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98:收南盛,杀安慛(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现在的你到底是谁呢?”

    吕徵一脸戒备地看着花渊,神情凝重,仿佛一个不对劲他就要拔剑拼命。

    花渊唇角露出一丝刻薄的讥诮,对于他而言,吕徵的防备更像是搁浅鱼苗无力的挣扎。

    “吕少音,你以为我是谁呢?”

    花渊说话的语调变了,不似南盛雅言那般软糯平和,听着更像是东庆河间那块儿的。

    “你真以为自己是柳羲?你不过是花渊得了失心疯之后,臆想出来的人物。”吕徵咬牙说出了最能刺激对方的话,若是任由花渊这个疯子继续蹦跶下去,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倒不如趁早让他谢幕领盒饭好了,“你若真是柳羲,你不妨回想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

    毕竟只是臆想出来的人格而不是人格本尊,很多记忆都是模糊缺失的。

    花渊能通过搜集姜芃姬的生平经历,模拟臆想出对方的性格、言行举止和小习惯,但姜芃姬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的详细经历,花渊不可能每一桩事情都知道,这就是个破绽。

    果不其然,当吕徵说出这话之后,花渊的神情都变了。

    吕徵一边防备对方暴起发难,一边继续9用言语刺激花渊。

    “你说你是柳羲,那你可还记得当年琅琊郡求学,我曾与你在望山亭对酌的事?那个亭子里,你我都说了什么话?”吕徵一字一句道,“你根本回答不出来,因为你不是柳羲!你是花渊,南盛宁州人士,家中有父母兄长,双生胞兄未及序齿年纪便夭折,父母未等你长到启蒙之龄便染了时疫过世,家中产业被叔父婶母夺走。明面上善待你,暗地里却用后宅见不得光的手段养废你。你变得懦弱,娶了他们精心挑选的荡妇为妻,此女与人私通生下一子一女,你因为太过懦弱不敢反抗……花渊,这才是真正的你,现在的你只是臆想出来的假象……”

    花渊本尊是个性格温和到懦弱的人,不知道反抗,但又不甘于现状,不愿意被欺凌羞辱,因此分裂出了性格睚眦必报、狡诈残忍的“胞兄”。“葛林”与花渊有些亲戚关系,他身世凄惨但武力极好,花渊同情对方的遭遇又艳羡对方的能力,兴许也是因为这个才分裂出“葛林”。

    剩下的人格更像是情绪不稳定状态下生出的bug,

    他们的存在给花渊造成沉重的负担,为了自保,花渊本能分裂出克制他们的“柳羲”。

    原因也简单,因为花渊直面姜芃姬的时候,体内人格都在颤抖畏惧。

    谁能料到,这个人格是如此危险,不止能吞噬弱小的人格,还能威胁主人格,鸠占鹊巢。

    吕徵不知道这么多详细情况,但根据他的推测,所知实情与真相也差不离了。

    “你根本不是柳羲!你就是个患了失心疯却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疯子!”

    吕徵刚说完,花渊突然暴起将他手中的佩剑夺过来,掐着他的脖子,面色狰狞无比。

    “仅凭你一人之言,你以为我会相信?下次再胡言乱语,我便杀了你。”花渊压抑着声音,隐隐带着几分近乎癫狂的颤抖,听得人心肝直颤,他喘息着道,“我当然是柳羲,只要杀了那个冒充我的人,我就是唯一的柳羲。吕少音,你要是再妨碍我,休怪我不念当年同窗之情。”

    说罢,对方一个用劲儿便抓着吕徵的衣领将他摔到一边。

    吕徵脚下一个错步没站稳,胡乱间抓到了帐幕,狼狈摔倒在地。

    若非这顶帐篷扎得很有技术含量,整体牢固稳定,怕是要被吕徵撞倒了。

    吕徵狼狈爬起身,左手抓紧了佩剑,重重哼了一声,甩袖离开。

    此事一定要告知主公才行,现在的花渊就是个随时要人命的疯子,若是执意留着他,怕是姜芃姬还没带兵打过来,花渊就暗戳戳将安慛暗算死了。若真是如此,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吕徵的想法是没错,架不住安慛早就被花渊打过预防针。

    对于吕徵的担心,安慛根本没放在心上,不仅没有重视,反而有些想笑。

    失心疯是个什么样子,他还是见过的,花渊思路清晰、能力卓绝,哪儿像是个疯子了?

    倘若天下疯子都像他一样,那正常人还有活路?

    吕徵不知道,花渊投奔安慛的时候便主动交代过底子,那时候上线的是他的“胞兄”。

    “胞兄”告诉安慛,自个儿是花渊的孪生兄弟,因为一人早逝却舍不得兄弟,便共用一体。

    二人性情不同、习惯不同,反而被一些不明事理的人视为患了失心疯的疯子。

    安慛那时很缺人,吕徵也才刚刚投奔他,他还没摸清吕徵的能耐,心里有所保留。安慛见花渊主动投靠,神志清醒又是个人才,根本没有半点儿疯癫的迹象,他便信了花渊的说辞。

    这么多年,花渊都瞒得挺好,安慛又极其倚重他,根本不信什么失心疯的污蔑之词。

    吕徵急得嘴角起泡,安慛仍旧不为所动。吕徵失望的同时,只能另寻办法,采用迂回对策减少花渊的危害。例如,将花渊调离少主身边,然后再想办法离间安慛、少主与花渊的感情。

    不过,这个计划第一步就夭折了。

    安慛信任花渊,同样也不看重过继来的这个“少主”。

    他不理解吕徵的苦心,反而觉得吕徵有些挑事儿,思及花渊上的眼药,他对吕徵有些不喜。

    吕徵又不是蠢人,一番劝说无果,他便知道安慛是不会改变心意了。

    “真是气煞人也!”

    吕徵回了帐篷,气得想要摔东西泄愤,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先生,主公为何不信先生的话?”

    吕徵的书童跟着他从东庆来了南盛,这么多年风雨都见过了,书童不理解原先表现良好、求贤若渴的安慛,为何会是这副样貌,这与安慛当年苦苦恳求吕徵出山的样子相差太大了。

    “哼,他还能为何?”吕徵冷嘲道,“骨子里全是高人一等的糟粕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