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16:番外,琅琊F5天团(下)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嘿,这怎么能叫歪理?这叫真理!”

    姜芃姬失笑道,“我可没听过这种理。”

    说着,她瞧了一眼说话的自来熟同窗,对方身穿锦缎华服,一瞧就知道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人傻钱多的典型。若非如此,哪有人愿意耗费重金用竹纸画避火图,这不是钱多烧手?

    有这钱买纸片人,还不如去寻真人,花街柳巷哪个俏花娘得不到?

    纸片人是假的,真人还能看得见摸得着嗅得到。

    搁观众的话吐槽,眼前这人大概就是沉迷二次元手办的宅男,宁愿花费重金搜集纸片人相关的周边,也不愿意将钱花在真人身上。姜芃姬的眼光很准,眼前这人还就这么一回事。

    自来熟同窗道,“现在不就听过了?你年纪还小,等你年纪大了就知道了。”

    姜芃姬无语凝噎。

    别看她现在的身体只有十三岁,但内芯可是四十来岁了。

    一个小屁孩儿对她说这话,不嫌可笑?

    姜芃姬用余光打量另外二人。

    不同于身边这个傻多速一身锦缎华服,另外二人明显是出身普通乃至贫寒的学子。

    这点,从他们的衣着、装扮、手上皮肤、手掌厚茧乃至所用熏香便能窥探一二。

    她倒是惊奇了。

    自打她穿越到这里,见多士庶之间泾渭分明的状态,倒是极少看到两个阶层还能混得好的。

    出身最好的是她身边的傻多速兼自来熟,姓江,名末,字本之。

    略次一些的叫马休,字吉庆,出身最普通的叫方直,字不曲。

    深入了解之后,姜芃姬才知道这三人为何能混得好了。

    江末喜欢搜集各种美人图、避火图,为了喜欢的图,不惜一掷千金。

    据说家中父母为了掰正他对二次元的沉迷,不惜在他房中搁了五六个如花似玉、燕瘦环肥的通房,腰细胸大臀翘,偏偏江末不肯多看一眼,日日沉迷纸片人,搞得像是中了邪。

    马休家中有良田数十亩,吃喝不愁,偶尔还能接济同住一屋的方直。

    方直出身最差,但他有一手妙笔丹青,较之书院丹青最好的卫慈也差不了多少,二人各有各的风格。方直能精准捕捉人的特点,三两笔就能画得惟妙惟肖。为了赚外快,他偶尔也会接一些“单子”,例如避火图。江末就是喜欢方直画的避火图,说他画得太有灵性了,人物好看有灵气、比例完美,附带剧情,简直堪称惊艳之作。于是,江末就时常找方直下单画画,方直为了取材让同寝好友带自己去花街柳巷看风景取材……一来二去,三人居然混熟了!

    姜芃姬“……”

    呵,男人的友谊……

    前几日,江末花了大价钱弄来最好的竹纸,交给方直画避火图。

    方直为了这一单花费了不少心血,前不久刚完工,江末一听消息觉都不睡了,急急忙忙来验货。书院不允许有避火图这东西,更别说方直画得还很火辣,三人就鬼鬼祟祟在偏僻地方交接“赃物”,谁晓得正好撞上姜芃姬扛着烂醉的吕徵回来,撞了个正着……

    “你看,你现在也瞧了,你可不能将这事儿随意乱说。”

    江末沉迷二次元纸片人,虽是士族富贵出身,胆子却不大,说白了就是有些怂。

    姜芃姬道,“说了又如何?”

    方直脸色一白,江末道,“你要是说了,我们三人互相作证将你拉下水,大不了两败俱伤。瞧你和吕少音身上的脂粉酒气,一瞧就是从花街柳巷回来的。我们逃不了,你们也别想逃!”

    因为各自捏着对方的“把柄”,几人互相隐瞒,居然也借此拉近了距离。

    吕徵是完全稀里糊涂入了贼营,姜芃姬却发现江末三人还挺好玩。

    大抵这个年纪的少年都喜欢吹牛,明明连初次都没送出去,例如江末,偏偏说自己身经百战。等他们说起荤话,一个一个又被姜芃姬说得面红耳臊。没实战无理论,还学人吹牛?

    老司姬教他们什么叫高段位。

    “我知道有种画法,不仅画得好看,还能让人物动起来。”

    江末好奇道,“画还会动?”

    方直也露出好奇。

    姜芃姬说了最基础的连环画,三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被无辜拉下水的吕徵冷漠抱胸。

    呵呵——

    马休几个比较爱学习,姜芃姬和江末却比较喜欢翘课。

    听闻哪家娘子国色天香,两人总要凑上去瞧两眼。

    “你又不喜欢真人,你这么积极作甚?”

    江末道,“人有缺点,但也有优点,若将每个人身上不同的优点合在一块,岂不是完人了?”

    姜芃姬“……”

    说白了,还是为了你的纸片人?

    取材多了,总会碰到突发事件,例如小霸王强抢民女。

    吕徵想息事宁人,姜芃姬却不忍小霸王如此嚣张,更不忍如花似玉的美人落入魔掌。

    “你打算如何?那户人家不算什么,但这里是琅琊郡不是河间郡,柳州牧远在崇州,如何庇护得了你?”吕徵与姜芃姬相熟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知道她的脾气爆,很是头疼。

    姜芃姬道,“男扮女装,李代桃僵。今日晚上,你们等着瞧好戏吧!”

    她换了女装,入了小霸王的府,居然将人一家子都绑了吊房梁上抽打。

    这一手操作看得四人一愣一愣。

    吕徵从袖中掏出一把瓜子,四人排成一排趴在矮墙上看姜芃姬倾情演出。

    马休嘴角一抽道,“你居然还带了这个……”

    吕徵哼道,“老师昨日送的,这可是师娘新炒的。你们要嫌弃就别吃,我还想省着点儿呢。”

    三人哪里会嫌弃,各自抓了一把,嗑瓜子的节奏此起彼伏。

    “好啊,你们……我抽得手都疼了,你们看戏倒是轻松。”

    江末笑道,“不能这么说,你是用手,我们用了嘴,大家都辛苦。”

    吕徵道,“瞧不出来,你穿女装的样子,倒是有两分姿色。”

    不等姜芃姬驳斥,一旁的江末道,“兰亭相貌能算有姿色?倘若让我来扮女子,姿色绝对在他之上。兰亭装得一点儿都不像,好歹也寻几个馒头垫一垫胸。你瞧他那豆角身材,真不知那位小霸王眼睛是怎么长的,居然没瞧出异常。他先前盯上的小娘子,该有的都有……”

    姜芃姬“……”

    马休笑道,“倘若兰亭是女子,那他的夫君多半是有龙阳之好。”

    方直也道,“未必,兴许是有磨镜之癖的女子呢。”

    姜芃姬呵呵冷笑。

    多年之后,吕徵四人被现实打得脸都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