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此事并非我一人能做主,还需要与人商议再给回复。”

    杨思没有直接应下来,但也没有完全拒绝,意味着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走后,颜霖这才抬手捂着肩头的伤口,眉头紧蹙,似乎在隐忍什么。

    他将衣襟解开些许,发现伤口并未开裂,忍不住唏嘘一声。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以前跟着杨涛当游侠那会儿,也曾大意受过伤,伤势不如这次严重,也堪堪养了两个多月才好转。

    这次伤势多重,他在鬼门关转一圈居然还能回来,静养不足二十天,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了。这期间,伤口也没有溃脓发烂,他也没有反复高热昏迷,可见是医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先前听说姜芃姬帐下女医将人当做衣裳缝合,还觉得可怕异常。

    亲身体验一回,他却觉得传闻不完全属实,这手外伤医治的手段确有独到之处,别的不说,单说止血效果就比平常手段有效多了。瞧着肩头的伤口,颜霖预想等伤势愈合了,大概只会留下一道细长的疤痕。不像是正泽身上的伤疤,不仅长还很粗,瞧着跟爬了条蜈蚣似的。

    “不知柔嘉二人如何了……”

    颜霖口中念着妻子闺名,心头满是担心。

    杨涛将她们提前送走也是为了保护她们,谁料安慛下手这般很绝,南盛那群士族又是如此白眼势利,说背弃就背弃,说倒戈就倒戈。不止杨涛陷入危机,还牵连了后宅女眷和稚儿。

    尽管颜霖带着一米厚的粉丝滤镜,但他也不是无脑为杨涛打call。

    按照目下的情况分析,杨涛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一个不慎还有死无葬身之地的可能。

    安慛是个小人,他帐下的花渊更是个疯子。

    哪怕杨涛愿意为妻儿家眷投降,他们也不可能放过杨涛。

    杨涛把持兵权,尚有一线生机,一旦交出兵权,归顺安慛,再无回天之力。

    相较之下,姜芃姬可比安慛这货靠谱多了。

    远的不说,许裴许斐兄弟的遗孀遗孤,她可没有亏待过,更没折腾过。

    哪怕是那个和她互掐的黄嵩,尽管黄嵩现在没什么存在感了,但人家不也活蹦乱跳?

    根据以前探子送回的情报,似乎还有人看到逐渐横向生长的黄嵩逛街遛鸟听曲儿。

    颜霖倒不是想杨涛也学着黄嵩这般颓废,可目下最重要的是保住杨涛和家人的性命。

    来日到了黄泉,见了先主杨蹇,颜霖也能交差了,没有辜负对方临终前的嘱托。

    当然了,颜霖也没有完全相信杨思说的情报,他谋划这些不过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罢了。

    若是杨涛这盘局还能盘活,颜霖也不会轻易服输的。

    另一厢,杨思将颜霖的话如实转述给符望等人。

    主公不在这里,这种事情就要众人表决再让符望拿主意。

    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日后主公要追责起来,在场众人一个都逃不掉。

    “军师的意思……应该帮这个忙?”符望有些吃不准了,毕竟半个多月前两家还打死打活、水火不容呢,现在却要帮着颜霖给杨涛送消息,怎么看怎么诡异,“不怕死颜霖的诡计?”

    丰真倒是捏不准颜霖的打算,但他确信颜霖是在自救而不是找死,“纵使是诡计又如何?颜霖已是阶下囚,杨涛帐下仅有残兵,南盛士族尽数倒戈安慛。试问,杨涛拿什么翻身?”

    “话是这么说,不过……”符望心有戚戚地道,“我是怕了你们这些勾心斗角还要拐十八个弯的人。鬼晓得颜霖脑子里的想法?说不准是打算祸水东引,用迂回的法子营救杨涛?”

    丰真和杨思皆是无语。

    他们不记得符望有被坑啊,他一副“老子是过来人,你们骗不到”的表情几个意思?

    谋士也是人啊,不要妖魔化好不?

    一旁沉默许久的李赟开了口,他道,“颜霖再怎么聪明也是个人,人力有时尽,他如何在身陷囹圄的同时替杨涛盘活死局?若是有这个本事,他自个儿也不会成为我等阶下囚了。替他送一封信又如何,杨涛如今还能掀起什么浪花?倘若颜霖使诈,我等便杀了他祭旗。”

    大概是被坑的心理阴影无限大,符望略显迟疑,但还是架不住群众的意见。

    众人可以预料,当杨涛收到这封挚友亲笔所写的信函,他的心情是多么微妙。

    杨涛这二十来日过得极为憋屈,先是在符望等人手中吃了大亏,好不容易在挚友的掩护下登船回了自个儿治地,当天深夜便接到帐下兵马反叛的消息。他带领另一部分还未叛变的兵马杀出了一条活路,稍作休整又接到妻儿亲妹和外甥被南盛士族趁虚扣押的消息。

    一连串的打击让杨涛精疲力竭,短短数日便消瘦了好几圈,面颊消瘦,眼窝深陷,瞧着不复曾经的朝气热血。他一边担心留在漳州断后、下落不明的挚友,一边担心落入南盛叛军手中的妻儿亲眷。兴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午夜梦回总会梦见几人浑身浴血的模样……

    “主公,有消息了。”

    此时杨涛带领两万多残兵防守某处关口,借着地势的优势将敌人拒在外头。叛军也知道杨涛等人的窘境,知道他们缺乏粮草,没办法坚守太久,干脆采用围而不攻的策略,拖延时间。

    杨涛刚从梦魇中清醒,耳边听到钱素的声音。

    “什么消息?”

    杨涛正靠在大树下,双手抱着武器,一副防备警惕的模样,听到钱素的声音才放松些许。

    钱素的声音有些迟疑,“您看这个字迹,少阳传回来的。”

    杨涛明白钱素迟疑什么。

    按照颜霖当时的处境,要么死要么俘要么隐匿躲藏,

    有能耐短时间内寄来书信,唯一的解释便是颜霖被俘了亦或者归顺了敌方。

    试问哪个主公会希望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帐下重臣降了敌人?

    不过,钱素还是低估了杨颜二人的关系。

    听到颜霖相关的消息,杨涛的第一反应是欣喜挚友还活着,活着就好,根本没有因此生怨。

    他几乎是用抢,夺过钱素手中的信函,迫不及待解开细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