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12:收南盛,杀安慛(二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位故人并非旁人,吕徵与他尚有些交情。

    此人姓方,名直,字不曲,漳州东门郡人士,年少时候曾远赴琅琊郡求学数年。

    “今日是刮了什么大风,居然将你给弄来了?”

    吕徵稍作整理便去会客,刚一入内便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方直微笑着整理衣摆,起身冲吕徵作揖。如今的二人可是天差地别,方直是隐居在乡下耕种的教书先生,吕徵却是诸侯帐下谋臣。他今日还是带着任务来的,更加不敢惹怒吕徵。

    “同窗数年交情,过来瞧瞧你都要被盘查一番?呵呵,一别经年,少音可是更胜往昔了。”

    别看方直生了一张国字脸,瞧着正气凛然,但吕徵却知道这人人模人样的外表下有一颗不正经的心。这些年大家伙儿也没什么联系,无事不登三宝殿,方直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吕徵不得不上心。最重要的是,方直祖籍漳州东门郡,如今的漳州可是在姜芃姬手上。

    如此,方直的来意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尽管有此怀疑,但吕徵也没揭穿,反而循着方直的话题开始追忆往昔,怀旧少年时了。

    不论是对于方直还是吕徵而言,少年求学的时期总是格外美好的,哪怕这份美好里面添了一个不和谐的姜芃姬,但也是青春的回忆。二人说着说着便提及了各自的境况,唏嘘不已。

    不是每个去琅琊书院求学的人都是有才的,例如方直的天赋就很平庸,他求学结束就安分回了老家当夫子,赚点儿学生的束脩糊口。这些年外头兵荒马乱的,方直开的小私塾也受了影响,百姓连糊口都困难了,哪里还有余钱将孩子送到私塾念书识字?因此,方直失业了。

    尽管失业了,方直也没怎么悲观。

    相较于那些流离失所的难民、妻离子散的乱世之人,他好歹还有一间小屋遮阴挡雨,吃得上一口饱饭。再不济,他还有其他退路,例如去投靠同窗同学。琅琊书院出来的学生大多都过得不错,有些是投了诸侯帐下混得风生水起,有些则是在小地方当个小小父母官。

    若是方直选择投靠同窗,不说小富即安,混得人模人样还是没问题的。

    士族以血脉连成庞大的势力网络,同一个书院出来的学生则是靠着同门情谊。

    后者不如前者那么明显,但也是不容小觑的隐形势力。

    因此,方直就很淡定。

    不过他很快就淡定不下来了。

    为嘛?

    他隐居在一个乡下小镇,房屋是花钱请临近村民帮着盖的,质量挺不错,但质量再好也架不住泥石流的蹂躏。幸好山体崩塌形成泥石流的时候,方直带着妻儿外出采购生活用需。

    除了厨房的鸡鸭遭难,家中并无其他人员损伤。

    他是幸运的,但附近村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通向外界的泥路被泥石流冲垮,村落几乎与外世隔绝。深山贫瘠,如今天气又越来越冷,百姓家中囤积的米粮并不够他们过冬,势必要找人将道路重新清理出来。为了这事儿,方直只能想办法去外界找人,结果碰上了征兵。

    当然,方直并没有被征募当兵,但他听说漳州的主人换成曾经的老同学了。

    方直“……”

    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几个月不还是杨涛当政么?

    乡下消息闭塞,方直又没这个能耐插手天下大势,关心自然不多,消息也不够及时。

    不过,自家老同学当政肯定是有好处的,方直就厚颜恳求一见,借人将山路重新清理出来。

    姜芃姬听闻是当年f5天团成员,当然答应了。

    不过,老同学重逢,方直与姜芃姬并未如旁人预料中那般欣喜。

    没办法,尴尬啊!

    吕徵只是第二天听说姜芃姬炸了茅厕,但他却是跟着姜芃姬一块儿出门炸茅厕的帮凶。

    当年炸茅厕的同学摇身一变成了天下诸侯,他用什么笑容面对才不显得尴尬!挺急的!

    方直尴尬,姜芃姬则是淡定得看不出情绪,闲谈的时候,她询问方直近些年过得如何。

    听闻方直开的私塾没有学生入学,关门大吉了,便问道,“有没有意愿去丸州?”

    方直不解。

    “先生如今在丸州金鳞书院任教,你基础扎实,不如去应聘夫子?”姜芃姬道,“你待在这里倒是清闲了,但也浪费时间。寻常农家连温饱都难以维持,哪里还有闲钱教育孩子?”

    金鳞书院是姜芃姬最看重的项目之一,这些年一直都在投入扩建,一直都很缺基础扎实、人品厚重的夫子。方直年少时候的确是很皮,但性格不坏,一如他的名讳那般端方正直。

    如果方直去金鳞书院教书,姜芃姬也能庇护着点儿,还能帮渊镜老先生分担压力。

    方直沉默了会儿道,“兰亭公所言甚是……只是……”

    姜芃姬知道他犹豫什么。

    曾经的琅琊书院风气不错,渊镜先生也是一视同仁,极少有学生感觉自己被忽视或者生来低人一等。若非如此,吕徵几个出身微寒的学生也不可能与姜芃姬混得这么风。

    只是,求学终究有个期限,离开了琅琊书院,学生原生家庭带来的红利就暴露无遗。

    方直也不是没有试着当官,一来他不是那块料,当官也难有建树,二来他也没有这个门路出仕,只能去乡下教书,试图让更多志存高远的农家子也能读书识字,改变贫寒一生的命运。

    方直没有名气,办的私塾也是籍籍无名。

    富户看不上,普通百姓上不起,最后只能由方直倒贴,勉强才有了几个学生。

    外头战乱厉害,仅有的几个学生也被父母喊回家种田,养家糊口了。

    “距离漳州安定还有些时日,你留在这里倒无妨,妻子孩子能受得了?”

    方直也不是矫情的性格,尽管年少有些中二,人到中年也稳重下来了。

    “在乱世寻得一席安身之地已是奢侈……幸蒙兰亭公不弃,草民也正有北上的意思……”

    同学相逢,总有不少话要说,特别是学生时代的人和事情。

    谈着谈着,姜芃姬突然想起来吕徵还欠自己一笔账呢。

    稀里糊涂的,方直替她接下讨债的任务。

    问原因,方直回答道,“大抵人都是喜欢圆满的,物是人非四个字,说着容易,听着戳心。”

    这才有了方直千里迢迢来找吕徵的场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