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95:收南盛,杀安慛(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是个谨慎周全的人,姜芃姬这个问题他早有准备。

    “他们?他们有一部分是各家士族的私兵,剩余七成都是临时招募的民兵。”卫慈动作轻柔地帮她擦拭湿发,一边说道,“南盛士族为了表示对杨涛的支持,曾拨了一部分兵力给杨涛。此次倒戈,南盛士族能进行这么顺利,使杨涛兵败被困,这部分人马起了重要作用。”

    幸好精锐只有三千多点儿,剩下人马都是临时招募的民兵,拉来充人头,壮大声势的。

    不然的话,哪怕杨涛有颜霖的支持,城池也很难守住。

    “此事当真?”姜芃姬眉头轻扬,唇角上翘些弧度,“如此说来,杨涛输得也不算冤枉。”

    卫慈道,“确实不冤枉。”

    姜芃姬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他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南盛士族与他一条心,愿意支持他的时候,借给他的刀就是他的。一旦背弃了他,原先借来的刀可不会再听使唤了。”

    正因为杨涛帐下兵力有部分是南盛士族借他的,所以南盛士族背叛杨涛的时候,杨涛的基业才会崩溃得那么彻底。倘若没有这桩事情,南盛士族就算想带人策反杨涛兵马,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说不定杨涛还能将人反杀,而不是无奈选择向姜芃姬投诚——

    历史经验教训世人,关乎身家性命的东西,永远不要捏在别人手中。

    倘若姜芃姬是杨涛,哪怕接受士族资助、欠了他们人情,姜芃姬也会在自己发迹后,暗中调换这批人。不是自己养出来的兵,始终隔了一层,谁知道他们的旧主子会不会暗地里搞事?

    这就是姜芃姬和杨涛的区别。

    卫慈清冷道,“杨涛虽有疏漏,但安慛更胜一筹,不然怎么能劝说这么多南盛士族倒戈。”

    “他算有什么本事?不过是运气好,捡了漏罢了。出身南盛士族又如何?结果南盛士族更加看好杨涛这个外来者。若非杨涛在我手中吃了这么大亏,影响了他在士族眼中的价值,区区一个安慛能趁机而入?他派了万余兵马试探我等兵力和防备,光是这点就瞧不起……”

    这万余兵马是哪里来的?

    三成是各家士族原先借给杨涛的兵力,剩下七成是临时招募的民兵,安慛根本没出成本。

    姜芃姬忍不住讥诮讽刺,明明白白告诉卫慈一个信息——她对安慛真没有多少好感。

    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人品和举止,还有一点便是他曾是卫慈前世的旧主。

    每每想到这点,她便觉得浑身不爽利,她家子孝是什么人都能压榨的?

    卫慈劝谏道,“主公说的也对,但我等兵力损耗巨大,对上安慛也不能掉以轻心。”

    姜芃姬同时跟聂氏和杨涛干了一架,哪怕都打赢了,但前后损失兵力和财力都是天文数字。

    她还没休养就跑来跟安慛干架,哪怕安慛也是元气大伤,她也不能敷衍应付。

    指不定就阴沟翻船了呢。

    姜芃姬笃定道,“这个道理我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说罢,她舒服地喟叹一声,脑袋一歪靠在卫慈肩头闭眼小憩,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卫慈的香味。不知他用什么东西洗衣裳,卫慈的衣裳常年都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仔细一嗅,仿佛还有点儿说不出的清冷,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姜芃姬极其喜欢,嗅多了,心情也会平静下来。

    卫慈动作轻柔地擦拭长发,大概是太舒服了,眼皮都沉重几分,生出了困意。

    等姜芃姬小憩够了,原先微湿的长发干得差不多了。

    姜芃姬趁机揩油,不要钱的情话一句接着一句。

    卫慈也习惯了她的动作,哪怕她像章鱼一般缠着他,他也能空出两只手将她长发束好。

    “主公真是越发有小孩儿气了。”

    姜芃姬道,“谁让子孝越发有慈父气场了呢,日后教养孩子肯定很拿手。”

    卫慈“……”

    这话让他怎么接?

    因为奔波劳碌,姜芃姬没有当天接见杨涛,而是择定第二日。

    这一夜,太多人因为各种原因辗转反侧。

    杨涛自然不用说,颜舒窈作为他的枕边人,自然知晓丈夫的处境,但她只能无声安慰。

    “……不知明日会是何等处境……”

    杨涛的声音带着罕见的迷茫,仿佛站在十字路口左右环顾的孩童,听着有几分脆弱。

    颜舒窈侧着身子瞧他,“不论是什么结局,妾身都会陪着你,你去哪儿,妾身去哪儿。”

    杨涛虎着脸吓她,“胡言乱语,若是为夫去见阎罗王呢?”

    颜舒窈道,“那就等妾身将孩子抚养成人了,再去寻你。”

    杨涛怔了一下,更加用力地环抱着她,夫妻二人一夜无话。

    颜霖那边也不平静,杨柔嘉将孩子哄睡了,发现丈夫提笔在锦缎上绘画什么。

    “这是……”

    颜霖道,“南盛一部分州郡的坤舆图,我军撤离匆忙,许多东西未能带走。”

    聪明人的记性大多不错,颜霖也是其中一员,尽管不如杨思或者史忠那种人过目不忘,但也超过寻常人一大截。许多机密文件都是仔细瞧了,深深记在脑子里然后再销毁的。

    搁在脑子里的东西,最不容易被人偷窃窥探。杨涛投降是不可更改的定局,未免姜芃姬轻视,颜霖先布下一局,再献上这些坤舆图,助她顺利拿下南盛,杨涛的处境会好得多。

    杨柔嘉叹道,“夫君为兄长筹谋甚多……”

    颜霖道,“这世上,为夫只有你们几个亲眷,若是连你们都护不住,这人间寂寥得无趣。”

    这一夜,除了他们几个,安慛等人也是心烦意乱。

    姜芃姬带兵抵达漳州的事情已经传入他们耳畔,安慛表面上看着镇定,内心却烦躁得不行。

    姜芃姬还未发迹的时候,安慛便认识她了,亲眼看着这人从小小县令成了盘踞一国的诸侯。

    如今人家提着屠刀直指他的要害,安慛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但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畏惧。

    心烦意乱了,安慛便去寻心腹求对策,借此汲取安全感。

    花渊与他畅谈一夜,仔细分析了敌我双方的优势劣势,烛火彻夜未熄。

    天未亮,帐外有人通禀说吕徵军师有要事找安慛。

    安慛离开花渊的营帐,后者起身相送。

    帐外的吕徵死死盯着花渊,暗中握紧了腰间佩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