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摩挲下巴道,“你想说……颜霖大概发现你我关系了?认为我潜规则下属?”

    卫慈道,“多半不会想得太好。”

    姜芃姬道,“这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打算潜规则他或者他当宝贝眼珠子的杨涛。”

    卫慈“……”

    自家主公一点儿不顾忌名声,将主公名声看得格外重要的卫慈有些心累。

    姜芃姬道,“不用换回来了,遮遮掩掩的,我又不是见不得光。”

    她都不在意了,卫慈再坚持也没用,心下担忧的同时又隐约生出几分让他唾弃的暗喜。

    过了几天,杨涛答应了姜芃姬的要求,姜芃姬也给予了足够的信任安抚他的旧臣。

    与此同时,姜芃姬还派遣大量斥候打听安慛治下的情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日子一天天过去,正转眼过了十日,姜芃姬准备趁着卫慈不注意的空档去摸鱼,刚起身便听到直播间咸鱼在欢呼。她打开弹幕一瞧,原来今日又是欧皇诞生的日子——

    她瞧了一眼正准备关掉,万万没想到屏幕出现一张艳丽绝世的脸。

    饶是对颜值极为苛刻的姜芃姬,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的确是好瞧。当然,这张脸的主人并非咸鱼穿越的身体,咸鱼穿越的身体是个类似护卫的角色,长相丢到人群就找不到的水准。

    “看样子没什么危险。”

    姜芃姬简单判断了一下情况,放心出门摸鱼,丝毫没料到这群人是冲着她来的。

    “唉,果然穿越不会是什么好身份——”

    欧皇附身之后便觉得浑身腰酸背疼,脚底板的草鞋早就破烂,磨出了不少血泡。

    若非不远处的树荫下端坐着两位天仙儿般的人物,他早就坐不住了。

    为了保命起见,这位欧皇选择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一边将肩上挂着的草鞋取下换上,一边支长了耳朵探听情况。大概是欧皇多了,众人也有一较高下的念头。不论穿越成什么角色,总不能当第一个时间未满就被迫终止穿越的倒霉鬼,因此,欧皇就忍了脚上和身上的痛楚。

    听了许久,他终于查明了一些情况。

    这一行二十二个人不是南盛、中诏或者东庆人士,而是极少出场的西昌国人士。

    西昌国?

    没啥印象。

    更让欧皇和咸鱼惊讶的是,那两个端坐在树荫下,穿着简陋的少年少女,居然是皇子帝姬!

    没听错,皇室出身,皇子帝姬!

    听二人谈话,他们似乎还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兄妹!

    不过,西昌国的皇子皇女跑到东庆做什么?

    欧皇瞬间阴谋论,饶是他脑洞极大,终究还是大不过现实。

    这二位的来意出人意料,他们是西昌皇室送过来“和亲”的!

    没看错,和亲的!

    欧皇与五百万咸鱼齐刷刷哑然,这叫哪门子的皇室和亲?

    连同皇子皇女在内也才二十二人的队伍,除了这两位皇室成员的衣着还算清爽,只是布料被浆洗得褪色发白,其余人皆是蓬头垢面,衣着破烂,面黄肌瘦的,说是难民也有人信啊。

    “莫非是和亲路上被人打劫遭难了?”

    在欧皇的认知中,皇室就是有钱有权有势的代表,面子工程永远不会寒酸。

    这两位皇子帝姬这么惨,多半是半路遭难了。

    殊不知,人家就是这么穷。

    一行人休息一阵,再度起身。

    欧皇眼睁睁看着几名“护卫”半是强迫半是威胁,从附近渔家借了几艘渔船。

    二十二人挤在船上,瞧着摇摇晃晃的船身和漾开波纹的水面,欧皇暗戳戳抱紧了自己。

    因为这具身体是护卫,耳力不错,他隐约听到船舱传来皇家兄妹的谈论声,撇除没什么营养的商业互吹,剩下的内容就比较劲爆了。例如——皇子的联姻对象居然是他们的主播啊!

    咸鱼们听呆了,齐刷刷去闹姜芃姬,弹幕将她的视野全部填满。

    姜芃姬正半躺在河边垂钓,一旁的鱼篓空空如也,莫说鱼了,连一片鱼鳞都没有。

    咸鱼们也不明白,姜芃姬穿越这么多年,钓鱼从未钓上任何鱼类,为何还乐此不疲?

    姜芃姬一边垂钓一边眯眼小憩,鱼竿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右手支着脑侧,脑袋上的斗笠将大半张脸都遮盖严实。等她听到动静看弹幕,发现满屏幕都是“渣女”、“心疼子孝”……

    姜芃姬“……”

    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循着弹幕去瞧欧皇的子直播间屏幕,发现这里的弹幕也是五花八门,撕得昏天暗地。

    姜芃姬揉了揉眉头,仍是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经过咸鱼们的“热清”解说,姜芃姬才明白有一行人自称是西昌皇室,要过来跟她联姻。

    “这都什么鬼?”

    临近落日时分,姜芃姬提着空荡荡的鱼篓回去,没想到被守株待兔的几人抓了个正着。

    “咳,来得真齐……发生大事了?”

    丰真几人对视一眼,最后选出卫慈递交邦交国书。

    姜芃姬接过那卷陈旧的二手竹简,打开一瞧,一目十行看完。

    刨除各种没有营养的问候和端架子,核心的意思就是西昌国皇帝打算将儿子赐予姜芃姬当侧室,以求两国交好,同时还暗示说这个儿子如何如何好,希望未来儿媳能看在姻亲关系上,借兵给他,助他平定西昌国内的战乱,届时西昌东庆守望相助,建立永远的邦交友谊。

    对方还许诺了各种好处,只要姜芃姬借兵给他,他收复了西昌,这一切好处都能兑现。

    且不说东庆西昌,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隔着一个中诏如何守望相助,光是将儿子赐予姜芃姬当侧室的操作她就想不明白……据说这位皇子还是皇后生下的二子……

    “骗子?”

    姜芃姬翻来覆去瞧了一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卫慈苦笑道,“倘若是骗子,臣等几人也不敢将其献到主公跟前。”

    那就是真的喽?

    “不是我不信,问题是这玩意儿假的很真啊。”姜芃姬露出一丝诧异,“哪个国家的皇帝会将皇后所生嫡子送出去,换取兵马的?虽说西昌是五国之中最弱的,但也不至于这般落魄。”

    卫慈道,“等主公亲自接见,兴许就明白了。”

    他用前后两世的节操保证,西昌,真的是一个一言难尽的国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