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这里有什么消息能让颜霖暴跳如雷、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军医默默按下好奇心,专心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是每次给颜霖换药的时候会不自然流露出些异样。这些能在乱世当谋士的家伙,不论是观察力还是分析力,根本不是寻常人能想象的。

    过了数日,颜霖终于按捺不住询问军医,试图从她口中问出线索。

    “外面发生何事了?”

    军医刚换好药,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好让颜霖继续静养。

    骤然听到这一声询问,她不由得惊了一下,不是惊吓是受宠若惊。

    她照顾颜霖伤势这么久,除了第一日说了两句话,其余时候人家都高冷得不行。偶尔给点儿回复也是“嗯”、“哦”、“不疼”,根本不能指望对方会主动搭话,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先生方才是跟我说话?”

    军医瞧着半坐起身的颜霖,忍不住确认了一下。

    “屋内便只有你我二人,不是问你,难道是说给精怪?”

    这话带着几分揶揄,倒是没给人冒犯无礼的感觉。

    军医问道,“先生为何这么问?”

    颜霖抬手将衣襟收拢整齐、系好衣带,浑然瞧不出他是阶下囚,更像是正经八百的贵公子。

    以一个医者的角度来讲,颜霖绝对是配合度极高的病患,照料起来也是舒心惬意。

    病患配合,医者尽力,他的伤势才能恢复得又好又快,早几天前就能下地走动了。

    除了不能做大幅度运动、不能提重物,平日与常人无异。

    颜霖道,“你这两日过来换药,神情有异,必然是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事与我有关。”

    军医暗暗咋舌,她表现有这么明显?

    不过——

    “先生莫要为难人了,莫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是知道也不能说与你听啊。”军医直接拒绝了,她道,“军营有军营的规矩,未经允许,不能轻易对外人透露消息,还请见谅。”

    颜霖神情如常,丝毫不意外军医的回答。

    如果军医二话不说就透露消息,嘴巴不牢固,他才要嘲讽姜芃姬治下不严呢。

    “如此,烦请你寻个能说的人。”颜霖用略带自嘲的口吻揶揄了句,“既然颜某已是阶下囚,总该有个阶下囚的待遇,整日被关在一处养伤,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颜某是什么座上宾呢。”

    军医将颜霖的话如实转述给杨思,正巧丰真也在场。

    二人听这话,对视了一眼,笑得有些不安好心,军医瞧了心里略发毛。

    杨思一句话便将军医打发走,“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下去忙自己的,我傍晚抽空去瞧他。”

    军医听令退下,坐在一旁的丰真用合拢的洒金扇敲打手心,“真要告诉颜霖?”

    杨思笑道,“他迟早都要知道,早些说,也好让他早点死心。颜少阳若是想寻死觅活,我也好给他准备自尽用的物件。白绫、鸩酒、匕首、长剑……应有尽有,死也得死得好瞧些。”

    丰真道,“幸灾乐祸。”

    若非二人关系还算好,丰真都想补一句“小人得志”了。

    当然,他要是这么说了,多半会被杨思“记恨”,不知哪年哪月给他使绊子。

    杨思挺直了胸膛,理直气壮道,“我就是在幸灾乐祸!”

    于是,杨思就保持着“幸灾乐祸”的好心情见了颜霖。

    分明是颜霖要见人,谁料杨思来了,他却半句话都不问,杨思见状也沉默是金,看看颜霖能忍到什么时候。二人谁也没有先开口,只是沉默地喝茶。最后,杨思先憋不住了。

    桌上一壶茶水大半进了他肚子,继续僵持下去,他都要憋不住去如厕更衣了。

    “听说你要见我,有什么事情?”

    杨思先开了口,语气听着很不善。

    “自然是询问两件事情。”颜霖说得很干脆,“尔等打算如何处置颜某?我主如何了?”

    “这两个问题,倒是不难回答。”杨思没有故意吊着颜霖的胃口,很爽快地道,“如何处置你,这还要等主公示下。我只是个小小军师,没资格僭越,更别说替主公做决定……至于,你的主公杨涛,如今的处境却是不太乐观。几日前,我这里收到了一个消息,内容与你、你的主公杨涛有关系。不过军医说你伤势未愈,我怕你听了会加重伤势,便替你瞒了下来。”

    杨思一副“我也是为了你好”的表情,颜霖却不肯买账。

    他淡漠地道,“无妨,颜某伤势大好,有什么事情便说来吧。”

    杨思倏地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所有的恶意都写在了脸上。

    “不知先生可否听过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颜霖道,“自然听过,你说这话有何用意?”

    东庆、南盛附近的异族就是南蛮四部和北疆三族,两个都被清扫干净了,哪里还能作乱?

    “此句出自《左传》,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此族并非民族之族而是氏族之族。这话不仅能用于氏族之族、民族之族,同样也能用于家国。”

    杨思笑着说道,颜霖搁在膝上的手猛地攥紧,心下有了隐隐猜测。

    “然后呢?”

    杨思道,“杨涛出身东庆,对东庆旧臣格外宽待,此举已经让南盛出身的士族心里格外不满。这会儿漳州战局失利,杨涛损失兵马不下十万。这些兵马,除了少数是漳州招来的新兵,大多都是从南盛带来的。损失这么多,那些投靠杨涛的南盛士族心中会怎么想?二者本就存在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若此时有外力推动一把,杨涛的处境——很危险了。”

    颜霖眸光一冷,问道,“外力?”

    杨思摆手道,“莫要这么瞧人,我主行事光明磊落,从不做这等小人行径。”

    颜霖冷哼。

    杨思这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信。

    不过,颜霖也知道这事儿绝对不可能是姜芃姬做的。

    “安慛。”

    颜霖心下一转,吐出两个仿佛带了冰渣的字。

    “他做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