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安慛做了什么……”

    杨思冲着颜霖露出欠打的笑,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恶意,好似含在嘴里的鸩毒。

    颜霖眸光平淡地望着杨思,再一次追问,“安慛做了什么?”

    杨思笑着道,“你猜。”

    颜霖“……”

    若非自己伤势未愈又是阶下囚的身份,门外站着十来个护卫,他真想跨过横在二人之间的矮桌,暴打杨思一顿。殊不知,这就是杨思的恶劣之处。他明知旁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越是沉得住气,非得将人胃口狠狠吊起来,耗尽所有的耐心,他才会不情不愿松口。

    这一招,除了主公姜芃姬,每个与杨思共事过的同僚都尝过。

    搁姜芃姬的话来说,杨思就是故意作死,明明有机会弄好同僚关系,他非得给自己拉仇恨。

    五百万咸鱼还送他一个外号——江湖人称【杨?不作死不舒服斯基?思】。

    颜霖此时的心潮翻滚似狂浪,一双平静的点漆黑眸盛满了愠怒,偏偏杨思还“浑然不觉”。

    “难怪要带这么多人过来,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颜霖冷嘲一句。

    “听闻漳州颜霖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尽管近些年常以文士身份示人,但年少时候创下的名声我却有耳闻,自然不敢托大。”杨思调皮挤眼,颜霖却不觉得可爱,只觉得可恨可恶!

    颜霖年少的时候,东庆国情急剧下滑,各处乱象频生,士族把持的漳州也不例外。

    尽管杨蹇带人将水匪打得不敢冒头,但这不意味着水匪彻底消失了,仍旧有不少散落的水匪打家劫舍,欺凌乡里。杨涛少年意气,总羡慕游侠仗剑天涯的潇洒快活,干脆拉着颜霖去闯荡江湖。他性格耿直仗义,看到不平事情就喜欢插一手,每每都会惹来不少人的追杀。

    看到这儿,多半有人会以为二人的游侠生涯是杨涛打怪拉仇恨,颜霖补刀蹭经验。

    非也,二人当游侠那些年,那些水匪贼人大半都是颜霖杀的。

    杨涛觉得水匪投降认输可以改过向善,颜霖却是剑起刀落,根本不给贼人开口的机会。

    若是打群架,颜霖也很能打,这货的武器是一对剑器。

    据闻是由当世铸造大师耗费无数精力打造的,左手剑重九斤六两,右手重十斤三两,两把剑加起来比寻常武人的武器还要重不少,提着它们都很吃力,更别说用它们御敌杀人。

    杨思听丰真说起这些八卦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

    丰真便道,【信不信由你!你激怒颜霖,看他笑话的时候,记得多带人,免得我替你收尸。】

    因此,杨思见到颜霖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对方的脸,目光从对方的肩膀、双臂、双手、前胸依次看过来。一袭文士儒衫,长发梳得整齐,再以发冠固定,眉目雅正,资质风流。

    从头到脚,哪里有一丝丝武人的气息?

    颜霖冷笑道,“你若是不说,那便不说好了,左右不过那么些事情。”

    杨思“……”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杨思是个皮重带稳的人,欠扁的嘴脸若是搁在话本里头妥妥是反派,活不过三话。

    “哦?先生不妨说说是哪些事情,咱们对照对照?杨某也好瞧瞧,丰子实推崇的人究竟是实至名归呢,还是浪得虚名。”杨思强行为自己挽尊,试图撩拨颜霖的怒火将话题继续下去。

    颜霖道,“安慛野心勃勃,他帐下谋士花渊也是个心怀鬼祟的奸佞小人。征讨南蛮四部期间发生的疫病,多半也在他们算计之中。谋算我主杨涛与柳羲相争,试图渔翁得利。按照安慛的算计,柳羲在我主与中诏聂氏围攻之下,消耗精锐无数,方便他躲在后面趁机吞噬三家。”

    “谁料,最后却是柳羲棋高一着,安慛如何坐得住?必然有一番动作。”

    天底下有多少人盯着这两边战场?

    所有人做梦都想不到,结局居然会是这样——

    姜芃姬一家击退杨聂两家,她还保留一定兵力,杨聂两家元气大伤。

    聂良病逝前线,二十余万精锐命丧湛江关,杨涛一个失误丢失漳州,折损兵力十万余。

    面对这个局面,安慛怎么可能坐得住呢?

    若他任由姜芃姬吞并杨涛,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他!

    为了自救,安慛只能改变原先的计划,从幕后走到前台,加入战局。

    要么与杨涛联手,要么全盘接收杨涛的地盘兵马!

    若是与杨涛联手,安慛还需要支援杨涛人手粮草辎重,哪怕赢了姜芃姬,日后还要与恢复元气的杨涛撕一场。若是选择吞并杨涛,相当于将未来的劲敌摁死在萌芽状态。

    这两个选择各有优劣,整体而言后者的收益比前者大。

    如今的杨涛只剩半条命,手中兵马不剩多少,辎重粮草奇缺,原先支持他的南盛士族也对他怨言颇多。安慛呢?讨伐南蛮四部一役,安慛势力在南盛扩张数倍,名声民望也达至巅峰。他出身南盛士族,利益与南盛本土士族更加贴近,从身份上来说比杨涛更加有政治优势。

    按照颜霖的推测,安慛多半派人游说对杨涛有意见的南盛士族,许诺好处,将对方拉拢到自己阵营。士族也会向利益看齐,杨涛不能带给他们好处,他们舍弃杨涛也是理所当然。

    颜霖完全能想象到,在安慛的算计下,杨涛回去会面临怎样的局面。

    “安慛趁着我主兵败、人心动摇的关键时刻,蛊惑众人透他帐下,颜某是是毫不意外。”

    颜霖平静分析杨涛此时面临的局面,没想到杨思还是一副“你没猜全”的表情。

    “不止如此,他们还倒打一耙呢。”

    颜霖惊得睁大了眼,死死盯着杨思。

    “什么?”

    杨思道,“你以为安慛策反了多少南盛士族?一小部分?杨涛兵败的消息刚传回去,一大半都已经倒戈,剩下一小波则是沉默旁观。杨涛带兵回去,不是东山再起,他是在找死!”

    咔嚓——

    杨思耳尖听到一声动静,低头一瞧,惊骇发现颜霖徒手将茶杯捏碎了。

    杨思笑道,“这样便受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