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8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一百一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涛辗转反侧,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与此同时,杨思的性命却被颜霖捏在手上,几乎命悬一线。

    “老人有云,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颜少阳莫不是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明知颜霖不太好对付,杨思还死命去撩拨人家的底线,终于玩脱了,被人摁在地上威胁。

    外头的士兵听到动静赶紧冲进来,居然瞧见颜霖用玻璃碎片抵着杨思的脖子,周身杀气萦绕。护卫深知颜霖武艺不弱,投鼠忌器,因此不敢轻举妄动。一时间,两方对峙,僵持不下。

    这时候了,杨思还不怕死地出声挑衅。

    “少阳郎君,您的手可要稳一些,若是这碎片不慎划开了在下脆弱的脖子,弄出点儿什么事情,日后可不好收场。”相较于护卫的严阵以待,杨思一点儿不担心,反而冲着护卫挥手示意他们退下,“真是没有眼力劲儿,没瞧见我跟少阳郎君说笑打闹么?你们冲进来作甚?”

    颜霖呼吸沉重而急促,拿着碎片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手腕细细颤抖。

    他就没有见过杨思这般令人厌恶的存在。

    厌恶到令人发指!

    颜霖这人脾气不错,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杨涛、妻儿和妹妹。

    杨思今日好死不死踩了线,这才让颜霖这般动怒。

    “杨靖容!”

    颜霖没有收回碎片,眸中仍有杀意。

    “在呢,在下耳朵不聋,声音低点儿。若是又将外头的护卫引进来,误伤了你不好。”杨思仍旧笑着,仿佛被人双手桎梏摁在桌上的人不是他,“在下也没说什么,何必这么大火气?”

    颜霖气笑了,“你就这么笃定我主会臣服柳羲?”

    颜霖心里清楚,杨涛投降的几率很高,但投降不意味着俯首称臣。

    曾经平起平坐的诸侯沦为敌人帐下犬牙,先不说姜芃姬敢不敢用杨涛,哪怕她敢用,杨涛也未必愿意,哪怕杨涛愿意,他们能堵得住外人的闲言碎语?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

    黄嵩为何闲赋在家?

    大部分是政治原因,黄嵩闲赋在家,他曾经的旧臣就没了领头羊,有异心的几率低,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自尊心。好歹曾经也是手握重权的诸侯,一朝失势,沦落到与曾经的旧臣互称同僚,这里头的落差太大了。纵使杨涛心胸豁达,听多了旁人的闲言碎语,他还不移了心性?

    与其让杨涛臣服姜芃姬,一辈子待在不上不下的位置,时时刻刻遭受外界流言蜚语的伤害,倒不如彻底断个干净。反正,甭管姜芃姬日后有什么成就,她为了安抚杨涛帐下的旧臣,该有的荣耀名声,她该给都得给杨涛。他何必吃力不讨好,最后还落得个被人猜忌抑郁的下场?

    杨思咧嘴一笑,不怕死地道,“时至今日,除了我主,无人能保住杨涛一家老小的性命。你也是聪明人,如何看不穿其中的门道?杨涛若是有豁出一切、赔上一家老小的胆识,你也不用特地送那么一封信。既然没有割舍一切的决心,杨涛归顺我主不是理所当然的?”

    颜霖道,“你也说是归顺了。归顺是归顺,臣服是臣服,二者不同。”

    颜霖可以做姜芃姬的臣,钱素也可以,唯独杨涛不行!

    杨思忍不住道,“你就为了这么两个词儿,动这么大肝火?”

    他的小命差点儿没了。

    颜霖经收回玻璃碎片,神情仍旧阴郁。

    杨思趁机从桌上爬起来,双手忍不住摸了摸脖子,确定上面没有划口,这才心安。

    “不过说真的……颜少阳,在下跟你推心置腹一番,你真以为黄嵩那般就是好了?”

    别看杨思挺喜欢作死,但他对颜霖的欣赏也是真的。他不熟悉杨涛,但从平日搜集的消息来看,这人也蛮讨喜。自家主公为了抵抗聂杨两家的围击,自身损失不少元气,若能靠着接纳杨涛这事儿运作一番,兴许还能吸纳一波人才,同时也能缓解武将方面的缺陷,一举数得。

    当然,让杨涛臣服,杨思也存了自己的心眼儿,因为这么做能将主公的声望推至巅峰!

    传扬出去,天下都知道姜芃姬不计前嫌接纳曾经的对手还予以重任,这是何等胸襟胆识?

    当然,这个念头也不是一时兴起的。

    通过杨思的观察,杨涛与颜霖的野心没想象中那么大,亦或者说,他们的弱点注定他们走不到更高的位置。因为亲眷而愿意割舍大业、甘心臣服的人,注定成不了搅动风云的枭雄。

    主公捏着他们的弱点,还担心他们掀起风浪?

    颜霖正是看透了杨思的如意算盘,这才大发雷霆。

    “黄嵩那般当然不好,英雄气概尽失,但也比战战兢兢、仰人鼻息、供人驱策要好。”

    杨涛那个性子根本就不会注意细节,一旦哪里犯忌讳被猜忌杀掉,他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

    杨思也担心颜霖再爆发,干脆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另一处,杨涛也走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军中可用粮食所剩无几,外头的叛军还不肯退兵。

    “有一事,准备与你商议。”杨涛认真对钱素道,“关于日后的事情。”

    钱素这两日见杨涛迅速消瘦下来,神情纠结,隐隐猜到了什么。

    “无论主公有什么决定,臣必当追随。”

    杨涛觉得十分难以企口。

    众人将性命托付给他,他却没有做好一个主公,辜负了他们的期盼和忠心。

    钱素善解人意,见杨涛难以启齿的模样,主动给搭了台阶。

    “主公是想如何安置帐下这个两万多残兵?”

    杨涛颓丧道,“辜负尔等忠诚,涛甚为惭愧。”

    钱素道,“主公无需自责……主公已经做了能做的,奈何天意不成全,无关乎其他。”

    他这么安慰,杨涛心里也没好受多少。

    钱素问道,“主公选了谁?”

    “柳羲。”

    杨涛说了个意料之中的名字。

    “柳羲?”钱素道,“她倒是比安慛小人好得多。安慛倒行逆施,屠戮南蛮、暗算盟友,举止行为没有丝毫天下之主该有的样子。柳羲势大而聂氏元气大伤,短时间无法对她构成威胁。别国不好说,东庆、中诏、南盛,三国隐隐有被她收入囊中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