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96:收南盛,杀安慛(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吕徵找了借口支走安慛,面上再也不遮掩对花渊的厌恶和恶心,浑身上下写满了戒备。

    自从知道花渊有失心疯的毛病,吕徵私底下翻阅了不少相关医术和野史故事,结合自己的判断和他对花渊的观察,吕徵觉得花渊这人不仅脑子有病,还十分危险,不能随意靠近。

    吕徵曾提剑去找花渊算账,对方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兰亭公柳羲。

    起初,吕徵还觉得可笑,但经过一阵子的严密观察,他却有些不寒而栗。

    寻常人发病,顶多疯疯癫癫、胡言乱语,说自己是谁谁谁,活像是亡灵附体。

    花渊的失心疯却比吕徵了解的病症更加严重,他没有胡言乱语、疯疯癫癫,反而口齿凌厉、思路清晰。吕徵大胆试探,发现花渊每次发病都会冒充不同的身份,例如花渊的胞兄、花渊的妻子、妻子的情夫、葛林、柳羲……有些人连听都没有听过,他们出现时间各不相同。

    吕徵起初还以为是亡魂附体,但当花渊说他自己是“柳羲”的时候,吕徵便知道对方这是彻底疯了。看似清醒理智,实则疯癫得没了自我,真情实感地将自己臆想为另一个人罢了。

    正因为如此,吕徵更加不能理解自家主公的决定。

    他为何要重用一个有失心疯的疯子,还让这个疯子去教导少主?

    尽管少主是安慛从旁支过继过来的孩子,不是亲生的,但安慛早年流亡的时候伤了身子不可能有自己的子嗣了。若无意外,这个过继来的少主就是日后的继承人,安慛也该郑重对待。

    吕徵心中思绪复杂又纠结,始终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未等他解开这些谜题,他发现了更加惊悚的事情,可怖程度堪比白日见鬼。

    某日,他收到一张来自花渊的求救信。

    没看错,的的确确是花渊写给他的求救信,信笺染了胭脂香,上面的字迹也极其温婉柔和,一瞧就知道是女儿家的手笔,落款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居然是花渊他嫂子写的,字字含泪。

    吕徵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催动,私下见了举手投足都女气十足的花渊。

    “这信函是你写给我的?为何求救?”

    花渊用袖子压了压眼角溢出的泪水,眉宇间带着女性风情,坐姿更是小家碧玉得很,看得吕徵格外不习惯。对方压低了嗓音,听着有些尖细,他还给吕徵行了一个标准的女性见礼。

    花渊一开口,吕徵便知道不妙。

    “奴家姓魏,夫家姓花,数年前嫁予花渊,为其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亦有苦劳,谁料花渊丧心病狂,趁着南蛮攻城屠戮的时候,举刀对奴家和一双儿女下手,奴家实在是冤屈得很啊。”

    花渊说着说着就哭了,吕徵仔细瞧他举动神态,活脱脱一个饱受苦难的士族妇人。

    吕徵调查过花渊,知道花渊的妻子姓魏,二人育有一子一女。

    不过,听闻花渊妻子生性风流放浪,时常趁着花渊发病的时候,从外找来情夫共度**。

    因此,这对儿女的生父到底是谁,还需要打个问号。

    吕徵算是明白了,花渊这是又发病了,臆想自己是被他亲手杀死的嫡妻?

    “你寻我做什么?你说有人要杀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吓够了,吕徵的心脏格外坚挺,接受能力也翻了好几倍。

    自称花渊嫡妻的人格哭啼啼,面上带着无尽的惊恐,哆嗦道,“那人是柳羲!”

    吕徵“……”

    “吕军师,你可一定要救救奴家啊,奴家发现了,那人就提着刀站在奴家身后……”

    吕徵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忍着恶心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花渊双手抓着他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的手心都是黏稠又冰冷的汗液,那种触感让人恶心得不行,双臂的汗毛都根根立起了。

    “魏夫人,这大白天的,你可别吓人。”

    花渊身后哪有什么人,空荡荡的,更别说提着刀的“柳羲”了。

    患了失心疯的人发病之后都是这个德行?

    话音刚落,花渊的身体突然抽搐一阵,口中溢出一声仿佛濒死般的痛呼,高亢且尖锐,吓得吕徵浑身一震。吕徵忍不住抬手轻抚胸口,坐在他对面的花渊重新变回熟悉的冷漠和尖锐。

    “花渊,你真不用去找个医师瞧瞧脑子?”

    吕徵真情实感地建议,主人格上线的花渊却冷哼一声,拂袖大步离去。

    又过了两日,吕徵再度接到一封来自花渊的求救信,落款是个并不算陌生的名讳。

    花渊他老婆的小情人之一,疑似两个孩子的生父。

    “犯病就犯病,有必要臆想自己是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嫡妻情夫?”

    吕徵发愁地抓了抓发髻,叹了一声还是去赴约了。

    他又一次瞧着花渊哭哭啼啼跪在他脚边,双手抱着他的腿,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你寻我作甚?难不成是‘柳羲’也要来杀你?”

    吕徵甚为无语,他觉得自己和花渊打交道多了,迟早自己也会变成失心疯的疯子。

    自称是花渊老婆情夫的人格惊恐又畏惧地道,“是啊,你怎么也知道?求求你救救小爷,小爷不想死啊!只要你救了小爷,小爷立刻让家仆给你千两白银,不,万两都行——”

    吕徵冷眼看着花渊又哭又闹的狼狈模样,内心波澜不惊,甚至有点儿想笑。

    对方又哭诉道,“她……那个柳羲,那个疯子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

    吕徵心下一惊,试探道,“杀了谁?”

    对方哆哆嗦嗦说了四五个人,最近被杀的是花渊嫡妻。

    “‘柳羲’怎么杀的你们?”吕徵好奇追问。

    对方道,“小爷亲眼瞧见了,那个疯子杀了人,活生生将人吃了——吃——”

    话音刚落,对方口中又溢出一声高亢尖锐的惨叫声,仿佛濒死之人一般瞪大了金鱼眼。

    吕徵被花渊弄得浑身汗毛倒竖。

    过了一会儿,他瞧见趴在地上的花渊慢悠悠爬了起来,恢复成熟悉的冷漠模样。

    “等等!!”吕徵这次将人喊住,“我知道你是失心疯,不过……‘柳羲’杀人是怎么回事?”

    花渊平静地道,“正如你听到的那样,那个叫‘柳羲’的人正在疯狂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