不是毫无原则的人。

    他也蛮喜欢颜霖的,但对爱豆的喜欢再浓烈也不能赔上一条无辜性命啊。

    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作哑,完全中立。

    屋内的颜霖还在昏睡,那个裨将照顾他一整夜,累极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一个大概是百夫长的人上前跟欧皇对话,“有人说你昨夜收留了两个嫌疑犯?”

    欧皇正欲回答,余光瞥见几个士兵进屋抓人了,顿时嘴角一抽。

    人都进去了,问他不是多此一举?

    “昨夜的确是有两个人过来求医,怎么了?”

    百夫长从村民口中知道欧皇这具身体是村内的赤脚医师,倒没迁怒他。

    屋内陡然传来一声暴喝,紧跟着是一番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没多一会儿就平息下来了。

    很快,那个裨将的双手被人扭到身后绑了起来,押了出来。

    欧皇道,“屋内躺着的那个受了很重的伤,需要静养,不能随意挪动,你们注意点儿。”

    “多谢提醒。”

    欧皇又道,“这两人的诊金还有我屋内的损失,你们记得补上。”

    百夫长忍不住笑了,他生得凶悍,没谁见了他不怕的,这位年轻医师居然敢讨价还价?

    “放心,一定少不了小娘子的。”

    因为颜霖伤势重,他们不敢妄动,只能消息传回去,指望上面派一个医术好的军医过来。

    最后,不仅军医过来了,杨思也来了。

    “颜少阳这样都没死,命真大。”

    杨思感慨,军医检查后告诉他,颜霖能活下来,命大是一回事,最大的功劳还要归功于那位医师。按照屋内残留的秽物判断,颜霖的伤口很糟糕,兴许早就烧坏了脑子。军医检查后却发现颜霖体温是正常的、气息平稳,伤口情况也算良好,伤口缝合很整齐细致……

    最重要的是,缝合伤口的手法比伤兵营军医使用的手法好很多。

    杨思听后,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欧皇。

    欧皇怔了一下,毫不怯场地跟他对视,比谁眼睛大么!

    杨思收回视线,寻来一个士兵低语两句,士兵点头跑出去,没多一会儿又回来。

    “奇了怪了,这位小娘子只会治一些简单的头疼脑热,怎么还会这些?”

    杨思起了疑心,欧皇隐隐觉得背后发凉。

    莫不是要掉马甲吧?

    这时候,百夫长提了一句诊金和屋内建筑修缮的事情,杨思对身边的随从勾了勾手。

    随从取下腰间挂着的布袋。

    “这是诊金,你救的人命很重要,值得这个价位。”

    杨思是个心眼小的吝啬鬼,他支付的“诊金”其实就是颜霖给士兵的散伙银子。

    一枚质地极好,雕刻精细的玉佩,一根玉质短笛,还有十几枚差不多半斤重的实心金裸子。

    杨思上前面对欧皇,一手搭在他肩头,低头道了一句。

    “你也是山鬼么?”

    欧皇浑身都僵硬了。

    杨思喉间溢出些许笑声,搁咸鱼的话形容,这笑声很苏。

    “人间不是你们能玩的,快些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