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二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我知道了,下去吧。”

    收到西昌帝姬和皇子没有安分回西昌,反而改道南盛的消息,姜芃姬便知道他们的打算。

    尽管这里面也有自己引导的份儿,但二人这么配合也出乎她的意料。

    “按理说西昌战乱这么久,这二人也吃过几年苦头,为何还是这么拎不清楚?”

    姜芃姬蛮诧异这事儿,谁人不知道她姜芃姬与安慛即将开战?

    这种情况下,不论是姜芃姬占优势还是安慛占优势,他们都需要更多的兵力作为筹码,不可能抽出余力帮助隔着一个中诏的西昌。自个儿都自顾不暇了,哪有闲心助人为乐?

    退一步说,帮助西昌有什么好处?

    别听西昌皇帝许诺各种好处,只待他复国就能一一兑现,什么口头好处都是假的,隔着千山万水,人家要不要兑现全看心情。巨大利益面前,所谓的诚信,特别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诚信就是屁话。人家西昌皇帝允诺再好听,一张空头支票,在姜芃姬眼中抵不上一个士兵。

    卫慈正帮姜芃姬磨墨,瞧着砚台晕开一层墨汁,浓淡合宜,这才道,“食、色,性也。圣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匹夫?这世上多得是为了美色而铤而走险的人,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是说西昌那两位对自己美色有信心,自认为他们在诸侯眼中抵得上数万兵马?”姜芃姬表示不能理解,她道,“西昌如今弱成这样,有这数万兵马,莫说一个帝姬一个皇子,便是将人整个皇室都霸占了,他们还能吭声反抗?何必弄什么虚假联姻,真把自己当人看了。”

    卫慈:“……”

    尽管主公说得刻薄毒辣,但事实就是如此。

    没有兵马,拳头软弱,谁会将区区西昌皇室放在眼中?

    恃美行凶也得看看自己的后台够不够强硬,西昌那两人是过于高看自己的美色和价值。

    殊不知他们在乱世诸侯眼中,不过是两件除了脸蛋没什么额外附加价值的货物和玩意儿。

    姜芃姬笃定地道,“安慛可不是我,他们若是转道去了南盛,多半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他们若回了西昌,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倒不如被安慛看中了,好歹临终之前还能享受一段时间的荣华富贵。”卫慈叹道,“当然,人各有命,慈是不会同情他们的。”

    记得前世的西昌是境内诸侯最多的国家,打仗牺牲也最惨烈,往往一个诸侯出现没几个月就被另一拨人取而代之。皇室起初作为众矢之的,时常被各家诸侯当做刷经验和名声的小怪。

    据不完全统计,乱世开始到结束,西昌境内发生诸侯起义不下三百起。

    最大的诸侯治地仅有半州,最小的诸侯只有一个村,手头有个几百人就能自称诸侯。

    西昌皇室一再被打压,挤压仅有的生存空间,最后龟缩在贫瘠的小山村,其他诸侯都瞧不上他们,懒得去打了。为了赚一口饭吃,皇帝下地耕种、皇后耕织裁衣赚零花,生育过的没生育过的妃嫔被卖入烟花柳巷赚皮肉钱。因为太闲了,皇帝热衷于造人,几年下来儿女成堆。

    越生越穷,越穷越生,关键是生下的孩子个个都是美人坯子。

    最后沦落到贩儿卖女赚取米粮。

    如今的西昌皇室还有一些忠心老臣帮扶,没有混得那么惨,但再过两年就说不定了。

    尽管西昌皇室出身的孩子真的很惨,但卫慈却生不出同情心。

    他这会儿还记得前世西昌皇帝将三个适龄儿子当做贡品送与陛下做男宠的情形。

    什么玩意儿!

    陛下龙体贵重,三个眉宇带着魅色的兔儿爷也敢肖想?

    本以为今生没有这出戏了,万万没想到西昌皇帝还是千里迢迢让一双儿女过来“联姻”。

    联姻之前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卫慈已经料中了西昌兄妹二人的结局,但却没想到他们的下场比想象中还要惨一些。

    归根结底还是他们咎由自取。

    安慛不是姜芃姬,尽管因为前几年的颠沛流离而损了身子,无法延续香火,除此之外功能都正常。自然,他也有正常男人的需求。西昌帝姬的容貌当真是世间少有,搁在盛世,那就是天下士子争相追捧的对象,搁在乱世,自然是男人权利角逐,互相争抢的战利品。

    西昌帝姬还天真以为将自己奉献出去,便能联姻换取兵马,殊不知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人家根本不用付出丁点儿代价就能获得他们的身体。西昌一行人也才二十二人,碰上规模大点儿的土匪窝都逃不了,更别说南盛境内最强的诸侯安慛了。这一点,帝姬也是后来知晓的。

    “安多喜,你出尔反尔!”

    第二日,被吃干抹净的帝姬发现安慛态度有异样,脸色煞白。

    在安慛眼中,所谓西昌帝姬只是个空有脸蛋,没权没势没依仗的花瓶女奴,哪里能容忍对方直呼自己名讳?安慛冷着脸,抬手掐着半个时辰前还妖精打架的女人,力道之大似乎要将对方置于死地。过了一会儿,安慛冷脸松开手,帝姬一边剧烈咳嗽,一边大口呼吸空气。

    “摆正自己的位置。”安慛淡漠道,“搁在柳羲那边碰了壁,居然也不长记性。”

    西昌一行人最大的错误就是过于高看自己皇室的身份。

    忘了他们的分量并非来源于“皇室”二字,而在于“皇室”手中拥有的权利。

    西昌皇室自顾不暇,一对儿女在千里之外的南盛受了什么委屈,谁给他们伸冤撑腰?

    拎不清楚。

    安慛对男色没什么需求,那位皇子便被他随意赏赐给了花渊。

    “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好男风也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不过安慛先前没见花渊流露喜好男子的痕迹。

    花渊笑道,“那人的容貌不错。”

    众人对花渊笑得暧昧,唯独听到消息的吕徵差点儿吐血。

    花渊这妖孽臆想出来的“柳羲”到底是个什么家伙?

    他居然连正牌的颜控毛病都一块儿模仿了。

    姜芃姬是个颜控并非秘密,稍微调查便能知道。

    当年琅琊求学,她干过的荒唐事儿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