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四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一路跟咸鱼闲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她没有关掉直播间,反而与他们聊了一下八卦,纯粹就是打发时间。

    府中的庖子将一直热着的饭菜送了上来,姜芃姬也没挑剔,六个荤菜三个素菜两个煲汤,一个人吃出了一桌人的气势。特别是当侍女将脸盆大小的蒸饭米桶端上来,弹幕都惊呆了。

    【傲滴乐明】人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主播是三秋不见化身饭桶,哪有人吃饭是用脸盆做单位的?一人吃光七八个大汉都未必吃得完的饭,这个食量真是惊呆了……

    【偷渡非酋】唉,以前主播的饭量没这么大的。前阵子亲眼看着她一顿午餐吃了一个半那么大的米桶。我特地用我家的脸盆量了一下,啧啧……这大概就是货真价实的饭桶了。

    【亲亲彩虹糖】要是哪天主播穿越到我们这里,我建议她去当吃播主播,这可比挂羊头卖狗肉的“宫斗直播间”好得多。宝宝期待了十多年的宫斗,居然到了现在都没影儿。这操作等同于什么呢?等同于一本网络小说连载一千六百张还没有进入正题,小心被读者太监。

    【帅气小萝莉】怎么说话呢?我家主播真要是穿越了,还当吃播主播?你以为吃播主播吃的东西不要钱啊?直播设备不要钱啊?如果她肯给宝宝一个亲亲,这些还真能不要钱!

    姜芃姬不是第一回被他们吐槽饭量大了。

    没办法,这具身体随着她这些年的锻炼和成长,每日需求的能量越来越多。

    寻常食物蕴含的能源跟不上身体需求,那就只能靠数量弥补质量了,反正她是诸侯,别说一顿饭吃一两盆脸盆大小的米桶,哪怕是吃十盆二十盆,她也是养得起自己的……

    这时候,姜芃姬看到一条吐槽被顶上了热点。

    【景影】幸好当年没有去宫斗啊,主播这个饭量,什么皇帝都会被吓得后退一射之地吧?

    根据他们看过的宫斗剧,那位娘娘不是猫儿的胃?

    姜芃姬身材的确挺好的,但她的饭量也好啊。

    试想一下,皇帝跑来后宫与她一块儿吃饭,皇帝矜持吃了小半碗,姜芃姬一人扫光所有菜肴,呼啦啦吃了两个米桶……哪怕她长得再美好,手段再厉害,皇帝也会被吓得硬不起来吧?

    姜芃姬被这条吐槽戳到笑点了,若非她定力十足,说不定还会喷出米饭,影响食欲。

    吃完半桶米的时候,下人回禀说颜霖在府外求见,姜芃姬便让人进来。

    颜霖过来的时候,瞧见姜芃姬左手拿碗右手拿筷,侍女还在一旁给她盛米饭,每一碗都压得实实的,堆出米尖儿。对方抬头用无辜又疑惑的眼神瞧他,仿佛在问颜霖的来意。

    “你饭吃了么?”姜芃姬熟稔问了一句,旋即又改口道,“我是说,你用膳了?”

    颜霖努力忽视空掉的半个米桶,镇定自若道,“霖已在府中用过。”

    “哦,那你找我何事?”

    姜芃姬不太喜欢有人在她吃饭的时候打搅她,破坏她吃饭的连贯性。

    颜霖正色道,“柳公可知少阳去了何处?午间偶然听闻,柳公与少阳一道出去了……”

    这个时代的制度比较蛋疼。

    臣子的臣子未必是臣子。

    颜霖效忠于杨涛,根本来说是杨涛的臣而非姜芃姬的。

    因为杨涛的身份比较特殊,直呼主公,姜芃姬无所谓,杨涛多少有些不自在,因此改用“柳公”作为敬称。当然,除了柳公,旁人还能喊她“柳州牧”、“兰亭公”亦或者“明公”。

    敬称很多,不过姜芃姬帐下的文臣武将都喜欢喊主公,这么多年也喊习惯了。

    颜霖等人随杨涛喊“柳公”,也不算失礼,姜芃姬就由着他们了。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姜芃姬对于颜霖的询问很是诧异。

    “少阳没回来?不至于吧,他比我先走一步的,还是走的水路。”

    颜霖神色凝重,“霖斗胆问一句,柳公与少阳午间一道出去做了什么?”

    姜芃姬道,“凫水喝酒呗,还能做什么?”

    颜霖“……”

    姜芃姬又道,“少阳的酒量不是很好,喝了两坛烈酒就醉了,我让护卫护着他从水路沿江而上,先一步赶回来了。我从陆路走,顺道猎了些野味,活捉了两只不知好歹的东西,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算算脚程,少阳此时回府洗个澡睡个觉都绰绰有余了,怎么还未回来?”

    颜霖凝重道,“霖寻遍各处,仍未找到少阳的踪迹。”

    姜芃姬变了脸色。

    莫非颜霖出事情了?

    埋伏的死士为了以防万一,不仅在密林设伏,还在江面上拦截?

    她匆匆放下碗筷,领着颜霖去寻卫慈等人。

    殊不知,卫慈他们也在找姜芃姬。

    “你们找我作甚?”

    卫慈丰真几人脸色有些铁青。

    自家主公溜号也就罢了,带着杨涛一起凫水喝酒也就罢了,居然还甩了护卫独身一人啊!

    姜芃姬“……”

    完犊子,露馅儿了!

    弄清始末,丰真等人派了人去通知蹲在山林喂蚊子的杨涛回来。

    杨涛一回来,什么都捂不住了。

    例如,主公甩开护卫独身一人活动了……

    再例如,独身一人活动的主公被百名死士伏击了……

    姜芃姬明明坐在主位,偏偏有种被人三堂会审的错觉。她狠狠瞪了一眼杨涛,杨涛却低头挠手背鼓起的包。密林环境太脏,尽管这个季节没有蚊子但也有其他小虫,不慎被叮了,露在外头的肌肤也会鼓起红包。他越挠越痒,一旁的小伙伴颜霖偷偷给他递了一小瓶膏药。

    “倘若不是杨将军回来,主公打算何时将死士伏击您的消息告知我等?”

    卫慈看着是动了怒,气场格外强盛。

    姜芃姬理亏在前,不免有些心虚。

    “这不是打算吃了饭再说……”

    说起来,因为颜霖的打搅,她饭还没吃完呢。

    卫慈被她的回答噎住了。

    被百名死士刺杀,她脑子里却想着吃了饭再谈?

    他究竟是该生气主公这么不注意安全,还是可怜培养死士的幕后黑手分量不如一顿晚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