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22:收南盛,杀安慛(三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正如姜芃姬猜测的那般,安慛这货就是故意将能带走的青壮都招募走了,剩下的老弱病残和食物根本不够过冬。尽管往年也有大批难民饿死冻死,但这会儿不是姜芃姬管理么。

    姜芃姬作为在民间名声极好的诸侯,若是治下百姓死伤巨大,名声就是个极大的打击。

    要是安慛再趁机派人煽动这些过不下去的难民去攻讦她,她会面临极大的危机。

    要么,姜芃姬放弃在百姓中的名声,任由十数万乃至数十万百姓饿死冻死。

    要么,姜芃姬克扣用于战争的辎重粮草,这样开春之后,军心必然会因为缺乏粮草而动摇。

    不论是哪一种,姜芃姬都处于劣势地位。

    若非如此,安慛怎么会大方半放半送近两个州?

    搁在外界看来,姜芃姬一口气拿下南盛近两个州的治地,气势如日中天,若非天气变化,她怕是要挥兵南下将安慛的老巢都端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这两个州可搜刮的利润太低了,要不是派人去挖坟赚了一笔黑钱,姜芃姬怕是掏空私库都弥补补上这些财政赤字。

    不论是安慛还是安慛帐下众人,他们都以为姜芃姬会被两州嗷嗷待哺的难民弄得焦头烂额,干脆惹得民怨沸腾……结果,姜芃姬却用现实将他们的脸打肿打。

    “你说什么?”

    安慛咣的一声放下酒樽,依偎在他怀中的西昌帝姬被吓得附身跪拜请罪。

    他没有怜香惜玉,神色严肃地瞪着使者。

    “你确定?”

    使者道,“小的确信,各处传来的消息也雷同,柳羲占领两州后,百姓……”

    安慛倏地抬手打断他的话,眉头紧紧拧成一块儿,留下数道深刻的褶痕。

    “不用说了,派人去将军师请来商议。”

    安慛本想看好戏,没想到派出去的人传回的消息与他想象大相径庭。

    姜芃姬拿下两个鸡肋一般的治地后,治下百姓非但没有出现大规模死亡,反而过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寒冬。卫慈更是抓紧时间派发水军,每天都要发无数的通稿捧姜芃姬。

    卫慈操控水军的能耐远超这个时代的水准,敌曾和姜芃姬敌对的诸侯时常吃瘪。

    哪怕南盛两州士族因她挖坟的事情将她骂个狗血喷头,她在百姓中的名声却意外得好。

    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话不仅能搁在天下之主身上,同样也能搁在朝着天下之主奋斗的诸侯身上。

    姜芃姬得罪两州士族不假,但她也笼络了两州近百万百姓。

    相较之下,得罪区区数千上万被拔了牙齿的士族,根本无伤大雅。

    南盛百姓多少年没有过一个没有战乱的冬季了?自从南蛮之祸开始,百姓时时刻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夜晚睡觉都担心有土匪突然闯入家中杀人劫掠,可见他们的阴影有多重。

    南盛诸侯不曾做到的事情,她一个外来的诸侯做到了。

    百姓渴望和平,渴望安定的生活,姜芃姬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为了进一步渲染姜芃姬的高大和无私形象,卫慈还公开一部分事实,例如姜芃姬派发的御寒衣物多难得,例如她近乎掏空了私库才保证两州百姓度过一个安稳的冬日……

    尽管她没有给百姓带来最好的日子,但她已经尽可能做到最好,百姓应该知道满足。

    卫慈一番运作,两州百姓恨不得把姜芃姬供成救世主!

    “疯了!全都疯了!那些百姓是被柳羲灌了什么**汤?”

    当士族发现自家族地坟墓附近出现盗洞,肺都气炸了,偏偏又听到百姓对姜芃姬的歌功颂德,险些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与他们有同样想法的,还包括安慛一行人。

    安慛派人去散播不利于姜芃姬的谣言,结果散播谣言的人被百姓打得去了半条命。

    简直无理取闹啊!

    姜芃姬挖人坟墓是假的?

    姜芃姬这些年屠戮无数是假的?

    她分明就是个暴君,偏偏被人洗成白莲花,一个一个眼瞎了?

    安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可惜被花渊阻拦了。

    “如今最重要还是为明年开春做备战准备,柳羲帐下士兵御寒充足,突袭成效不大。”

    安慛叹着道,“也行,是我太心急了。”

    面对姜芃姬,安慛说自己没有压力纯属是骗人的。

    他不仅有压力,还压力山大。

    只是无法将这些情绪告诉旁人罢了。

    他是主公,连他都生出怯战之意,底下的人又怎么树立必胜之心?

    花渊是安慛目前最信任的心腹,他三言两语便将对方安抚住了。

    安慛经过他的开解,焦躁的情绪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他对花渊道,“你好些日子没去瞧面儿了,近日可有时间去看看他?”

    花渊歉然一笑,“忽略少主,这是臣的疏漏。”

    安慛不太喜欢那个嗣子,奈何自身有些毛病,不得不将过继来的养子当成继承人,这样有利于稳定人心。不过……此时,花渊却悄悄说了一件让安慛心尖一颤的事情。

    他给安慛介绍了一名医科圣手,治疗男性**有着极多的经验。

    安慛心动了,暗中见了那位圣手。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医师诊脉与安慛的病症丝毫不差,不同于其他医师说无能为力,这位医师却有法子治愈!

    安慛当然希望有自己的血脉,当下就喜得抑制不住,表情出现一瞬的扭曲。

    “当、当真?”

    安慛努力压抑喜色,小心翼翼地问医师。

    须发皆白的医师道,“多喜公仔细调养一月,便有效果了,疗养三月,隐疾便可治愈。”

    安慛道,“那就劳烦医师开药了。”

    医师道,“医者仁心,这是为医者的天职,多喜公严重了。”

    一旁的花渊也道,“恭喜主公,早日重获麟儿。”

    安慛连连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道,“面儿那边,你多照看一些,免得那孩子心里不舒坦。”

    那个继子被他当少主养了几年,多少也有些父子感情,这事儿还要暂时瞒着他。

    花渊道,“臣晓得,主公请放心。”

    他带着医师去秘密开药。

    当周遭无人的时候,原先还一脸平静的医师面露些许灰白。

    花渊冷笑道,“做好你该做的,莫要多舌,多舌的人,不止自己的舌头会被拔了,全家老少也逃不掉。”

    医师冷汗涔涔道,“小的知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