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34:收南盛,杀安慛(四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如何反省暂且不表,汾州南氏这边如蒸笼上的蚂蚁,急得直烫脚。

    他们为了这次暗杀倾注了无数心血,各处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力求万无一失。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说归这么说,但柳羲武艺强横,听说还有神迹庇佑,那些死士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南氏家主信心十足,但南氏家主的胞弟却不这么想,反而惴惴不安了好些天。

    从制定计划到今日动手,他的心始终悬在半空,不详的预感一日浓烈过一日。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哪怕柳羲有三头六臂,她还能在百余死士的伏击下生还?什么神迹庇佑,不过是柳羲自己放出来妖言惑众的。这种无稽之谈,你居然也相信?不知所谓!”

    南氏家主看不惯胞弟的懦弱,更不喜欢对方晦气的猜测。

    他谋划伏击姜芃姬,本身就承担了极大的风险,一个不慎会连人带家族摔个粉身碎骨。

    哪怕面上不显,心底却积压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巨大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

    自家弟弟不知道替他分忧解劳,反而在一旁给敌人摇旗呐喊。

    “兄长,我并非这个意思……”

    年近五十的兄长虎眼一瞪,厉声问道,“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

    弟弟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说什么兄长都听不进去,只能陪他一起等消息。

    百余名死士都派出去了,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说什么都太迟了。

    为了汾州南氏数百年的传承,他只能默默祈祷死士伏击成功,只要姜芃姬一死,因她而聚拢的势力会分崩离析,外患迎刃而解。如此一来,不仅南氏能报仇雪恨,同时也能趁乱崛起。

    姜芃姬与南盛士族的仇恨不是一般大。

    前有掘坟惊扰先祖之仇,后有抄没家产、掠夺良田佃户之恨。

    损失钱财不算什么,日后还能赚回来,但损失的颜面和地位却不能这么算了。

    汾州南氏也是数百年的名门望族,如何能忍受一个草台班子在脑袋上屙屎撒尿?

    什么河间柳氏?

    不过是上不得台面、无甚底蕴的小门小户,真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还敢以士族自称。

    姜芃姬进入南盛,她做的每一桩事情都让南盛士族打心眼儿厌恶!

    这哪里是士族,分明就是不要脸的土匪!以汾州南氏损失为例,姜芃姬不仅派人挖了他们祖坟陪葬的大量金银器物、夺走他们积攒的财富,还用武力将他们的万千良田都抢走了。

    哪怕这些良田都是南氏以各种手段从百姓手中巧取豪夺而来。

    不过,东西入了他们口袋就是他们的了,姜芃姬从他们手中抢走,那就是土匪!

    待在这样的诸侯眼皮底下讨生活,日后的前程可想而知。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被姜芃姬触动根本利益的南氏最后铤而走险了。

    “报——大老爷、二老爷,有消息了!”

    南氏兄弟俩焦急等待消息,从黄昏等到了月上中天,终于收到管家秘密传递的情报。

    “柳羲死了?”

    管家平复急促的呼吸,激动得道,“柳羲感染风寒,病重不见外人。”

    “风寒?”南氏家主勾唇冷笑,“这个时候患了风寒,究竟是真有其事还是欲盖弥彰?”

    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死士动手之后病了,傻瓜才信呢。

    “对了,死士可有归来?”

    他没有被惊喜冲昏头脑,转而询问死士的下落,若死士也说姜芃姬死了,那就是真死了。

    “还未归来。”管家倏地压低声音道,“不过,此事多半是成了。”

    南氏家主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管家在他耳畔细细说了一番,分析道,“据消息,杨涛与护卫在外停留许久才归,神色匆忙凝重。奴以为,多半是柳羲托大,身边没有带一人便外出狩猎,中了死士伏击……府上死士皆是精锐,但杨涛他们也不能小觑。死士为了安全起见,没有第一时间回禀也属正常。”

    天下最强诸侯被暗杀,消息必定会震动整个九州四海。

    杨涛为了小命着想,不可能放过伏击的死士,必然会漫山遍野得搜索。

    为了南氏安全,死士总要将追兵甩了才行,一来一回要耽搁不少时间。

    “此事不宜宣扬,派人再打探打探。”

    第二日,仍是不见姜芃姬的影子,似乎那个一天翘班三五时辰的诸侯人间蒸发了。

    不仅姜芃姬人间蒸发了,杨思几个重臣的反应也很不对劲,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各种细节摆在眼前,南氏族长彻底信了姜芃姬身死。

    “柳羲一死,杨思几人封锁消息又有什么用?”南盛族长刻薄地嘲讽道,“柳羲膝下无子,一个年纪大了的绝户女,杨思他们想扶持新主都没个对象。内有隐患,外有安慛……”

    冷哼一声,他似乎猜到姜芃姬之死捂不住,帐下势力分崩离析的景象。

    南氏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安慛身上……之前的合作证明安慛也是个坑货,求人不如求己……与其将重注押在不靠谱的人身上,倒不如自己起事。南氏暗中联系几个关系好的世家,暗中筹谋,同时派人悄悄散播姜芃姬有可能已经死了的流言,借此动摇杨思等人的军心……

    于是,茶馆酒肆便悄悄冒出了类似的流言。

    水军也不是一上来就说姜芃姬死了,反而披着路人甲的伪装,笑着询问她最近又去哪儿浪。

    这么久不见人,莫非是出事儿了?

    其他水军趁机接过话题,慢慢带节奏,不过两三天发酵,流言初具规模。

    见此情形,杨思笑着揶揄卫慈。

    “子孝可是碰见对手了。”

    卫慈道,“无凭无据,手段拙劣。”

    杨思咋舌。

    不愧是水军总教头卫子孝,说话就是霸气!

    “这么搁着不管?”

    卫慈道,“这种流言,只要主公现身人前,不攻自破,无需理会。”

    杨思摩挲下巴道,“南氏没有凭据就动手,他们不怕是个局?”

    “狗急跳墙。”卫慈道,“不论是不是局,南氏决心派人伏击,一切都没有转圜余地了。”

    若是卫慈,他做了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他也怕夜长梦多。

    南氏的选择很正常。

    流言的事情丢给卫慈准没错,杨思也没多管,他更加好奇主公近两日的变化。

    他冷不丁问道,“主公可有不妥的地方?”

    “哪里不妥?”卫慈问。

    杨思指了指脑子,神情凝重道,“哪儿都不妥!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主公近几日勤政的样子,我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子孝……你说,主公她莫不是被山野精怪给夺舍了?”

    卫慈“……”

    。