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四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努力维持自己脸上的表情不崩,但咸鱼观众却从他脸上读出了别的东西。

    【偷渡非酋】子孝现在的心情估计是一言难尽,面上笑嘻嘻,维持温润如玉的设定,心里估计已经p了。有句话说得好——自己选的主公,哪怕是个智障也要跪着辅佐下去。

    【恒康瓜子仁】主播的操作真是骚断腿,慈美人没有捶死主播真的是真爱了。

    【瓜田李】你们都可怜慈美人,那我可怜一下派出杀手的倒霉势力好了。他们野心勃勃想要主播的命,万万没想到主播脑子里只想着吃。好歹尊重一下反派,人家挺认真敬业的。

    【玫瑰武士】哈哈,说不定可怜的反派正伸长了脖子等待主播重伤或者死亡的好消息?

    咸鱼们幸灾乐祸,他们最了解姜芃姬的武力值。

    百来个死士也就凑一局绝地求生,这点儿规模还想要她的命?

    简直笑skr人!

    别说这种菜鸡局了,哪怕把姜芃姬丢在九十九个开挂的挂逼面前,人家也能无伤吃鸡好不。

    所以……

    咸鱼们笑嘻嘻复制某几条弹幕。

    【如月云灰】主播别怂啊!你是一家之主又是大老娘们儿,惧内算个怎么回事?

    【星渊喵喵】主播你站在原地不要动,我去给你买最尖锐的榴莲、最膈应的键盘、最长的搓衣板……保证你跪得舒服、跪得虔诚,兴许慈美人看在你认真的份上还能允许你爬床。

    姜芃姬“……”

    这群咸鱼究竟是粉她还是黑她?

    亦或者,粉到深处自然黑?

    尽管咸鱼为她打call给她鼓气,但姜芃姬面对动怒的卫慈,还是有些“怂”了。

    事关原则的事情,她自然是说一不二的那个,卫慈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她拧巴,但诸如无伤大雅的小事或者后勤,一般都是卫慈说了算。姜芃姬很少会因为这些跟卫慈闹得脸红。

    卫慈的性格也注定他不会随意动怒。

    但,越是好脾气的人,生气后给人的气场压迫也是越大的。

    这事儿,本来也是姜芃姬有错在先,因此她怂了,不仅如此,她还试图眨眼卖萌蒙混过关。

    “我是真的打算用了晚膳就说这事儿的……”

    姜芃姬说话越说越小声,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样。

    丰真叹了一声,不忍卫慈太“强势”惹得他与主公关系僵硬,便出声打岔。

    “主公吃完了?”

    姜芃姬摇头道,“没呢,才吃了三分饱。”

    众人听到“三分饱”,下意识生出几分动容,自家主公还饿着肚子呢。

    不过,转念一想自家主公的饭量,这个“三分饱”,哪怕也是好几碗大米饭了……

    杨涛低声嘀咕,“这么被人管着,连个饭都没吃饱,这主公当得可真是憋屈了。”

    颜霖白了杨涛一眼,轻嗤讥笑。

    “人家好歹还吃了大半桶米桶,你别说吃点儿晚膳了,一整晚尽给虫子喂血。”

    杨涛“……”

    总觉得自个儿不当主公之后,小伙伴怼他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以前不会这样的。

    尽管姜芃姬没吃饱,但卫慈几人也不会让她回去吃了饭再回来清算死士伏击事件。

    出动这么大规模的死士,寻常士族可做不到,姜芃姬若是不处理好了,震慑宵小,往后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太岁爷头上动土了。为了杀鸡儆猴,此次刺杀事件一定要用鲜血来清洗!

    杨思这货还嫌不够乱,笑着道,“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出动百余死士也未能伤及主公分毫,一场刺杀弄得像是个笑话。主公何须将他们放在心上?相较之下,倒是主公用膳更加重要。主公不妨先去后堂用了膳,我等几人在此恭候,等主公用膳结束再商议事宜?”

    姜芃姬嘴角一抽,恨不得给杨思两脚。

    这货是唯恐天下不乱是吧?

    杨思每一句听着都是奉承恭维,实际上却是火上浇油和揶揄,姜芃姬哪敢真去吃饭?

    她正色道,“不用了,正事要紧。”

    杨思笑得意味深长,卫慈的脸色稍有缓和。

    丰真问道,“主公可有活禽刺客?”

    “抓了两个活口,丢给底下人处理了,估计没多久就会有好消息。”

    虽说死士被俘都会自杀保密,但姜芃姬在,哪儿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两个活口都没来得及自尽都被抓了。

    有时候,生不如死比死亡更加可怖,哪怕这些死士训练有素,他们也会在折磨下吐出真言。

    说来也巧,姜芃姬刚说完便有人过来回禀说两个活口全部交代了。

    姜芃姬问道,“交代了?谁指使他们伏击我的?”

    来人道,“南盛汾州南氏。”

    姜芃姬双手环胸,无甚趣味地问,“南氏?汾州?我这是挖他们坟了,这么跟我过不去?”

    卫慈几人眼睛都要瞪直了,自家主公的脸皮有多厚才能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您老不仅挖了人家的坟,还没收了一半积蓄,南氏不拼命才怪!

    不过,这话不能明说,毕竟主公还要面子。

    相较于丰真等人的无脑护,杨涛等人的反应就正常多了,嘴上不敢直言,心里还是嘀咕的。

    为什么呢?

    因为命令是姜芃姬下达的,但具体操作有一部分却是杨涛旧臣干的,特别是抄没家产。

    虽说杨涛等人干得挺爽,借机报了先前被南盛士族背叛的仇,但也将南盛士族彻底得罪死。

    若非如此,颜霖几人不至于私底下还是直呼姜芃姬的名字。

    杨涛得罪了南盛士族,东庆又无根基,丁点儿反叛的可能性都被掐灭在萌芽状态。

    往后,不管姜芃姬发展得怎么样,杨涛只能依附她,无法生出不臣之心。

    汾州南氏属于南盛境内大士族,利用合法非法的手段圈了万千良田,外界饿殍遍野的时候,他们的粮库丰厚得养肥了无数硕鼠,名下佃户无数,积蓄甚至连曾经的国库都无法比拟。

    姜芃姬给他们来了一刀,切下的肥油比当初经营私盐的陶氏更加肥。

    这可是大户啊,姜芃姬不宰他们宰谁?

    他们在她与其他诸侯之间来回横跳,她只是趁机抄没半数家产,挖几个坟已经够意思了。

    挖坟的确缺德,奈何她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土匪,非常时机行非常事。

    古往今来,挖坟填充军需粮草又不是她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