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把这事儿跟众人提了一嘴,有趣的事情要大家一起分享。

    丰真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卫慈,笑着给西昌一行人上了眼药。

    他道,“或许,人家便是这么想的。西昌不比东庆,对主公的认知仅限于寥寥几个字眼,未必有更深入的了解。那位西昌皇子又是嫡出,怎么能没点儿野心谋略?忍辱负重地献身换取兵马复国,哪里比得上笼络主公,慢慢让主公专心情爱,他好趁机架空主公来得便捷?”

    卫慈冷笑道,“不知羞耻。”

    “子孝不信?”丰真抬杠道,“子孝也是博览群书、贯通古今,难道没看过史书上那些靠着讨好岳家积攒底蕴,一朝腾龙翱翔便踹了糟糠妻的例子?后人提及他们,只会称赞男子气运好、善隐忍、有胆识,只字不提他是踩着岳家、架空岳家上位,这算得上什么‘不知羞耻’?”

    丰真倒是看得清楚,亦或者说他也是男人,最清楚男人的野心和思维。

    “人人皆道,是非功过由后人评说,但写下这段历史的,那可是当代的史官。后人评说的依据也是靠着史官写下的内容,春秋笔法还少了?给史官一杆笔,黑的能写成白的,白的能写成黑的。”瞧卫慈脸色阴沉如水,丰真又笑着添了一句,“倘若那位西昌皇子野心勃勃,先是曲意奉承削弱主公戒备,再以情爱攻心,侥幸诞下血脉,主公的偌大家业还能传给谁呢?”

    卫慈道,“没有自知之明。”

    丰真笑道,“人家再有自知之明,没有碰壁之前,想法总是乐观的。”

    姜芃姬嗑着瓜子,瞧着丰真怼卫慈,忍不住帮衬了一句。

    “得了,三言两语说得我像是沉迷美色的昏聩之主,我是那种人?论心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在我面前班门弄斧?那位西昌皇子,不管他是有野心还是没有野心,瞧了便知道。若是没野心最好,若是有野心,他是欠教训了。”姜芃姬冷哼一声,瓜子又磕了几枚。

    丰真幽怨地瞧了一眼自家主公。

    护犊子也不带这么护的,他才说了几句,还没怎么欺负卫慈呢,她就迫不及待跳出来了。

    丰真心里吐槽,面上却恭敬地作揖道,“主公英明神武,自然不会被区区美色蒙蔽。”

    姜芃姬反问,“那你担心什么?”

    “那位西昌皇子,容貌虽显稚嫩,但已有天人潜质,这不是怕主公瞧了真人,然后……”丰真浪归浪,很少跑到姜芃姬跟前作死,哪怕作死了,他的求生欲也会让他将情势扭转过来,例如这次就中途改了口风,生硬地作揖到底,义正辞严道,“臣擅作主张,还请主公责罚。”

    姜芃姬皮笑肉不笑。

    丰真把该说的话都说光了,出发点还是为了她好,姜芃姬要是追究就是她无理取闹了。

    “得了,一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天人潜质。人人皆道子实阅遍风月,如今瞧来还是功力尚浅,屁点大的孩子还能掀起惊涛骇浪?有句老话说得好,好瞧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空有一个脸蛋有什么用,摆在家里当花瓶,我还嫌能吃占地方呢。”

    姜芃姬当然看过那位西昌皇子,咸鱼们还鸡蛋挑骨头将那小子贬了个遍,说他鼻子又短又榻又肥,那玩意儿能力不好什么的……姜芃姬就看他们胡闹,没想到丰真也跑来插一脚。

    丰真仔细琢磨姜芃姬的话,深深感觉主公的嘴巴有多损。

    对面的卫慈微微垂首,嘴角却有上扬的趋势。

    丰真“……”

    惹不起惹不起,大魔王的男人果然是有后台的。

    丰真忍不住皮了一句,“臣功力尚浅,主公跟前班门弄斧,惭愧。”

    姜芃姬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日常想捶死丰真。

    他这么说,不是反讽姜芃姬阅遍风月,功力高深?

    “世间美色万千,无需一一阅览,见识过最美好的色彩就好。子实不懂,这叫贵精不贵多。”

    丰真“……”

    作为谋士的他,打嘴炮输给自家主公,看样子他的业务还不够精湛。

    姜芃姬对着众人道,“你们也留下瞧瞧,看看是什么天姿国色,居然能入得了子实的眼。”

    丰真“……”

    主公,你还有完没完了?

    不就是怼了你的心肝宝贝,这般记仇?

    杨思在一旁幸灾乐祸,别以为丰真没听到他发出的轻微噗嗤笑声。

    等了好一阵功夫,姜芃姬茶水都凉了几轮,那两位娇贵的皇室后裔才匆匆来迟。

    别说,丰真的审美还是没问题的,不论是那位西昌皇子还是西昌帝姬,相貌都属于上乘。

    尽管这些年生活得落魄,但小时候受到的皇室教育已经刻进骨子里。

    洗干净之后换上锦衣华服,盛装打扮,原本八分九分的素颜被拉到了满分。

    果然,人靠衣装。

    姜芃姬这具身体的颜值是不用说的,她气质又独特,身上虽无寻常女子惯有的温柔弱气,但也有另一番美感。上佳的容貌、上位者的气势,一眼便抓住了那位西昌皇子的眼球。

    他本以为姜芃姬是个言谈粗俗、容貌不堪的女子,毕竟她时常与军中武人混在一块儿,常年征战,容貌肯定没有细致保养,说不定生得五大三粗,丑陋不堪,这才成了大龄剩女。

    如今一瞧,除了相貌略显英气外,倒是挑不出哪里不好。

    西昌皇子心底那点儿被父皇当做物品赠予其他诸侯为侧室的屈辱感稍稍压下去一些。

    兄妹二人冲姜芃姬行礼,养眼得不行。

    姜芃姬作为颜狗,反常得有些不悦。

    她对外的名声虽差,但也没有好、、/色以及男女不忌这两项吧?

    “东庆与西昌相隔万重千山,二位皇裔千里迢迢而来,有何来意?”

    帐下有亓官让、丰真、杨思三个小心眼儿,姜芃姬也不是心胸豁达的人,对待某些事情格外小气记仇。因为二人的野心、丰真的打岔和卫慈的反应,她对这对兄妹没半点儿好感。

    明明瞧过西昌皇帝写的信函,她愣是装作不知道,让二人亲口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

    堂堂一国嫡子被人送来当侧室,自尊心强一些的男子,哪个受得了?

    果不其然,那位西昌皇子脸色当场就变了。他忍了急剧起伏的心绪,心下转了转,斟酌着回答,试图引经据典,拉扯南盛东庆两国的交情,极其含蓄地表达来意,保留些许颜面。

    他模糊了重点,着重强调两国情谊,卖惨买可怜,联姻之事一语带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