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字迹清隽挺拔,宛若翠竹,的确是杨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少阳写的!

    “少阳还活着——”

    杨涛的笑容刚展露一半,瞧清楚上面的字之后,僵在半途。

    钱素问道,“主公,少阳莫不是想要……”

    尽管钱素觉得颜霖劝说杨涛投降的可能性很小,但目下情形,似乎只有这一个可能。

    “信上就一句话,‘切不可为了主母之事向安慛小人俯首称臣’……”

    杨涛很迷茫,他这两日很颓丧,内心天人交战,打算为了妻儿妹妹投降了安慛。

    若是可以,他也想死战到底,但这么做没意义。

    他身后还有两万多残兵,奈何辎重粮草奇缺,几乎个个带着伤,如何抗拒外面的叛军?

    若是死战到底,不仅赔上他们的性命,妻儿和妹妹外甥都要被敌人当做祭品祭旗——

    杨涛不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颜霖不在身边,他只能靠自己进行判断。

    钱素道,“少阳这话的意思,究竟是何意?莫非真要放弃主母几人?”

    杨涛摇头,“不可能,少阳并非那等人,他这么做绝对有他的理由。”

    钱素问,“可……这封信也有可能是柳羲帐下之人仿冒的。”

    杨涛又摇头,“少阳写字有个不大好的习惯,若是假冒,必有破绽。少阳的字迹有可能仿冒,但那般习惯,不是极为熟悉他的人,不大可能注意。这封信应该是少阳亲手写的。”

    钱素“……”

    他和少阳交情也好啊,为什么他就不知道颜少阳写字还有坏习惯?

    这说明他俩的交情还没达到一定深度?

    “那……主公打算怎么办?”

    杨涛道,“自然是信少阳,他不会错的。”

    钱素“……”

    如果说颜霖对杨涛的粉丝滤镜有一米厚,那么杨涛对颜霖的粉丝滤镜大概是他的两倍吧。

    大概是太热衷作死,杨思有事儿没事儿就去找颜霖唠嗑,顺便从他口中抠出那封信的内涵。

    颜霖一开始还能淡定,但杨思连续七八天过来报道,打扰他的静养,他就忍不住了。

    “颜某虽是阶下囚,可也不该这般对待吧?”

    午膳刚过就跑来点卯,不知道天气炎热的午后最容易犯困没精神?

    杨思装聋作哑,反正他带足了人手,所以他有底气恃“人”行凶,不怕颜霖的“威胁”。

    最后,颜霖被弄得没办法了,透露了关键信息。

    颜舒窈和杨柔嘉,二人因为各自兄长的关系,她们在闺中便是手帕好友,爱好也雷同。

    出阁之前,家中产业基本都是她们打理。

    士族家庭大多有不少产业,诸如米铺、酒肆、食肆,还有比较赚钱的布料和胭脂水粉生意。

    杨柔嘉性情活泼,但杨蹇对女儿管束比较严格,为了能顺利出府耍玩,她与颜舒窈倒腾话本上的“易容术”。颜霖很想告诉两个妹子,所谓易容术都是江湖游侠编出来骗人的。

    没想到她们居然真摸到了些许精髓。

    那一堆胭脂水粉在脸上涂涂画画,整张脸都变了个样。

    当然,化妆出来的真实效果无法与真脸相比,但视线暗淡的情况下还是极其骗人的。

    杨思听后觉得不可思议,“这有多大变化?”

    颜霖幽幽地道,“内子曾调皮扮作主公,正是黄昏昏暗之时,连颜某都险些被骗过去了。”

    杨思暂时接受了这个设定,说道,“你拖延时间是为了给她们时间自救?”

    “杨颜两家的女子,绝非软弱无能之辈。”颜霖平静又有几分欣慰地道,“主公越是看重她们,她们在南盛叛军眼中的价值就越重,越容易遭到严密看管。反之,她们脱身的机会越大。”

    杨思道,“倘若你失算了……”

    “搏一把还有生路,什么都不做只能等死。”颜霖幽幽地道,“南盛叛军这么容易被安慛策反,你以为他们对主公会有善意?哪怕主公愿意投降,他们也不会轻易揭过此事,随便找什么借口便能将人除掉。外人知道是他们下的毒手又能如何?根本奈何他们不得——”

    趁着敌人不备,拦截俘虏家属用作威胁,这种行径简直下作极了!

    连这种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指望他们有基本的道义?

    乱世诸侯怎么斗都行,哪个不要脸的会将目标对准无辜妇孺和稚儿?

    颜霖感慨道,“这事儿连兰亭公柳羲都做不出来。”

    杨思“……”

    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歧义,当着他的面讽刺他主公,这也太过分了?

    他家主公吃颜霖家大米了?

    “哼,我家主公仁人君子,做不来畜牲的事儿。”

    事实证明,颜霖对亲妹子和妻子的了解是十分深刻的,这两个女人都不是软弱无力的内宅女子。当她们被叛军骗走的时候,她们便意识到不对劲,但又不敢正面揭穿,以免暴徒杀人。

    因为还有孩子要照顾,叛军也没将她们分开,反正两个女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她们试探叛军,发现对方对她们的容忍度还算高,只要不离开,许多要求都能满足。

    颜舒窈二人一合计,顿时有了主意。

    今日要什么胭脂水粉,明日要什么绫罗绸缎,若不给就像泼妇一般闹腾,什么难听骂什么。

    “区区两个妇人,着实是令人厌恶。真不知杨正泽与颜少阳二人眼睛是不是瞎了,居然看上这般俗不可耐的粗莽妇人。”这事儿闹到上头,看管她们的士族又是厌恶又是嘲讽,挥手打发乞丐一般道,“反正没几日可活了,她们提什么要求都满足了,让她们将嘴巴闭上就行。”

    于是,二人被囚禁的日子过得倒是舒心惬意。

    看押她们的丫鬟婆子也从原先的同情变得鄙夷。丈夫生死未卜,两个败家薄情的娘们儿无动于衷也就罢了,偶尔孩子哭闹着要喝奶她们也不理。见过狠心的,但没见过这么狠心的。

    “真是作孽!”

    仆妇几个口中嘟囔。

    颜舒窈她们不仅喜欢折腾女儿家的玩意儿,还喜欢折腾伺候的仆妇,时常将她们叫到跟前。

    几个仆妇都要被折磨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