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19:收南盛,杀安慛(三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谁也没想到杨涛来得这么快,完全不给人反应时间。

    有几个动作迅速的已经收拾好家当,拖家带口跑出了城外,不幸被钱素等人半道拦截。

    剩下几家动作比较慢,等数百士兵闯入家门的时候,府内还是一片狼藉,有些打包收拾完毕,有些还对堆积着没有整理,家丁仆从正忙得热火朝天,后院女眷更是不受外界影响,一派稳如泰山的姿态。按照颜霖的命令,若是中途有胆敢反抗之人,不论身份性别,杀无赦。

    起初还有家丁拔刀,等倒下几个,剩下的人也不敢蹦跶了。

    府邸内的男主人一脸菜色地立在大堂,几个重要女眷也被带来困在此处。

    这群士兵倒是没有对人动手动脚,偶尔有几个偷偷往袖子和怀里赛点儿东西。

    姜芃姬对帐下士兵的管理一向是严中有松,这种行为不提倡,但也没有完全禁止。

    士兵受教育太低,她只能要求这些人不犯原则性错误,不扰民滋事,其他方面能适当放宽。

    杨涛穿着一身甲胄带人闯入府,那位士族族长瞧了老脸一黑,胡子颤得跟小电臀一样。

    “放肆——”

    那位老族长年逾五十,膝下儿女众多、子孙满堂,光是被提到厅内看管的人便有二十五人。

    年长的,例如这位族长四旬有四,年纪最小的也才刚满三月,还在生母怀中嗷嗷大哭。

    孩子的哭声最惹人心疼,但也最让人心烦。

    此时此刻,这位士族族长再也没了含饴弄孙的兴致,再也没觉得这个孙儿像自己而格外喜欢,反而觉得心烦意乱、面目可憎。孙儿的生母,他的儿媳妇瞧见公爹凶狠又不耐的眼神,吓得垂下脑袋,一边暗自啜泣一边轻哄怎么也止不住哭声的小儿子,厅内更是乱哄哄的。

    “人都挺齐啊。”

    杨涛将手搭在腰间武器,笑着望向那位老族长。

    “谁允你们擅自闯入他们人府中?”

    老族长灰白的胡须随着他的厉声呵斥而轻颤。

    杨涛没回答,反倒是跟在他身后的颜霖笑着讥讽。

    “自然是‘人多势众’允许的。”

    老族长被气得不轻,一旁的老妻连忙将他搀扶稳了。

    “小人猖狂!”

    颜霖道,“风水轮流转,当日你们无情无义、背叛我等在先,那时为何没预料到今日的下场?莫要以为自己上嘴碰碰下嘴,全天下的理都在你们这边。老匹夫,你这叫自作自受。”

    安慛为何能说动作这些人放弃杨涛?

    除了吕徵这货能言善道,捏住了这些人的软肋和担心,他们的贪婪和虚伪也是一大原因。

    投资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天底下就没有稳赚不赔的投资。

    这些士族高门打算在乱世之中屹立不倒,甚至借着乱世这股东风更进一步,自然要承担相对应的风险。见势不好撤资走人,颜霖也不怪他们,但扭头回来反踩一脚,这就太过分了。

    当日种下的因,今日结出的果。

    说别人是小人猖狂,怎么不拿一面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哪怕杨涛没记在心上,但颜霖却不能不记仇。

    这些人扣押颜舒窈、杨柔嘉与两个稚儿威胁杨涛,险些将杨涛置于死地,想忘都忘不了!

    旁人都看得出颜霖来者不善,更何况见惯尔虞我诈的老族长?

    他气得气喘吁吁,爬满皱纹的脸颊涨起青紫色。

    “不过是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今日便是杀了我等又如何?归根结底还是柳羲的帐下走狗,丧家之犬罢了。”老族长很清楚,颜霖不太可能要他们的命,但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若是抢光了他们的家财,最后推说是难民恶匪做的,他们也无处可伸冤。

    没了积攒多年的底蕴,日后如何东山再起?主支旁支众多,族人多得变成了累赘,若是家财再被打劫一空,只剩一群张口等吃的族人,不需外界落井下石,自己就会将自己拖垮。

    颜霖冷笑以对。

    杨涛肃容道,“少阳,你与他们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颜霖平复怒气,问道,“依正泽之见,如何处理这些人?”

    杨涛随意反问一句,“一群阶下囚罢了经,不抓起来难道还像菩萨一样供起来?”

    老族长等人面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唯独颜霖绽放笑靥。

    “正泽说得有理,的确没有必要与这等人多费口舌,抓起来就行了。”

    说完,老族长瞧见一对对士兵齐心合力扛着一箱又一箱东西朝外走,瞧得老族长睚眦欲裂。这些箱子正是他们早就打包好的金银财务、账册地契以及孤本残本,林林总总不下两百箱。

    “土匪!无耻之尤,莫此为甚!”

    叱骂完,那位老族长居然两眼一翻昏厥过去,吓得儿女儿媳围了上来。

    杨涛冷哼,挥手道,“这些人都看押好了,盯紧了,以免他们通敌安慛……咱们去下一家。”

    姜芃姬有心劫掠这些富户,但也不能二话不说就强抢,理由还是要找一个的。

    杨涛离开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地询问颜霖。

    “柳兰亭居然真敢这么做,这是打算打一路抢一路?”

    杨涛觉得姜芃姬胆子太大了,这是明晃晃得罪整个南盛士族圈子。

    颜霖淡薄的眸子不带丝毫情绪,薄凉地道,“那又如何?柳羲出身东庆又不是南盛,南盛士族大部分都依附了安慛,对她可没什么好意。柳羲不将他们当做敌人,难道要将他们当做祖宗供奉起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有要了他们全族性命,只是掠夺些许财物,这还不算仁慈?另外……她一连打了两年仗,兵力撑得住,但粮草却有些吃不消了。若是不想个办法补点儿,等粮草急缺的时候,你让她怎么办?将人尸体制成人肉肉铺充饥?不得已为之……”

    杨涛惊了一下。

    “缺粮……”

    颜霖道,“听闻柳羲起事之后,年年重耕,从未耕休,田间肥力一年不如一年,如今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她又打了两年的仗,整整四十万大军的军粮,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南盛就是现成的肥羊,不宰他们宰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