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四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显然也发现众人的表情异样,轻咳一声缓解尴尬。

    “证据可是确凿?”

    “确信是汾州南氏。”

    汾州南氏,这可真是南盛大族,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人也有人,先前的杨涛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和尊敬。说得通俗一些,汾州南氏就是赞助、投资诸侯的赞助商,妥妥的金主。

    谁碰上金主不给几分面子呀?

    姜芃姬偏偏不按理出牌,一过来就将汾州南氏得罪了,动用武力抢了人家一半的家财,他们圈走的良田都被抄没,甚至连祖先的坟墓都被再三光顾。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别说南氏。

    南氏火了,自然要谋划杀了姜芃姬。

    他们事先查清了姜芃姬的作息,买通了内应,提前在必经之路安排了百余死士。

    这一切,姜芃姬事先并不知情。

    哪怕她再洞若观火,她也不能将阿猫阿狗都掌控住,难免会有疏漏之处。南氏能在没有惊扰她的情况下布下这次伏击,她的自大要担负一部分责任,但更多还是要归功于南氏的算计。

    如果姜芃姬没有一挑百的能力,换做任何一个诸侯,这都是死局。

    当然,反过来说,她正是有这份武力才敢这么浪。

    旁人若是效仿,多半会死得连渣渣都不剩。

    换一个诸侯,南氏的算计就成功了。

    卫慈问道,“主公打算如何处置?”

    “死士之言,不可尽信。派人再去查一查吧,若当真是南氏……”姜芃姬倏地轻笑一声,唇瓣轻启,露出几颗白牙,莫名带着森白的杀意,“不杀了,难不成还留着他们过年?”

    不让南盛这一批人看看试图杀她的下场,这些人根本不会学乖。

    “灭族?”

    “灭了!”

    姜芃姬这个决定没有遭到反对。

    哪怕有人觉得灭族决定太过狠厉,但也不会因为这个理由而让自家主公不快。

    姜芃姬的这些臣子,除了随杨涛投降的几个,大多都是东庆出身,士族数量比寒门少一些,特别是高层心腹这一批,寒门有压倒性的胜利。中层基层则是士族占上风,但话语权也弱。

    这些士族与南盛士族的相同点仅在于“士族”这个身份。仅凭这些联系,还不足以让他们冒着被姜芃姬记恨的风险说情。从立场利益来讲,南盛士族跟他们也不是一个阵营的。

    综上所述,灭族就灭族,反正灭的又不是他们。

    三言两语定了南氏的结局,接着就该清算姜芃姬单独活动的债了。

    卫慈几人没有说狠话,甚至没有一个字是指摘姜芃姬的,偏偏像教导主任一样将她训得脑袋瓜低垂。若非顾虑她作为主公的面子,姜芃姬真怀疑这几人会不会让她写保证书……

    “我怎么觉得在他们眼中,我单独活动比这次刺杀还要严重?”

    等姜芃姬饥肠辘辘吃上了之前没吃完的冷饭冷菜,连晚膳带夜宵一共三大盆米桶,时间已经很晚了。她很少会直播到这么晚,咸鱼们看了她一晚上笑话,她就强迫咸鱼看着她吃饭。

    直播间的老哥儿总不乏金句。

    【哦圣诞节】若是你乖乖听话不落单,刺杀也就那么一回,但你总是浪得没边,日后肯定还会碰上不止一次刺杀。两者比较,自然是管束你更加重要。虽说主播是艺高人胆大,但你这么胡来,卫慈几个也不会无限制纵容吧?时日长了,说不定会有人忍受不住生出不满。

    咸鱼们说笑归说笑,但建议也是很认真的。

    古代谋士就是一群难以琢磨的小妖精,他们好的时候很好,但若是有什么不顺心了,翻脸不认人也是很干脆的。谋士的思维与普通人不同,忍不了姜芃姬的举动而反叛也不是没可能。

    例如历史上某位谋士,人家就是与老板脾气不对付,看不惯老板的举动就跳槽反踩。

    真爱粉与黑粉,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姜芃姬这么作死下去,难保不会有人粉转黑。

    事实上,不少直播间咸鱼就有粉转黑的,曾经多爱姜芃姬,后来因为某些变故就有多讨厌她。这些咸鱼隔着位面都这样,更别说每日近距离接触姜芃姬那些臭毛病的人了。

    姜芃姬道,“有这么严重?”

    不少迈入职场的咸鱼笃定地告诉她——会!

    他们要是有这样随性的上司,哪怕这位上司厉害得怼天怼地,时日一长也要跳槽。

    姜芃姬是主公不假,但也不能让下属无条件包容。

    咸鱼的话也有道理,姜芃姬叹了一声,烦躁得挠头,最后选择冷静反思。

    她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认死理,错了就错了,不会无理取闹一定要说自己是对的。

    反思的时候,她发现卫慈是真生气了。

    众人散去,他也不像往常那般寻她、帮她整理第二日要处理的公文,多余的眼神都没给。

    尽管这样的别扭不会维系太久,但姜芃姬还是不习惯。

    【你的阿爸】你就是该——

    姜芃姬知道老首长在直播间潜水,忍不住捂脸道,“我有那么恶劣么?”

    【你的阿爸】你说呢?

    姜芃姬躺在廊下,四肢大张了晒月亮。

    “我现在蛮怀疑的,当年你是怎么选了我的当继任者?毕竟,我身上的毛病的确是多。”

    【你的阿爸】难得,怼天怼地的你居然会对自己产生质疑。

    姜芃姬噎了一下。

    【你的阿爸】因为瑕不掩瑜,毛病的确是多,但第七军团是一线战斗军团又不是后勤军团,军团长最大的作用还是统帅和激励军心,你这点做得不是很好?我也没让你跟军团士兵打成一片或者爱兵如子吧?你只要带着他们在战场上不断得获取胜利就行了。不过……

    姜芃姬道,“那样的我能胜任战斗军团的军团长,但却无法成为元帅是吗?”

    【你的阿爸】谢天谢地,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姜芃姬忍不住扶额。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你曾经说这是对我继任元帅的考核,若我仅仅是抓住了系统,立了大功,但性情没有长进的话,顶多也只能记个大功,元帅实际还不是我的?”

    【你的阿爸】恭喜,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姜芃姬“……”

    (╯‵□′)╯︵┻━┻

    “之前是谁给我画了大饼啊!”

    什么抓住作乱天脑就是内定元帅,大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