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88:收南盛,杀安慛(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活了七十多个年头,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催生,莫名有种多了个岳母的错觉。”

    启程去漳州也需要准备时间,姜芃姬作为主公不需要忙碌,自然会有人替她打点好一切。

    她闲着无事将亓官让催生的事儿跟卫慈说了一嘴,后者的神色宛若打翻的调色盘。

    姜芃姬还以为他疑惑这个七十多个年头,浅笑着解释,“我前世生活的世界与此处大不同,寻常普通人轻轻松松便能活个一百五或者两百岁,实力强横、天赋异禀的人甚至能突破极限,寿数达到三四百。我么,虽然也有这个潜力,不过因为职务关系,多半是中途殉职的。别瞧我前世四十来岁很大了,若是按照这个世界的人均寿数计算,我算是刚成年,还年轻呢。”

    姜芃姬着重强调“年轻”二字,她可不想被人说是老牛吃嫩草。

    再者说了,眼前的卫慈算上他前世的年纪,不比姜芃姬嫩啊。

    卫慈好笑地道,“不,主公误会了,慈只是好奇……岳母这一说辞从何而来?”

    倘若主公将亓官让比作岳母,卫慈岂不是平白多了个“娘”?

    姜芃姬理所当然地道,“子孝见过哪家岳父会催女婿尽快生继承人的?”

    一般会催生的都是岳母或者婆婆好不?

    卫慈近乎无语地扶额。

    这是重点?

    重点难道不是为什么文证是“岳母”而不是“婆婆”?

    转念一想,卫慈释然了。

    主公不可能是嫁人的一方,他也不想多一个亓官让这样的岳母。

    不论是哪一种,听着都跟噩梦一样。

    “文证也是关心则乱。”

    卫慈一副能理解的表情。

    作为过来人,他前世也曾为了少主的事情挠心挠肺,万万没想到陛下却瞧上了他。

    莫名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错觉。

    卫慈神游天外呢,姜芃姬一番话将他拉回了人间。

    姜芃姬笑道,“他前几日让人进山寻找滋阴壮阳的野物,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膳食改了?”

    卫慈闻言,脸色顿时青了几分。

    姜芃姬见他反应这般可爱,忍不住放肆大笑。

    “文证这真是……主公不帮着慈也就罢了,为何还嘲笑?”

    卫慈憋了许久也搜刮不到合适的词汇,倒是姜芃姬笑得开心,半个身子倒向他。

    未免姜芃姬摔地上,卫慈伸出双手将其扶住,外人瞧来二人姿势亲昵,再也插不进第三人。

    “这哪里能算是嘲笑?”

    姜芃姬双手托着他的脸颊香了一口。

    卫慈艰难地扭头避开,艰难道,“白日不可宣淫。”

    尽管二人该有不该有的关系都有了,但卫慈骨子里还是保守的,对自家主公隔三差五的亲昵举动很是矛盾。分明心里欢喜得很,清醒之后又觉得羞耻。时不时来这么一出,卫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旁人眼中的“蓝颜祸水”,勾得原先英明神武的君主耽于美色了……

    纵使是前世的陛下,她也不曾这般热烈开放,对待感情格外内敛,甚至是寡淡如水。

    姜芃姬瞧了一眼二人的衣裳,一件都没有脱下。

    “这都能算白日宣淫?”她便笑道,“子孝对‘白日宣淫’的标准可真低。”

    卫慈轻咳一声,见姜芃姬双眸似有异样,他心神领会,极有求生欲地转移话题。

    “说起文证这事儿,怕不是他一人的意思。”

    姜芃姬忍俊不禁,但也没有戳穿卫慈蹩脚的举动。

    “少主么,该来的总会来的。怎么说也要等南盛中诏都拿下来再说,世道安稳了,我才有精力考虑继承人的事情。”因为这个时代的科技限制,姜芃姬也无法享受做个手术坐等抱孩子的福利,继承人要她亲自去生的,女子用身体孕育生命,生活各处多有不便,她总要做好周全准备再考虑这个,“反正你我的身体都不错,也无不良嗜好,兴许孩子一次就有了。”

    卫慈对此倒是赞同。

    前世的姜琰殿下也是他们初次不久就有的,那会儿,二人的身体状态还没这一世好。

    陛下从发现怀孕到生产,一路都很顺遂,姜琰殿下仅用了一个时辰就顺利降生。

    倒是生卫琮的时候出了变故,产房被人混入阴邪之物,难产一天一夜才生下那个孽子。

    谈及孩子,卫慈总容易走神。

    “主公身体康健,什么时候要少主都行,倒是文证他们可有得等了。”

    姜芃姬道,“太容易拥有的,往往不会珍惜,让他们盼得脖子都长了,他们就知道爱护了。”

    卫慈思及前世,失笑道,“主公也不怕少主被宠坏了?”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他们连自个儿孩子都没宠坏,怎么宠坏少主?”

    下一代几个孩子,姜芃姬瞧过了,没一个长歪的,特别是丰真家,上梁不正下梁正的典型。

    “这倒也是,有个少主就感恩戴德了,盼望着成龙成凤,哪里敢将人宠坏?”

    前世的姜琰也是众人千盼万盼来的,尽管是个女孩儿,但也没人说三道四,各方面也是按照储君标准培养的。哪怕后来陛下又怀了一胎,除大部分别有异心的家伙,亓官让几个是少数没有提议废掉储君姜琰、重新培养男性子嗣的臣子,他们之后的政治立场也偏向姜琰。

    当然,这也跟章祚太子一出生就“夭折”有关。

    倘若福寿没有被假死藏起来,陛下和姜琰殿下都有危险,姜琰想要争过嫡亲弟弟也不容易。

    “你又走神,这都三回了。”

    姜芃姬轻捏他的脸颊。

    最近日子可劲儿给他灌好吃的,这脸蛋怎么就不长肉呢。

    卫慈道,“忍不住想起福寿。”

    姜芃姬道,“怎么想起他了?”

    她在卫慈的精神世界见过两个孩子,那个叫卫琮的孩子还挺讨人喜欢的,长相随了卫慈。

    卫慈道,“为人父者,未尽教导之责,致使其误入歧途,慈愧对陛下信任。”

    “卫子孝,我忍好久了!”姜芃姬听了沉了脸,两手捏他脸颊,佯装生气地道,“你不觉得在我面前提另一个女人很过分?你瞧瞧我脑袋的颜色,我这脑袋上都能放养跑马了!”

    卫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