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89:收南盛,杀安慛(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这是在吃自己的醋?”

    卫慈有些不确定地问,唇角却忍不住勾起弧度。

    前后两世也是七十来岁的人了,如今的心态倒像是情窦初开的莽撞小子。

    倘若心上人愿意多关注他、多看他,他便忍不住欢喜雀跃。

    姜芃姬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说道,“是又如何?哪怕你前世的‘陛下’也是我,但我又没有那段记忆,对我而言就是另一个人。你整日提到她就黯然神伤,我醋一下不是很正常?”

    她可不像是眼前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言行不一。卫慈这个脾性,她也算是看透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别指望他的脑回路能猜出她想要表达的感情。她承认,她就是醋了,怎么滴!

    卫慈憋笑道,“主公与慈加起来快一百五十岁了,老夫老妻的,不提这些。”

    姜芃姬眉头一跳,撇嘴道,“老实交代,在你心里,我更重要还是你家陛下更重要?”

    卫慈“……”

    强烈的求生欲告诉他,这是一道可怕的送命题。

    饶是卫慈平日里舌灿莲花,这会儿也不敢轻易回答,生怕踩了地雷。

    左右为难之下,他只能求助用似笑非笑眼神瞧他窘迫模样的罪魁祸首。

    “主公以为,慈该如何回答?”

    姜芃姬道,“色!”

    “什么?”

    “诱!”

    姜芃姬比划剪刀手。

    “没什么情侣矛盾是一个亲亲不能摆平的,如果有,那就亲亲两个。”

    卫慈“……”

    饶是卫慈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他还是扛不住自家主公时不时冒出来的骚操作。

    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了,陛下与主公分明是一人,前者性格冷漠、感情内敛,偶尔会畅怀大笑,少有温情的时候,后者……似乎将所有的感情都掏出来了,让他无法招架。

    纵使如此,无法招架也要受着,谁让这人是他仰望、追逐、爱慕了两世的人。

    二人感情稳定升温,姜芃姬也不是小气巴拉的人,时常与人分享。

    例如,卫慈半夜给她送夜宵,她顺便开个直播半夜虐单身狗。

    为什么说是虐单身狗呢?

    哪个有夜生活的情侣会在这种时候抢直播间位置?

    单身狗才会饿着肚子打游戏玩手机看直播,脱单的成年人都在享受生活好么。因此,这段时间的直播间充斥着咸鱼们的哀嚎和哭闹,热闹得像是过年,唯有姜芃姬一人是开心的。

    她的快乐建立在五百万条咸鱼的痛苦之上,品味起来才弥足珍贵。

    幸好,这种痛苦的日子并未持续太久。

    【偷渡非酋】感谢亓官大佬,终于做完出征的前置任务了,不然主播还要发疯。

    【小幸运】同感谢,主播这阵子跟吃错药一样,可劲儿虐狗,全世界都知道她脱单了。

    【有梦想了不起】错,不是全世界,分明是两个位面一百二十亿人都知道她脱单了。

    咸鱼们默默吐槽,姜芃姬重新换上戎装,翻身跃上马背。

    “出发!”

    湛江关附近的巍峨高山在她身后慢慢降入地平线。

    亓官让几人站在城墙上目送大军离开,沐浴着落日余晖,周身似乎萦绕着金色荧光。

    “此番若能拿下南盛,天下可期。”

    亓官让的声音不重,但却有一股笃定的力量,仿佛他说的就是未来。

    孙文纠正道,“不是‘天下可期’,分明是‘盛世可期’。”

    “是啊,盛世可期。”亓官让露出罕见的微笑,“我等也要努力了,莫要给主公拖了后腿。”

    孙文眉头一挑。

    他可不会以为亓官让这话是随口一说,分明是带着野心的。

    “你打算如何?”

    亓官让道,“自然是让中诏闹得更狠,让他们疲于内斗,若有可能,还能来个里应外合。”

    说起挑拨离间,亓官让也是个中老手,不比孙文挑拨北疆三族那会儿弱。

    “听你的意思,你是打算暗中扶持中诏势力?”

    中诏局面已经够混乱了,但在二人看来还欠了火候,还需要煽风点火。

    “我等亲自出兵,容易适得其反,让中诏士族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亓官让很了解这点,一旦有了共同的敌人和更大的仇恨,曾经的敌人也能暂时结盟成为盟友,一致对外,这不是亓官让想看到的,“倒不如暗中扶持一人,借由对方的手安插眼线、挑起更激烈的内斗。”

    中诏内斗越狠,亓官让坐收渔翁之利的利润就越大。亓官让也不担心没人愿意与他合作,站在足够诱人的利益面前,没几人能把持得住,更别说那些空有野心却无匹配智力的人。

    亓官让问孙文,“载道以为如何?”

    孙文笑着道,“甚好。”

    他和聂氏的仇清算一部分,但这远远不够,想要将聂氏连根拔起,作为主公的姜芃姬还要走到更高的位置。若能将中诏收入囊中,一个聂氏算得了什么?孙文自然赞成亓官让的建议。

    二人谋算什么暂且不提,姜芃姬这边开始了无聊的行军。

    湛江关距离漳州不算很远,快马加鞭再加上水路,一般半月或者二十天就能抵达。

    不过,姜芃姬带了五万兵马,行军速度自然不能与信使疾行相比,整体慢了不少。

    行军第十日,大军斥候拦下一名信使,盘问一番才知道信使冲着姜芃姬来的。

    姜芃姬脱下厚实戎装,换上一袭黑色箭袖圆袍。

    圆袍的下摆被她改短,堪堪过膝,配上长裤,行动方便。

    这一身衣裳是直播间观众教她做的,一个劲儿安利她,说是想看看她穿圆袍的模样。

    姜芃姬让人按照观众给的文字制作,穿着的确很舒服,瞧着英气洒脱。

    这种衣裳制式没人见过,还有点儿外族特点,但谁让姜芃姬是主公,哪怕没见过,旁人也不敢说什么。

    她骑了一天马,这会儿坐在帐内洗手准备用膳。

    “信使?”姜芃姬道,“让人进来吧,难道是漳州前线有什么变故?”

    殊不知,姜芃姬这话歪打正着说中了。

    信使进帐,半跪回禀。

    寥寥几个字,震得帐内众人险些反应不过来,帮姜芃姬摆碗筷的卫慈手一抖,一双筷子哐当掉在食案上。

    “主公,杨涛带兵反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