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涛却不会觉得无法接受。

    顶着空有虚名的爵位,一家子混吃混喝等死固然安全,但出了什么事情,依旧要任人宰割。

    虚名哪有实权来得有安全感?

    要是怕功高震主,日后表现得平庸一些,军衔不高不低,一样挺安全。

    反正,哪怕他手上有了实权,姜芃姬该给他的虚衔爵位还得给,他相当于有两重保障。

    最重要的是,习惯战火纷飞、刀光剑影的日子,很难再回归平静,杨涛不是个闲得下来的。

    颜霖叹道,“正泽慢慢想吧,不论你是答应还是拒绝,记得多拖延一会儿,吊着她胃口。”

    杨涛一脸懵逼,问道,“吊着柳羲的胃口?”

    颜霖道,“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太容易得手的,往往不知道珍惜。”

    吊人胃口,不仅仅是为了让对方知道珍惜,同时也是为了无形中拉高自己的身价。

    杨涛什么脾性,颜霖再清楚不过。

    说句难听的,对方撅一撅屁、、/股,他就知道对方要拉什么屎。

    行事果断利落,一旦做下决定就绝不拖泥带水,颜霖这是教他“矜持”,学会摆谱。

    毕竟,现在不摆谱,日后怕是没有摆谱的机会了。

    杨涛神色复杂地道,“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颜霖这话太有歧义了。

    偏偏姜芃姬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性,一个具魅力权势与一身的女人。

    尽管人类已经摆脱了兽类的愚昧,但有些地方还是共通的。择偶的时候,有能力的雄性在择偶方面更加受到雌性青睐。撇去性别不谈,有权有势的人,的确是更容易吸引异性注目。

    民间有不少八卦,说的就是这位女性诸侯与身边臣子的花边谣言。

    这就跟男性君主身边全是女性臣子,百姓同样会脑补他们有什么不伦关系一样。

    颜霖眼珠子一瞥,瞧了一眼杨涛的脸,罕见地嗤了一声。

    “少阳,你这是什么眼神?”

    颜霖笑道,“正泽容貌虽美,但也不算人间绝色,那位兰亭公不会觊觎你美色的。”

    杨涛对自己的脸一向很有信心,他道,“怎么就不是绝色了?”

    颜霖问他,“你觉得柳羲帐下那个叫卫慈的人,如何?”

    钱素和杨涛一起懵逼,为什么话题偏到卫慈身上了?

    钱素回忆卫慈的脸,听杨涛道,“大雅君子、卓尔不群。”

    颜霖问,“他的容貌如何?”

    大雅君子、卓尔不群,赞美的还是品行道德,颜霖问的是脸!

    杨涛搜肠刮肚想了大半天,总觉得什么词汇搁在卫慈身上都略显艳俗。

    最后,他只能道,“他比少阳就好了那么一点点儿。”

    钱素忍俊不禁,险些没憋住。

    “少阳为何突然提及卫慈的脸如何?”

    颜霖垂眸,平淡说出一个今天大八卦。

    “柳羲腰间的挂饰和卫慈的,反了……你说,一男一女,什么情况下会弄错彼此的配饰?”

    杨涛是成年人啊,如何回答不出来,他心直口快地道,“当然是鸳鸯交颈、共赴……”

    他似乎被人掐住了脖子,禁了声音,钱素也停下脚步,二人震惊地看着颜霖。

    杨涛道,“素记得柳羲腰间配饰不少,为何你会注意这个?”

    钱素倒是明白。

    当年他和颜霖初见,对方就指出他配饰衣着哪里出错,眼尖得像是有强迫症。

    配饰这玩意儿也不是随便就能戴的,什么身份戴什么配饰,什么场合戴什么配饰,什么年纪戴什么配饰……这些都有讲究。若是哪里弄错了,少不了要被人在背后讥笑为不知礼节。

    姜芃姬性格再怎么随性,人家也是一方诸侯。

    今日可是她与杨涛定下盟誓的庄重日子,不可能在这种小细节上犯错。

    真要弄错了……

    多半不是不重视,而是因为……

    三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心下很复杂。

    颜霖垂眸低语道,“这事儿烂在肚子里。”

    杨涛道,“懂懂懂,绝对不说出去。”

    以前还以为愚民传播的香艳八卦是诋毁人,没想到姜芃姬真跟帐下臣子有一腿。

    颜霖淡淡补了一句,“别胡思乱想。”

    那两个人怕是真有感情,若是身为主公的她与众多臣子胡来,那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一个集团势力是个什么风气,他能感受出来。颜霖对姜芃姬的第一感觉就是“清正”,他也发现,除了那个叫卫慈的人跟姜芃姬有些苗头,其他人根本没将他们的主公当成女子看待。

    杨涛最听话了,小伙伴说什么就是什么。

    很快到了午膳时间,姜芃姬邀请杨涛等人一起用膳,各种珍馐美味让人拇指大动。

    漳州水产多,姜芃姬在直播间咸鱼的指点下,进一步扩张了膳食版图。

    杨涛几个都是水边长大的,倒是不知道常见的鱼虾水产,诸如扇贝生蚝还能这么做。

    要知道,姜芃姬来之前,这个时代的厨艺仅限于白水烹煮,调味料稀少,顶多搁点儿盐。

    士族吃得精细一些,但烹饪手段极少,再好的材料,做出来的膳食味道也有限。

    杨涛算是明白姜芃姬帐下的知客斋食肆能打仗到哪儿,开到哪儿,做的的确好吃。

    于是,杨涛就冲姜芃姬要了一个庖子。

    反正少阳说了,现在姜芃姬有求于他,他稍微任性一些也是可以的。

    果不其然,姜芃姬答应了,还拨了厨房手艺第二好的庖子,看得杨思眼睛都嫉妒红了。

    他觊觎主公的御用庖子这么多年,没见主公有赏给他的念头,杨涛刚来就抢!

    卫慈见杨思一脸愤愤的表情,笑着将没动过的一盘烤生蚝给了他。

    未曾想,杨思接过之后还白了卫慈一眼。

    卫慈一想就明白,低语道,“等战事结束了,慈府上的庖子分你一个?”

    杨思心下满意,“这可是你说的,莫要反悔。”

    卫慈府上的庖子厨艺不比主公那儿的差,膳食更追求精细,仅仅因为卫慈身子需要调养,吃食更加精细。求不到主公这边的,敲卫慈的竹杠也行,只要能满足这条舌头就好。

    卫慈笑道,“此物不可多食。”

    见杨思挺喜欢吃生蚝,卫慈好心补充了一句。

    杨思道,“为何?”

    卫慈道,“此物,壮阳补阴。”

    杨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