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四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风寒这玩意儿严重起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如果姜芃姬没死在死士手中,反而被一场风寒带走了人头,这也太可笑了。

    颜霖眉头轻蹙。

    “正泽不觉得这场风寒来得太及时了?”

    刚刚萌芽的矛盾被瞬间转移,只要姜芃姬处理得当,此事就当揭过去了。

    杨涛道,“数位医师会诊,她还能众目睽睽之下装病?一场小病,谁一年到头不会喝点药。”

    颜霖摇头。

    “任何寻常的事情搁在这位身上,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正如杨涛吐槽的,百人死士没有对她造成丝毫伤害,结果却在当天夜里受了风寒病倒?

    杨涛笑道,“少阳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柳兰亭哪有这么妖魔?放宽心,她也是人。”

    颜霖揉了揉眉心,低语道,“或许真是霖想多了。”

    “少阳这么怀疑也不是没道理。柳兰亭白日刚被伏击,第二日传来病倒的消息,汾州南氏知晓,多半会以为这是众人欲盖弥彰之计?若因此弄什么小动作被抓住,南氏死得不冤枉。”

    颜霖听后忍不住对小伙伴侧目。

    行啊,这番分析居然也有那么一回事。

    “不管柳羲是真病还是装病,南氏那边怕是要彻底栽了。”颜霖低语道,“当年柳羲佯装病重,带兵突袭黄嵩后方。如今又生病引蛇出洞,让南氏自掘坟墓。倒是巧得很了……”

    杨涛忍不住道,“少阳怎么私底下还直呼其名呢?”

    颜霖道,“又不止霖一个。”

    钱素几个亲善杨涛的旧臣当面称呼人家“柳公”,私底下还是以“柳羲”相称。

    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杨涛不忿。

    一个称呼而已,只要颜霖几人没有不臣之心,姜芃姬也不能计较。

    杨涛道,“唉,这不是担心你?柳兰亭有些时候是心胸宽阔,有些时候却比针眼还狭隘。”

    颜霖心中一暖,笑道,“此事,霖会有分寸的,断断不会让她有机会发难。”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颜霖的利益与杨涛都是捆绑的。

    姜芃姬动了颜霖,变相削弱杨涛,颜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与此同时,单方面与姜芃姬“冷战”一晚上的卫慈将煮好的药吹凉,端到她面前。

    姜芃姬嗅着中药的味道就忍不住舌根泛苦,偏偏又不能发作,只能捏着一鼻子一口气喝光。

    “咳咳……医师究竟放了多少黄连,苦死我了……”

    卫慈道,“药中并无黄连。”

    姜芃姬道,“那也很苦,舌根都是苦的,不信你尝尝?”

    她指了指自己的唇,卫慈忍不住撇过头去。

    老司姬的“尝尝”,自然不是尝药渣,卫慈心知肚明。

    “我都病了,你都不给我好脸色,难过。”

    姜芃姬耷拉着脑袋,哑着嗓子控诉卫慈,试图将这事儿揭过去。

    卫慈叹了一声,语气带着几分无奈。

    “主公当真是病了?”

    姜芃姬“……”

    卫慈道,“您忘了,慈与您前世朝夕相对二十余年,真病还是装病,外人不知、医师医官不知,但慈作为您的枕边人却是知道的。主公,莫非是想靠着装病让慈不计较昨日的事情?”

    “嘤!”

    姜芃姬忍不住将被子拉高了盖着脑袋。

    她闷闷道,“我装病不是为了糊弄你……”

    卫慈道,“主公是想说,对外传言风寒,借此误导汾州南氏?引蛇出洞?”

    病得这么巧合,南氏极有可能误会姜芃姬是真死了或者重伤,为了不引起慌乱,这才用生病掩人耳目。姜芃姬昨夜归来的时候,天色已深,沿路基本没什么人。除了几个心腹,旁人也不知道姜芃姬昨天又当了甩手掌柜。只要消息封锁及时,南氏上当受骗的可能性很大。

    但卫慈敢用人头担保,这绝对不是她装病的主因。旁人是深思熟虑再行动,她却是行动后再思索如何弥补漏洞,偏偏还能蒙蔽众人判断,塑造出一个深思熟虑、心思诡谲的形象。

    后路都被卫慈堵上了,姜芃姬自然没话可说。

    卫慈道,“慈这么说,并非是想指责主公什么,只是希望主公知道慈对此事的态度……不,应该说对类似事件的态度。当年陛下不顾己身,屡次以身犯险,虽说也是为了朝堂安宁,肃清宵小,但牺牲太大,最后陛下刚达知命之年便龙驭宾天。当年,慈未有勇气阻拦劝告,至今仍是一桩憾事。今生,主公既然给了慈勇气,有些话也不能继续憋在心中,说出来也无妨。”

    姜芃姬沉默了许久,眨巴眨巴眼睛,真诚地看着他。

    “我改。”

    卫慈神色稍缓,“主公无需对慈做什么保证,除了主公,无人能约束你。”

    姜芃姬“……”

    倘若知道自己浪一回的下场是这样,她做事前也会多考虑一会儿。

    “慈斗胆再说一句,您是主公,我等的主心骨,更是日后的天下之主——您一人生死不仅仅是您一人的事情,更关系着天下无数人的命运。”卫慈道,“战场之上,不要求您比武将更能冲锋陷阵、更没要求您比谋士更足智多谋。这些东西,有是锦上添花,无则无伤大雅。对于我等而言,主公的安全是比任何定心丸都要神妙的灵丹妙药,您能明白吗?”

    姜芃姬想起昨夜老首长的话,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职位不同、角色不同,行事言行也不同。

    她当诸侯这么浪,众人还能忍,日后地位更进一步却不改正,迟早要离心离德。

    姜芃姬自认为改变了很多,约束自身,大大降低浪战场的频率,但在卫慈等人眼中,她做得仍不够。能征善战的主公固然好,但自恃武力高强而随意陷入危险境地,下属如何能安心?

    这个世界无人能伤她,但联邦呢?

    元帅与诸侯、帝王,某些方面是共通的。

    卫慈见她不做声,软了声音道,“慈并非胆大妄为,更不是僭越约束主公……”

    姜芃姬道,“我明白,以前是我不太成熟,我的错,你只是直言劝谏而已。”

    自恃武力而“为非作歹”,哪怕再厉害,终究只能当一把刀而非持刀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