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87:收南盛,杀安慛(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大概是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咸鱼们亲身面对杨思会因为对方的气场而反应不过来,但隔着屏幕看直播,他们的反应速度可就很快了,这大概要归功于一部部的宫斗剧的轰炸。

    宫斗剧中的女人多可怕啊,仿佛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带着深意。

    这时候,每条咸鱼都像是智商两百以上的侦探,用带着放大镜将每一个内涵扒拉出来。

    隔着位面,咸鱼们当然不会像欧皇那般紧张,因此脑子转得飞速,很快就琢磨出他的意思。

    【有点无聊】那个啥,我没听错吧,杨思大佬这是在威胁我们?

    【偷渡非酋】不,你没听错,他就是在威胁我们,还是令人哭笑不得的威胁。我们都是主播的贴心小棉袄,怎么可能做出妨碍主播霸业的事情嘛,小思思操心的样子真是萌萌哒。

    【广场舞舞王】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杨思背地里表忠心被主播撞见了呀,这位大佬日后有钱途了。最重要的是,他朝着娶姜校尉又迈进了一大步!要是姜校尉知道了,好感值爆表!

    作为什么冷门热门cp都嗑的咸鱼,他们一度站姜芃姬x姜弄琴的霜降cp。

    奈何主播还是选择了人气更高的卫慈,这让不少萌这一对的百合粉一度扼腕。

    哪怕这两年姜弄琴和杨思凑cp了,还怀孕产女,那一批百合粉也没有爬墙头,反而脑补出一出出虐人心肝肺的虐恋剧情。同时,她们对杨思当爹还是单身的近况更是喜闻乐见。

    抱得美人归还要先刷主公(情敌)的好感度,脑袋草原能跑马什么的,滋味酸爽。

    瞧着咸鱼们的弹幕,原先还很紧张还害怕的欧皇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杨思眸色一凌,问道,“你笑什么?”

    糟了!

    欧皇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脸颊又被吓白了,他道,“我只是觉得你想多了,我绝无恶意。”

    不管欧皇是三指朝天发毒誓还是别的,杨思也不会轻易相信,始终保留着三分警惕。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山鬼”非人,如何能尽信?

    问了该问的,杨思便让欧皇离开了,没想到欧皇却在原地踟蹰不前,欲言又止。

    杨思问他,“还有何事?”

    若没有事情就快点儿走,他还要想一想说辞,再将今日碰见的事情写在信上告知主公。

    欧皇红了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能帮我签个名吗?”

    杨思哑然失笑道,“你们山鬼这么喜欢搜集凡人签字?”

    貌似碰见的第一个“渔女山鬼”临走之前也朝杨思几人要了签名,说是拿回去作纪念。

    欧皇道,“我觉得你前途无量,说不定会是史书留名的名人,亲笔手书的字有收藏价值。”

    尽管七天就有一个欧皇诞生,但有机会接近姜芃姬等人的人却没几个,他们的亲笔签名或者贴身配饰都被炒出了高价。这位欧皇也不贪心,他朝杨思要贵重物品,人家不太可能答应,这就跟陌生人朝他要手机一个道理。不过,若只是要亲笔签名,欧皇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他痴迷的rpg破游戏太吃配置,奈何他是穷逼大一生,没钱为那个破游戏更换昂贵的游戏本。若是有杨思的签名,他拿到网上拍卖,游戏本的钱就有着落啦,日后打游戏也爽快。

    为了达到目的,欧皇还违心说了好话,捧了杨思一把。

    哼,作为一个有骨气的人,要不是为了买游戏本的小钱钱,他才不会向杨思服软呢。

    杨思笑道,“这话听着倒是顺耳。”

    “既然听着顺耳,你多给我签几个字呗。”顺杆子往上爬,“发家致富靠你了,大胸dei!”

    杨思“……”

    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阴谋论和担心都白瞎了。

    他为什么会担心山鬼有可能妨碍自家主公霸业,威胁主公安全?

    倘若山鬼都这样单纯好糊弄,杨思反而担心这个种族了,他们真不会被自己的单纯蠢死?

    欧皇见状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你的表情和眼神,好像是在鄙视我?”

    杨思否认三连,“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欧皇美滋滋拿着杨思的签名还有他写的祝福语离开,留下杨思一人纠结。

    他一笔不错地画出欧皇后颈的刺青纹路,眉头轻蹙。

    饶是他见多识广,他也瞧不出这纹路有什么来源或者含义。

    “罢了,既然是七日出现一人,日后防着点就行。”

    山鬼若是能遮掩后颈刺青,不至于接连三人都露出破绽。

    若山鬼真有威胁,杨思也能凭借他们出现的规律以及后颈的标志加以防范。

    欧皇的出现只是一个插曲,杨涛归顺才是大事。

    姜芃姬借着欧皇的视角,大致拼凑出那边发生的事情。

    “聂氏暂时不足为惧,任由他们狗咬狗好了,倒是安慛那边不太安分,需要教训一二。”姜芃姬对卫慈道,“杨涛归顺,还是得我亲自出面,靖容他们有些不便,许多事情不好安顿。”

    尽管杨涛已经归顺,但他也曾是一方诸侯还是主动归顺,不同于战败被俘。杨思几人不好出面,只能将其安顿好,等姜芃姬过来处理。湛江关留守一部分兵马,防止聂氏变动,剩余的可以拉到漳州,尽量争取聂氏恢复元气之前拿下南盛。拿下南盛,中诏也就不足为虑了。

    为防止意外,姜芃姬特地将亓官让和孙文几人留下。

    倘若出兵中诏的战机成熟,他们可以不必经过姜芃姬的同意,这也算是另类的彻底放权了。

    亓官让道,“南盛情况不明,主公不妨再多带些人过去,我等也好安心。”

    姜芃姬问道,“文证可有建议?”

    亓官让扫了一眼卫慈所在的方向,说道,“子孝行事谨慎,思虑周全,他也曾深入南盛,对那边的情况颇有了解,主公可以将他带去。另外,柏宁将军是南盛人士,兴许能派上用场。”

    柏宁只是个添头,亓官让的目的还是卫慈。

    自家主公太自律,当臣子的也揪心,他只能寻找机会将二人凑一块儿,说不定哪天送子娘娘显灵将少主送来了呢?卫慈留在湛江关作甚?又不是非他不可,但少主真是非他不可啊!

    姜芃姬默默扫了一眼亓官让,亓官让默默与她对视,一分不怂。

    无奈,被催生的她私底下扯了一句,“这会儿还打仗呢,正经点。”

    亓官让道,“少主事关传承大统,挺正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