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二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按理说,吕徵与姜芃姬的交情也不算薄了,为何姜芃姬征战天下,吕徵却无动于衷?

    这也挺好理解,搁在吕徵眼里,姜芃姬逐鹿天下、到处殴打别家诸侯,性质与她当年半夜炸人茅坑是一样的。作为深知姜芃姬熊孩子一面的人,吕徵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家主公是个嘴炮无敌、草绳抽人、半夜炸人茅坑、别人结婚她绑架新娘又强行掰弯新郎的熊孩子……

    这也就罢了,人不轻狂枉少年,关键是姜芃姬的黑历史真的太多太多了。

    吕徵要是成了姜芃姬帐下幕僚,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对方一个不开心就杀人灭口了,亦或者被她拉着去做更多不靠谱的事情。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那都不是吕徵希望看到的。

    事实上,当吕徵听说卫慈投奔姜芃姬的时候,他对卫慈是怜悯的。

    这娃的菊花要不保了。

    为什么这么说?

    遥想当年,吕徵与姜芃姬关系很不错,二人和其余三个谈得来的朋友时常外出游玩。

    某一次,吕徵发现姜芃姬外出打猎野物许久没有回来,他不放心出去找,发现对方正坐在崖峰上眺望几十丈外的溪流。吕徵不敢出声惊扰,生怕对方被他吓得跌下悬崖,一命呜呼。

    直到姜芃姬发现了自己的踪迹,他才问了一句。

    “你在这里瞧什么?”

    扎着高马尾的少年笑吟吟道,“美人出浴。”

    吕徵眼睛都直了,不可置信道,“这旷天野地的,谁会在外沐浴?”

    少年一扭头,发梢在空中略过一道弧线,她一手撑着下巴道,“子孝美人儿啊。”

    吕徵笑骂道,“你可真是会找死,子孝那个脾性,你要是惹了他,他能弄死你。”

    整个琅琊书院有谁不知道卫慈最恨旁人拿他的容貌说事儿,眼前这个不怕死的还敢调、、/戏卫慈。另外,卫慈半月前就出门访友,根本不在琅琊郡,她有千里眼不成,还能看人沐浴?

    少年笑道,“好吧,不是沐浴,但我看他在溪边洗了个脚……真的,美人洗脚也好瞧。”

    吕徵道,“冥顽不灵。”

    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姜芃姬是个可耻的颜控,这事儿没谁不知道。

    一段时间后,吕徵出门游学,临走之前姜芃姬请他在琅琊郡望山亭饮酒践行。

    二人喝了不少酒,地上满是酒坛子。

    这时候,吕徵隐约听到茂密的树丛后面传来卫慈略显羞恼的声音。

    仔细一听,原来是某个士子纠缠卫慈,举止轻浮、言语孟浪,一听就知道是坏坯子。

    姜芃姬提着酒坛将人暴打一顿,卫慈望了一眼紧跟而上的吕徵,没说什么便离开了望山亭。

    “他怎么走了?我还等着他以身相许呢……这不是英雄救美的套路?”

    吕徵笑骂道,“得了,子孝可没有龙阳癖好,你莫要觊觎他。”

    姜芃姬道,“你信不信,卫子孝对我有意思。”

    吕徵道,“做梦比较快。”

    姜芃姬道,“瞧不起我的魅力,那我们以此为赌如何?”

    “赌什么?”

    姜芃姬道,“倘若未来子孝成了我的人,不违背君子道义的前提下,你便答应我一个要求。”

    吕徵迟疑了,问道,“这要求不会是陪你狼狈为奸,你去杀人我递刀吧?”

    姜芃姬道“作为琅琊书院f5天团一员,你的思想为何这么不正直?”

    吕徵起初还不知道“爱芙五天团”是个什么东西,听得一脸雾水。

    姜芃姬说是一个兴趣相投的团体组合,他便理解了,默认了这个邪教组织,“安心啦,别想那么坏,说不定哪天我位极人臣,封王拜侯,让你当我府上别驾从事呢。有我f5天团扛把子一口肉吃,绝对少不了你那口汤,保你一世荣华富贵。这么想想,是不是觉得我很仗义?”

    吕徵简直想打死这个熊孩子。

    “你吃肉我喝汤?柳兰亭,你熊啊,谁给你的勇气说这话?”

    见鬼的兴趣相投,什么爱芙五天团,割袍断义得了。

    种种痕迹表明,姜芃姬这个死龙阳对卫慈觊觎良久。

    不过,君子不语人是非,吕徵无凭无证也不能让卫慈远离姜芃姬。

    退一步说,卫慈作为弱冠之龄的学子,早就不在琅琊书院长读,他与姜芃姬也没什么交集。

    万万没想到,多年之后,姜芃姬这熊孩子不祸害琅琊郡了,改去祸害天下人了。

    卫子孝搁着天下诸侯不选,选了一个觊觎他菊花的死龙阳——

    这大概就是命吧。

    吕徵听到姜芃姬搞事儿,他没有去投奔老同学,反而带着书童溜了溜了。

    他是怕了姜芃姬,既怕哪天接到她强迫卫慈的消息,又怕她用当初的诺言让他去喝汤。

    再后来,姜芃姬昭告天下女性身份,吕徵更加避之不及。完全想象不到,一个嘴炮无敌、草绳抽人、半夜炸人茅坑、别人结婚她绑架新娘又强行掰弯新郎的熊孩子……居然是个女的!

    琅琊郡的士子见了她都会绕着走好么?

    “怕不是要愁死哦。”

    吕徵怜悯姜芃姬帐下的人。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主公,怕是要愁秃脑袋。

    当吕徵知道花渊臆想出了一个“柳羲”人格,吕徵很心慌,那女人作死起来,谁也扛不住。

    小心翼翼观察一阵,他发现花渊相较于正版而言,他还是挺正常的。

    与其说花渊臆想出一个“柳羲”,不如说是臆想出一个他自以为的“柳羲”。

    这究竟是花渊精分的段位不够高,还是正主的性格太难复制?

    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备战太枯燥,吕徵又被花渊渐渐架空,对他而言,时间就过得有些缓慢。

    手头上没事情了,吕徵便沉下心捡起荒废多年的书法,偶尔听书童讲讲八卦打发时间。

    八卦分为很多种,其中桃色八卦最容易传播开来。

    例如自家主公安慛在宴饮的时候,有人说“听闻帝姬舞姿出众”,他命令西昌帝姬身穿薄衫起舞助兴。例如花渊对那位皇子男宠颇为喜欢……种种八卦,听得吕徵眉头大皱。

    “先生,府外有位客人,自称是先生的故人。”

    “故人?谁?”

    书童道,“那人姓方。”

    方?

    故人?

    思来想去,姓方的故人也就那么一个。

    蓦地,吕徵脑海又蹦出所谓的爱芙五天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