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94:收南盛,杀安慛(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幸好杨思不是颜霖肚子里的蛔虫,不然知道他这个念头,多半要气得原地爆炸。

    颜少阳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顺毛是挺厉害的,不信搞不定一个杨思”?

    当他是人还是狗呢,居然还用顺毛这种词汇?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二人勉强还能“和平”相处,没有闹出人命官司。

    丰真这货瞧热闹瞧上瘾了,说什么也要跟过来插上一脚,他看到杨思吃瘪就很开心。

    “颜少阳可是上了主公名单的人,你若要报复他,记得悠着点儿。”

    丰真也担心杨思浪大了,闹出什么丑闻,小心没把颜霖整了,反而害了他自个儿。

    杨思没好气地瞪他,阴阳怪气道,“什么时候丰浪子转性了,这话居然会从你口中说出来。”

    劝人悠着点儿?

    丰真好意思说这话?

    要不要脸?

    凑不要脸!

    不用丰真警告,杨思也知道分寸,自家主公最见不得背叛与内斗,帐下众人有什么矛盾,小打小闹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还有闲心看热闹或者横插一脚,若是闹大了,她不会允许的。杨思与颜霖的矛盾也没有激化到那种程度,顶天了使绊子、说几句酸话嘲讽。

    要说矛盾,杨思与韩彧的矛盾可比颜霖深一些,二者现在也是相安无事。

    丰真用合拢的折扇敲打手心,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好个没良心的杨靖容,我这般苦口婆心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们俩的矛盾闹到主公跟前,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你什么都不说,主公反而会偏向你,这一招叫做以退为进。”

    杨思讥诮道,“好心是假,看戏是真,谁不了解大名鼎鼎的丰浪子是什么人呢?”

    小公举团日常互怼,怼了这么多年还未分崩离析,真应该佩服姜芃姬御下的本事。

    紧赶慢赶,姜芃姬比预定快了三天抵达目的地,众人亲自迎接。

    掐指一算,他们也快一年没见了,众人嫉妒得发现自家主公似乎没什么变化。

    姜芃姬翻下马背,将符望几人逐一扶起,发现他们的肤色都黑了好几度,差点儿没认出来。

    她笑着调侃了一句,“你们这是集体跑去煤矿挖煤了?”

    跟在身后侧的卫慈一听,脸都要青了,突然感觉嗓子很痒,他想咳嗽两声让主公清醒清醒。

    幸好姜芃姬还算靠谱,调侃之后又补了一句。

    “阵前艰辛,诸位爱将都辛苦了。”

    丰真杨思几个文人还好,顶多是黑了一两度,瞧着清瘦一圈,符望几个武将变化就很大了。

    活像是把酱油当正餐吃了,说他们从煤矿爬出来真是一点儿没错。

    卫慈担心多余了,符望几人还不了解他们家主公是什么脾性,一两句无伤大雅的调侃罢了。

    符望义正辞严道,“为主公开疆拓土乃是末将本分,谈不上辛苦不辛苦。”

    “这又不是正经场合,无需这般约束,反而弄得人不自在。”姜芃姬并非虚荣之人,她也不用下属隔三差五对她表忠心,忠心这玩意儿,说的不如做得好,她像是谈家常一般对着符望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把三军将士安顿好了,正事搁到一会儿再谈也不迟。”

    姜芃姬这次从湛江关带了五万兵马,剩下的兵力足够对付中诏那边的变故。

    安顿将士的事情不用姜芃姬亲力亲为,丰真几人会代劳处理,她在符望的带领下去了主城府邸。刚刚落座,姜芃姬询问杨涛反叛是怎么回事,符望支吾半晌,将视线投向了杨思。

    杨思在内心第一百次痛骂颜霖,出列向姜芃姬告罪,一力抗下监察不利的罪名。

    姜芃姬道,“认罪不急,你先说说怎么回事。起初接到消息说反叛,之后又说是个误会?”

    她心知肚明,但该询问还是要询问,免得乱了规矩,养成不好的风气。

    姜芃姬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底下人隐瞒不报又是另一回事。

    杨思口中泛苦,挑挑拣拣说了重点,隐了颜霖的算计。

    一来没有人证物证,不好指控。

    二来杨思也不想将矛盾闹到姜芃姬跟前,太难看了。

    私仇归私仇,不该公私不分,胡乱报复。

    姜芃姬眸子平静地道,“既然如此,那我罚你一月月俸,小惩大诫,靖容可有意见?”

    杨思耳朵支得老长。

    他早知道自己要背这口锅的,万万没想到还是主公心疼人,轻拿轻放了。

    “臣无异议,甘愿领罚。”杨思心情瞬间放晴,正色道,“思必当谨记教训,绝不再犯。”

    罚一个月月俸算什么惩罚?

    顶多就是做个样子给外人瞧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这说明自家主公是个明眼人,这事儿的内情她心知肚明,但又不能说穿。

    对杨思而言,惩罚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主公如何看待他。

    只要主公知道他是无辜的,其他都能忽略。

    另外,众人的薪俸与寻常意义上的月俸不太一样。

    每个月的月俸是固定的,但每逢七月和正月会有丰厚的赏赐和奖金。

    主公说这是半年为一个阶段的奖励,以此鼓励众人建功立业的积极性。

    这才是全年收入的大头,相较之下月俸根本不算什么。

    按照自家主公的脾性,这会儿委屈了他,扭头肯定要找借口狠狠弥补,杨思还赚了呢。

    连日的郁闷终于得到了纾解,神清气爽。

    姜芃姬稍作休整,大致了解情况之后便去洗漱,换上比较正式的装束去见杨涛。

    尽管杨涛已经投降,但名义上仍是诸侯,姜芃姬应该给予对方应有的尊重。

    “主公打算如何安置杨涛?”

    卫慈见她周身还有些水汽,长发微湿,取来干布巾帮着擦干。

    “怎么安置?顺水推舟呗。”姜芃姬道,“你也知道我如今的情况,有能耐独当一面的统帅实在是太少。杨涛与颜霖关系亲密,若是不用杨涛,颜霖也不可能真正归心,倒不如都要了。”

    杨涛帐下旧臣能者不少,姜芃姬正需要这些人。

    处理好杨涛,吸纳这些人就没什么难度了。

    她连杨涛都能容忍,更别说杨涛的旧臣!

    “对了,偷袭攻城的南盛士兵是什么来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