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如果说颜霖起初没将杨思的挑衅放在眼中,此时却生出了几分杀意。

    正如他说的,若非杨思在门外放了十几个护卫,他现在就能摁着杨思爆锤一顿。

    “难道还有更糟的消息?”

    颜霖性格沉稳淡定,极少会有失态的时候,哪怕杨思带来的消息糟得不能再糟也一样。

    杨思笑道,“当然有,我说给你听,你可得稳住啊。”

    颜霖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他也打听过姜芃姬帐下众人的资料情报,杨思作为得用重臣之一,自然也是关注的重点。他这会儿只想将搜集情报的人抓过来骂一顿,情报严重失真!

    搁在情报里,形容杨思的词汇都是如何阴狠诡谲、举止不羁,行事作风如何不拘小节,除了出身不堪了点儿,其他都没毛病。奈何,见面不如闻名,杨思本尊真是……一言难尽。

    “你说吧,颜某听着。”颜霖惜字如金。

    杨思道,“先前两军对战,杨涛将夫人幼子提前一步送走……”

    他刚说了个开头,颜霖险些再次失态,掩藏眼底的那一汪深潭似在酝酿海浪惊涛。

    “杨涛出兵与我军对峙之时,安慛便派人游说南盛士族。当杨涛战败的消息传过去,原先还游移不定的南盛士族彻底倒戈。为表忠心,同时也为了威胁杨涛,他们扣押了杨涛的妻儿,还有你的亲眷。”杨思这会儿没有皮,低沉的声音仿佛一把小锤子,一下下敲打颜霖的心脏。

    颜霖早就将茶杯捏碎了,这会儿手中没有别的物件,所以身前桌案遭了秧。

    杨思亲眼瞧着颜霖心绪失控的时候,捏碎了桌案一角,顿时想起了自家主公那张青铜桌案。

    虐待桌子这方面,颜霖与自家主公格外默契。

    不过,颜霖终究是正常人,顶多虐待木制桌子,青铜精铁这样的桌案他是捶不动的。

    得出结论,自家主公简直不是个人。

    “听闻杨涛是个仗义热血之人,妻儿妹妹都落入敌人手中,自身又陷入进退两难的绝境,他会如何抉择?”杨思平静地道,“究竟是抛弃妻子,丢弃血亲,还是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颜霖看似平静实则不然,他的心情就跟雷雨暴风下的汪洋一般,浪涛翻卷,似要翻天覆地。

    他对挚友再了解不过,妻儿妹妹就是他的命脉,安慛真是抓了一手好牌啊!

    颜霖胸口剧烈起伏,怒火横冲,眼角染上了屡屡血丝。

    “安慛——他居然敢——”

    颜霖本就看不上安慛,这会儿更是恨得忍不住生啖其肉!

    “如今记恨安慛也是于事无补啊,你还是先顾着自己身子要紧。”杨思见颜霖这般动怒,内心的小人都荡漾得准备跳草裙舞了,火上浇油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安慛不过是小人得志,逞强一时罢了。我主早就看此人不顺眼,待她收拾收拾,下一个就弄死安慛。”

    颜霖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眸,看得杨思心肝一颤。

    “哼!小人得志!”

    颜霖这话是看着杨思说的,耳朵不聋的人都听得出他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安慛是小人得志,眼前这个火上浇油、不嫌事儿大的杨思不也是么?

    “对,小人得志,这个安多喜蹦跶不了多久。”

    杨思没将这事儿放心上,让颜霖骂两句就骂两句呗,以后共事了,他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思及此,杨思更加理直气壮了,唇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

    当然,这事儿还能用另一个词形容——先撩者贱。

    杨思这番举动搁在正经话本活不过三话!

    颜霖“……”

    传闻中的兰亭公,她帐下到底聚集一批怎样的人啊?

    最憋屈的是,他居然输给这样的人。

    “你在此处好好静养。”杨思道,“这个消息是几日前的,原先想告诉你,不过军医说你身子还没好利索,若是骤然大怒大悲,伤口极容易崩裂。为了你好,我这才将消息拖到今日。”

    颜霖的回答就两个字“呵呵”。

    哪怕他不知道“呵呵”等同于我去年买了个表,但冷笑两声的确能表达此时的心境。

    杨思也不是什么好货,嘴上说得好听,但颜霖又不傻,杨思说的话,他一个句读都不信!

    “等等——”

    颜霖喊住准备起身离开,亦或者说开溜的杨思。

    杨思扭头瞧他,笑道,“还有什么事?”

    “你可知内子等人被关在何处?”

    颜舒窈是杨涛的妻子,但也是颜霖的亲妹。

    杨柔嘉是杨涛的亲妹,但也是颜霖的妻子。

    对于他和杨涛而言,这两个女人是世上最重要的亲眷,断断不能有事。

    兴许,乱世豪杰都没将一两个女子放在眼里,亦或者说在他们眼中,女子只是附属品,不论是母亲、妻子还是女儿,为了大业,她们都是可以牺牲的牺牲品。有人可以在生死关头将亲生骨肉踹下马车,更有人为了激励颓废士兵而杀掉爱妻、爱妾、爱女烹食果腹。

    更有人道,大丈夫何患无妻,只要功成名就,天下女子任君挑选,谁还看得上糟糠原配?

    这些道理被大部分接受,杨涛和颜霖却不在此列。

    他们是为了庇护亲眷才甘心卷入乱世浪潮,若是为了外物牺牲她们,岂不本末倒置?

    杨思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你现在是阶下囚,纵有一身武力也难有作为,更救不了她们。”

    颜霖道,“知便是知,不知便是不知。”

    呦——

    阶下囚还这么有底气?

    杨思道,“不知。”

    颜霖垂眸道,“有一事,烦请先生相助。”

    杨思感觉自己耳朵出问题了,颜霖这是要求助他?

    他瞧了瞧外头的太阳和严阵以待的护卫,总觉得有些方。

    “何事?”杨思没敢满口答应,反而试探道,“不如说来听听。”

    “替颜某书信一封,交予主公,切不可为了主母之事向安慛小人俯首称臣。”

    杨思“……”

    颜霖脑子没进水吧,杨思的阵营与杨涛对立,怎么可能帮他这个忙?

    再者,杨涛若是不管妻儿妹子外甥,那四条人命说没就没了。

    杨思斟酌了会儿,问道,“你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我再考虑要不要帮你。”

    颜霖道,“拖延时间,等待消息。”

    杨思一脸雾水,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颜霖平静地道,“当然,先生也可以袖手旁观,等来我主归顺安慛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