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欧皇还想垂死挣扎一番,杨思却没多言,只是露出意味深长的浅笑。

    “别、别这么笑,我很方……”欧皇忍不住怂了一下。

    他是新世纪奉公守法的好人,但眼前的杨思却是乱世中的狠人,手上人命债无数啊。

    杨思笑着问欧皇,“山鬼都这般胆小有趣么?”

    不等欧皇回答,直播间五百万条咸鱼率先不干了,什么叫做“山鬼都这般胆小有趣”?

    不知道“山鬼”已经是直播间咸鱼的代号了?

    瞧不起山鬼就是瞧不起他们咸鱼!

    【慈悲法藏】欧皇不要怂,正面将小蓉蓉肛得喊爸爸!

    【半夜癫痫】头可断,血可流,山鬼咸鱼的名声不能丢。好歹也是新世纪的先进知识分子,咱们怎么能被一个老古板古人小瞧了?上去肛他,怼得他喊爸爸,相信你可以的欧皇!

    欧皇“……”

    突然发现主播真不容易,她居然在五百万条咸鱼干扰拖后腿的情况下还能走到这一步,叼!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真要被他们糊弄了,说不定杨思都能将他脑子里的脑浆打出来。

    电视剧整天洗脑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实际上人家古代读书人六艺皆学,骑射剑术都不赖。

    真要有什么非分之想,首先头要铁!

    “我有个问题……”欧皇瞧见几个士兵将昏迷的颜霖转移到担架上,暗暗庆幸颜霖后半夜的时候退烧了,裨将给他穿好了衣裳,不然可就丢人了,“你们打算如何处置他?”

    “这个么,具体还是要看主公的意思。如果颜霖愿意归顺,那就省力了。你问这个作甚?”

    “好歹也是我的病患,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要是被你们一刀咔嚓了,显得我先前的努力有些蠢。问一问,我也安心一些。”欧皇心情有些沉重,作为医生,他看惯了生死,各个科室轮转实习那会儿就磨砺出来了,但人非草木,有些事情哪怕看惯了也不会麻木。

    诸侯之争、乱世倾轧,死伤不计其数,为此牺牲的人性命贱如草芥。

    理智上明白这个道理,心理上却有些怜悯和同情。

    倘若这些人生在和平时代,大概都会有一个比较幸福的人生。

    “人有贵贱之分,颜少阳的项上人头不知抵得上多少人的脑袋。有价值的人是不会轻易丧命的,颜少阳显然就是这一类人。他活着远比死了有价值。除非他没价值了,亦或者他死亡的价值更高,那么……”杨思斟酌着道,“依照主公的脾性,颜霖肯降,他就不会死。”

    欧皇忍不住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这个谁不知道啊?

    他还知道主播心眼比针小,容不得半点儿背叛呢,只要入了她帐下,“背叛”就是个禁词。

    “既然如此,我心里有数了。”欧皇见士兵将人带走了,随便寻了个借口,开口送客,“昨夜被人扰了清梦,一夜未眠,若是这位先生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回屋修养了,恕不远送。”

    杨思没有阻拦,只是暗中派了一人留下盯着欧皇,若有异动就回禀他。

    根据上一次的经验,所谓的山鬼无法在人世停留太久。她们脱离之后,被附身的人根本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杨思只要观察被山鬼附身的人前后性情有无变化,便能判断对方离开了没。

    钓回颜霖这条“漏网之鱼”,杨思的心情灿烂得像是春花儿。

    “漏网之鱼”本尊却开心不起来。

    颜霖是这一日傍晚才醒的,一睁开眼便看到浑然陌生的房梁。

    他下意识想要跳跃起身,刚一发力便发现浑身虚软,肩膀处更是一阵锥心的剧痛。

    颜霖无力地躺了回去,口中微喘,搁在身侧的双手不甘地攥紧成拳!

    这里绝对不是……

    他的双唇抿成了一道线,眸光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先生醒了?”

    这时候,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一名身穿灰黑色、红色滚边的劲装女子提着医箱进来。

    “阶下囚也有这等待遇?”

    除了姜芃姬,天底下没有哪个诸侯会启用女性军医,颜霖更加确认自己的处境。

    “便是阶下囚,没有明确发落前也有资格活着。我主并非嗜杀之人,更何况先生与常人不同,贵重异常,自然要好生照料。”这位军医挺能说话,搁在颜霖看来却是鬼话连篇。

    “你做什么?”

    颜霖见军医要解开他衣带,眉宇紧皱,抬手拦住她的动作。

    “先生肩头的伤势需要好生照料,定期擦拭,驱除秽物,不然极容易再次溃烂发红。”军医将他手拂开,解了衣衫露出肩膀,“您现在是病患,理当配合医者治疗,莫要使小性子。”

    颜霖回想自己病倒前的状态,闭口不言。

    “先生那位裨将为先生寻来的医师倒是厉害,伤口缝合极好,若愈合情况好,兴许十日左右便能将线拆除了。”军医说道,“等会儿伤口会有些刺疼,先生忍耐片刻。”

    欧皇将伤口处理很好,颜霖也没有再度感染的迹象,军医只需要定时消毒换药,十分省心。

    “这是酒?”

    军医道,“产量极少的烈酒,用于处理伤口,不可饮用。”

    杨思兴冲冲给主公写了信,虽然没有抓到杨涛,但是逮到颜霖也是莫大胜利啊。

    符望带兵清缴残兵,正式将漳州融入姜芃姬的版图。

    他没有乘胜追击去寻杨涛的麻烦,反而听从了军师的安排,养精蓄锐,坐等敌人作死。

    约莫过了十日,军医将颜霖肩头的线取了出来。

    年轻人的身体恢复就是快,颜霖除了消瘦两圈,别的地方都还好。

    杨思询问负责颜霖的军医,“他的病情如何?恢复得怎么样?”

    军医如实回禀。

    恢复很不错,但因为伤口过长,若是动作太大或者情绪过于激动,极有可能崩裂。

    杨思听了这话,十分遗憾地道,“这样啊,真遗憾。”

    军医好奇问了一句,“遗憾?”

    杨思道,“我这里有一个让他听了之后暴跳如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坏消息。不过,你说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彻底,我要是告诉他了,伤口又崩开,那不是给你增添麻烦了?”

    军医“……”

    早就听说文人心黑,未曾想会黑成这样。

    军师这个模样,分明是跃跃欲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