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04:收南盛,杀安慛(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论是姜芃姬还是直播间五百万咸鱼,在他们的固有印象里面,皇室再穷也不会吝啬面子工程,毕竟皇家颜面不能丢,哪怕打肿脸也要充胖子,但西昌国的使者却给他们上了一课。

    且不说人家是什么来意,既然以一国使者的身份来的,姜芃姬不能怠慢了。见人之前,怎么也要沐浴更衣,总不能穿着一身麻布裋褐见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哪个渔村的渔女呢。

    姜芃姬关了主直播间视角去洗漱,咸鱼们无聊只能扎堆在欧皇的子直播间聊天,顺便探听“敌情”。他们的可都是“碰瓷cp”的忠实拥趸者,不容许二人之间横插进来一个陌生小三!

    欧皇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他对两位皇室的龙子凤孙没有半点儿好感。

    那二人虽说落魄,但姿态却端得很足,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贵胄架子。

    搁在喜欢他们的人眼里,兴许会赞一句跌落尘埃却不折傲骨,说他们没有辱没皇室身份。

    搁在不喜欢他们的人眼里,这么做就是矫情,连丸州百姓都不如,拿什么脸装龙子凤孙?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

    西昌二皇子瞧着室内装扮,再看看自己一行人的模样,不悦的同时又有几分自卑。他们带来的仆从护卫实在太上不得台面,一个个灰头土脸不说,怕是寻常难民都比他们干净一些。

    几个护卫更是如此,脚下的草鞋磨得破破烂烂还不舍得换掉,露出沾满污血的脚板和略微畸形的脚趾,他们的形象与西昌国使者该有的形象大相径庭,不仅没能让二位天之骄子脸上增光,反而揭了他们的短处,让他们脸上火辣辣的,丢人丢到了未来妻子跟前,让人小瞧了。

    几个侍从木讷地应下,唯独欧皇内心冷嗤了一声。

    “主播真是个好人——”欧皇和其他几个护卫被安排到仆从歇脚的地方,还有人专门给他们准备了干净衣裳、热水和吃食,也不知道这具身体多久没吃饱了,欧皇嗅到食物香味,肚子就开始轰隆隆打雷,双手仿佛不受他控制了,几乎用抢的速度将一大碗米饭吃进肚子,食案上的菜肴一扫而空,吃光之后还觉得肚子有空地,他还能再吃一份,“饿死了——”

    与此同时,西昌皇子和帝姬也被当做贵客招待。

    仆妇带着几名侍女端上数个盘子,上面放着一整套折叠整齐的女式华裳和头面首饰。

    尽管不是按照皇家规格制造的,但也是高门大户的士族贵女才有资格穿戴的。

    帝姬看似冷若冰霜,眼睛却一直往几个盘子扫,目光也流露着喜欢以及势在必得。

    她出生的时候,西昌皇室还没这么落魄潦倒,她也享受了七八年的富贵荣华,吃穿住行都是世间顶顶好的。作为最受宠爱的帝姬,父皇为她贺生,一次便能用去数万两白银。

    她要什么,父皇就给她什么。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数年之前,西昌国四分五裂,各方势力互相绞杀,隔三差五便有人起义,有名有姓的“诸侯”也是节节攀升。西昌皇室被人一举推翻,他们一家子连同一些忠心耿耿的大臣被乱臣贼子逼四处逃窜,日子也是越过越差,穷得要啃树皮了。

    无人知晓,为了凑齐这二十几人出访的费用,那些老臣连棺材本都掏出来了,父皇还忍痛将未曾生育的妃嫔卖入了烟花柳巷赚皮肉钱。思及父皇母后二人过的日子,再瞧瞧仆妇侍女端上来的锦衣华服、珠宝首饰,这位帝姬便觉得五味杂陈,各种情绪在胸腔翻江倒海。

    她早就到了及笄的年纪,按理说也该筹备议亲嫁人了,但如今的皇室连翻身的资本都没有,她能嫁给谁去?难道说要嫁给西昌那些自称“诸侯”的乱臣贼子,换取些许的金银钱帛?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母后口中听说父皇的打算,心思便活络开了。

    她也要去联姻!

    西昌皇后道,“你是女子,那个柳羲也是女子,你如何能比得上你二兄?”

    “儿臣听闻柳羲至今膝下无子,身边连个伺候人都没有,谁知道她是身体有恙还是有磨镜癖好?”帝姬道,“十六国乱世,不是还有一对姐弟独占皇帝三千恩宠?退一步说,柳羲若是没有磨镜癖好,儿臣也甘心嫁予她帐下最得用的臣子,日后也能笼络夫君,一旁帮扶二兄。”

    西昌皇后拿不定主意,只能将女儿的话告知丈夫。

    西昌皇帝一听,他觉得女儿说得很有道理。

    他将儿子送过去当侧室还不够,毕竟没有子嗣地位就不稳,若是重臣娶了帝姬当了他女婿,吹吹枕头风,相当于拉拢一个有分量的盟友。没有诞生子嗣前,儿子的腰杆子也能直起来。

    另外,这对儿女还是稍有的龙凤双生子,那可是龙凤呈祥的祥瑞,分量更加不同。搁在外人看来,西昌皇帝将儿女送出去换取富国兵马很荒诞,殊不知这个机会还是这对兄妹抢来的。

    西昌国王是个不禁女、、/色的,宫中妃嫔不全是士族出身,八成都是民间选拔上来的,因此出身普通的庶出子女可不少,他们可都盯着这个机会呢。不知道这个皇室什么基因,不论男女长得都很好看,西昌皇帝为了换取银钱粮草,送出去好几个比较年幼的帝姬了。

    作为唯一的嫡女,她出身高贵,血统纯正,绝不能沦落到那种不堪的境地。

    思绪翻转,从前的一幕幕从脑海略过。

    帝姬深吸一口气,微微张开双臂,下巴微扬,几名侍女上前为她宽衣解带,伺候她沐浴。

    这幅情形让她想到了锦衣玉食的从前。

    不论如何,此行一定要成功!

    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那位皇子身上,只是他的神情更加淡漠,偶尔眼底还会闪过些许屈辱。

    这两位沐浴更衣要折腾一个多时辰,姜芃姬一个战斗澡两三分钟的事儿。

    早早就换好衣裳开了主直播间,磕着瓜子让侍女梳头,听仆妇和侍从回禀那两位“天之骄子”的反应。

    姜芃姬听后,表情一言难尽。

    “他们是不是脑补得太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