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因为被折腾太厉害,这些仆妇对颜舒窈二人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奈何上面的人要求满足二人一切需求,她们只能捏着鼻子忍了。心里却恶毒诅咒着,盼着二人早早去死。

    “那两个小蹄子,要不是命好嫁得好,哪里还容得她们放肆嚣张?”

    几个婆子丫鬟聚在角落喝黄汤,两碗下肚就面红耳赤了,嘴里也开始说起了糊话。

    如何让一群年龄不等的女人统一战线?

    当然是吐槽同一个憎恶的对象了!

    这些丫鬟婆子,平日为了些许赏赐或者主人家跟前露脸的机会,没少勾心斗角。

    你看我不顺眼,我瞧你气不顺,各自在背地里嘴碎、互相泼脏水也是常有的事情。

    当然,她们也不敢将这些事情摆在明面上,不然惹得主人家不开心,她们就要被发卖出府。

    最近一段日子,她们受够了颜舒窈和杨柔嘉的“迫害”,暂时统一了战线,私底下吐槽、抱怨和咒骂的对象都换成了这两个人。原先关系不好的婆子丫鬟也能聚到一块聊天八卦了。

    “哼,她们也嚣张不了多久,两个眼瞎又蠢笨的。”某个面相颇为刻薄的丫鬟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家里男人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她们还有心情每日涂涂抹抹,折腾什么胭脂水粉。等她们男人真没了,她们呐——哼,小命也就走到头了。让她们嚣张去,迟早要哭的。”

    另一个婆子生得白白胖胖、圆圆滚滚,瞧着很是慈和,实际上却是喜欢挑拨离间的长舌妇。

    “老身倒是可怜那两个娃娃,每日哭闹,哭得嗓子都哑了。旁人瞧了都心疼,两个当娘的却不理会,好歹是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真是狠心薄情!这才多久,娃娃瘦得跟个乞儿似的。”

    众人聚在一块儿说颜舒窈二人狠心绝情,不管丈夫儿子,只知道吃喝享乐,临死了还顾着臭美。殊不知,丈夫没了,她们的地位和天也塌了,儿子没了,她们这辈子的指望也没了。

    “随便一个不识字的都知道这些道理,那两位却不知道,唉,富养出来的娃未必就是好的。”

    众人对这话十分赞同。

    颜舒窈二人一瞧饱读诗书的士族贵妇,偏偏知道的道理还没她们几个大字不识的粗人多。

    隐隐的,几人生出了几分凌驾于“士族贵妇”之上的优越感。

    说着说着,她们还编撰出有鼻子有眼静的谣言。例如颜舒窈二人对孩子丈夫这么冷漠,八成是心里有了汉子,说不定还养着几个面首,进一步推测,兴许孩子都不是丈夫的种……

    她们说够了,满足了八卦的瘾头,这才依依不舍地散了。

    翌日,众人接到一个让她们幸灾乐祸的好消息,同时也是佐证颜舒窈二人不检点的“铁证”!

    颜舒窈的丈夫、被叛军逼入绝境的诸侯杨涛,宁肯老婆孩子都死光了,他也不肯投降。

    这几个仆妇听到这消息,心底乐开了花,面上却露出几分同情来,对待颜舒窈二人也怠慢了不少,甚至是甩脸子。大势已去,两个被抛弃的女人还能蹦跶多久?反正是命不久矣喽。

    颜舒窈二人便发现,原先还会打起精神盯着她们的仆妇,越发懈怠偷懒了。

    态度变化如此大,她们便猜到是杨涛那边有了什么变故。

    仆妇为了找回前几日受的气,故意透露杨涛放弃二人的消息,幸灾乐祸地准备瞧好戏。

    不出她们所料,这两个眼皮短浅的疯女人又是撒泼又是吵闹,甚至还对她们动手。

    “疯婆子!”

    这些仆妇一向以服侍过士族为傲,哪里见过这般泼野的女人?

    “舒窈,时机应该差不多了吧?”

    杨柔嘉收起表情,心疼得瞧着瘦了一圈的儿子,原先白白胖胖的小子,这会儿瞧着贼可怜。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两个孩子出生后一直养尊处优,时常任性哭闹。她与颜舒窈的计划又不能出岔子,只能硬下心肠让两个孩子饿一饿,改改动辄哭闹的习惯,同时也是为了让监视她们的仆妇放松警惕。

    目前看来,这个计划效果极好,那些仆妇恨透了她们,同时也将她们贬低至尘埃,根本想不到她们的出逃计划。颜舒窈她们为何这么折腾仆从?还不是为了尽可能记下她们的样貌、身形、言行举止、各自活动的范围和工作内容,方便她们借用合适的身份带着孩子出逃?

    为了保证计划顺利,她们将所有细节都考虑到了,只待合适的时机动手。

    “差不多了,明日后日找机会离开,继续拖下去对我们反而不利。”

    仆妇对她们态度越差,她们便越“作死”,脾气也是越来越差。

    第三日,二人正式动手。

    为了不引起怀疑,颜舒窈二人刚定下计划就让指定的几个仆妇专门送膳,一早瞧上的两个目标则混在其中。动手这一日,她们二人让目标过来送膳,趁机偷袭将人打昏绑起来闷死。

    为了赶时间,杨柔嘉早早画好了妆容,穿上伪装的衣裳,尽可能将身形与身高朝目标靠拢。

    因为目标仆妇很胖,她便将儿子捆绑在肚子上。

    没多久就弄得差不多了。

    颜舒窈扮得是个有些干瘦但骨架比较宽大的婆子,伪装起来比较方便,儿子藏在打通的食盒里面。幸好两个小子都苦累了,按照先前的经验,没个一两个时辰醒不来,倒是不担心。

    她们都会点儿口技,能将人的声音模仿得九分相似。

    二人便在屋内模仿平日的撒泼胡闹,又摔又打、又哭又骂,唱双簧似的。

    没过多久,两个仆妇灰头土脸地被赶出来。

    瘦婆子尖刻地低声辱骂道,“小贱蹄子,等男人死光了,瞧你们怎么嚣张!”

    胖婆子则是心有戚戚地虚捂着脸。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二人送膳食还被打骂一顿,丫鬟幸灾乐祸的同时又有几分同情。

    “唉,没见过这样的泼妇,简直丢了祖宗的脸。她们正气头上,你们几个机灵点儿,别凑到人跟前讨打。”胖婆子道,“吃也不吃,多好的菜都打发回来,估摸着半夜还得叫一回。”

    丫鬟便道,“那就让她们饿着,大半夜谁给她们送膳?反正都是快死的人,用不着伺候。”

    此时天色昏暗,丫鬟与两个婆子隔了些距离,声音身形都没问题,她也就没疑心。

    她们又用袖子遮遮掩掩捂着额头或者侧脸,多半又是被那两个泼妇打花了脸。

    丫鬟羡慕又嫉妒地瞧了一眼瘦婆子手中沉甸甸的食盒。

    冲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啐了一口道,“那么金贵的东西,两个贱婆子也吃,不怕折寿!”

    颜舒窈二人面上瞧着镇定,心里却是慌得一批。

    幸好孩子都还睡着,没精力哭闹,她们有惊无险地从偏门混出了府。

    颜舒窈二人仔细考察过,这两个婆子平日最不守规矩,时常有了点儿钱就出去赌。

    赌的对象多半是混混或者同府的家丁,那些家丁也是人精,时常聚一起出千骗二人的钱。

    因此,二人不守规矩出府也是寻常,根本引不起怀疑。

    二人出府之后,找了一条小巷换了另外的装束,打算天亮开了城门就混进百姓里头出城。

    “这两个孩子,幸好饿瘦了一些,不然一瞧就知道不是百姓人家的……”

    喂饱了孩子,二人这才长舒一口气。

    “他们这几日是饿得狠了,一下子吃这么多。”

    杨柔嘉道,“那也比没命强。”

    天亮之后,二人扮作守寡的农妇,分别出了城,买了两头便宜的驴赶路。

    她们都扬长而去了,监视她们的人才发现两具藏在角落里的尸体。

    正主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