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62:收南盛,杀安慛(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壮阳补阴?

    杨思这会儿吃也不是,不吃又嘴馋,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最后,他将筷子端正摆好,压低声音与卫慈耳语,“卫子孝,你莫不是诚心的?”

    他像是那种需要壮阳补阴的男人?

    男人说什么都行,唯独不行不能说,杨思怀疑卫慈是诚心恶心他的。

    卫慈眨着无辜的眼睛,一副不解的表情道,“靖容这是何意?慈不过是提醒两句,此物味美,但不宜多食。靖容的脾性是什么好吃就吃到腻,要是吃出了毛病,再提醒可就晚了。”

    杨思道,“你我相识多少年了?少在的面前扮无辜,骗骗不知情的人还行,骗我可骗不到。”

    卫慈的人脉是真的广,姜芃姬帐下除了少数几个例外,大多都跟他有些私交关系,例如丰真杨思二人就是经由他的介绍才会“自投罗网”。正因为私交甚好,所以彼此了解格外深刻。

    杨思是知道的,若非卫慈这张脸太有欺骗性、长得太正人君子,哪会没人看穿他的本质?

    卫慈笑道,“你若是不吃,那也别浪费了。”

    他作势要将那叠生蚝拿回来,杨思手快一步拦了下来。

    “哪有送人的东西再要回去的道理?谁说我不吃了?”杨思眼珠子一转,笑着对卫慈道,“倒是子孝更需要多补一补,你也知道如今这个局势,若是能有个……那就再好不过了。”

    卫慈轻呷一口茶水,眼睑低垂,又长又翘的浓密睫毛投下一片扇形阴影。

    姜芃姬耳力绝佳,一向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心多用,哪里会错过卫慈这边的动静?

    她暗中用手指摩挲腰间垂挂的配饰,唇角微勾,仿佛眼底都漾开一层温柔的涟漪。

    难怪有那么多直播间咸鱼说要在他的睫毛上荡秋千,她也想了,更想在他心间纵火。

    卫慈低语道,“不急,慌什么。”

    杨思险些呛住了,没好气道,“你比……人家姑娘年长六七岁,再迟下去,你还能生?”

    卫慈和姜芃姬的关系毕竟没有公之于众,几个聪明人心知肚明,达成默契,但更多人还被这二人蒙在鼓里。主公没有说要公开,这事儿就不能见光,杨思说话也要注意避讳。

    卫慈冷笑道,“靖容可比慈还要年长六七岁呢。”

    言外之意,杨思都能铁树开花,凭什么更年轻、生活更自律的他不能?

    这群人尽喜欢瞎操心!

    杨思真想爆锤卫慈,说好的挚友,结果却是塑料制品,还能不能有点儿爱了。

    美食不断供应,众人也没什么心思谈论正事,吃饭填饱肚子要紧。

    杨思果断抛弃让他心梗的卫慈,投入美食的怀抱,他一人饭量抵得上两个卫慈。

    当然,在场食量最佳的还是自家主公,一人吃了七八个大汉的饭量,瞧得自诩大胃王的杨涛都呆了。见过能吃的,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宴席散后,杨涛忍不住跟颜霖吐槽了一句。

    “我算是知道柳羲为何要逐鹿天下了?”

    杨涛煞有其事地双手环胸,说着还点了点头,闹得颜霖以为小伙伴有什么高见。

    “为何?”

    “没人养得起她,太能吃了。”杨涛道,“不自己出来拼一把,搁在后院是要饿死的。”

    颜霖“……”

    要不是周遭有人,他要顾着杨涛的颜面,真想抽出双剑教杨涛学一学什么叫谨言慎行!

    殊不知,姜芃姬已经听到了,毕竟她的听力好得不科学。

    “主公可有喜事?”

    卫慈正准备帮着整理公务,没想到自家主公突然笑出声,还是那种颇为无奈又很宠溺的笑。

    姜芃姬笑道,“没什么喜事,不过……这个杨涛真是个妙人,这个性格也是辛苦颜霖了。”

    卫慈茫然一脸,直到姜芃姬低声复述杨涛那句话。

    “这简直是个宝藏男孩儿,太可乐了。”姜芃姬丝毫没介意杨涛的吐槽,反而觉得对方挺萌的,蠢萌蠢萌的,倒是与以前的李赟几人有的一拼,她更加在意自家的青蛙,随时随地撩他,这会儿也不例外,她道,“子孝,你可养得起我?哪怕我一人一顿吃掉七八大汉的伙食?”

    卫慈叹道,“慈的月俸薪水还是主公发放的。”

    姜芃姬道,“子孝回答如此耿直,你让我如何继续撩拨下去?”

    卫慈道,“主公该处理政务了,慈可不想当那个蓝颜祸水,让你耽误正事。”

    姜芃姬点了他的鼻子,嗔道,“不解风情。”

    卫慈说,“不解风情的卫子孝恳请主公今日下午莫再偷溜出去摸鱼,专心政务,可好?”

    姜芃姬“……”

    这哪里是有情人啊,分明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管家机器人,还是软硬兼施外带色、、/诱的。

    因为卫慈的监督,姜芃姬偷溜当甩手掌柜的计划再一次泡汤了,五百万咸鱼观众也只能看着姜芃姬蹲在政务厅跟成堆的文书较劲儿。他们喝茶吃瓜子,笑看姜芃姬水深火热的模样。

    【吹爆小辣椒】主播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谈恋爱不能找一个满脑子事业心的男人,因为对方会无视你的撩拨和诱、、/惑,只想让你跟着他一块儿为了事业奋发向上。

    卫慈也帮着姜芃姬整理,垂头的时候瞧见腰间饰物有些异样。

    他拆下一条配饰,眉头轻拧,因为这是主公的,他自己那块儿则跑到主公腰间。

    “怎么了?”姜芃姬抬头瞧他,见他手上拿着的,说道,“我将你戴在身上,可有感动?”

    卫慈忍不住扶额,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姜芃姬问他,“怎么了?”

    卫慈道,“主公可知颜霖的经历?”

    姜芃姬道,“听过一些。”

    卫慈道,“前世,颜霖曾因为一名官员穿着不得体而参了对方一本,二人因此结仇。”

    姜芃姬道,“穿着不得体?怎么个不得体,难不成还能搞制服py?”

    “配饰僭越了。”卫慈道,“那名官员因为一桩事情办得不好被陛下申斥贬官。按理说,官员的官服也要做出相应的改动,结果那名官员一时粗心穿了原先官职才能佩戴的饰物……这就被颜霖眼尖发现,朝堂上参了一本,导致那名官员又被陛下申斥,他就跟颜霖不对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